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一九九一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5-05-07上架
  • 59436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相遇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一九九一 1967 2015-05-07 19:52:29

    时间,就是狗屎。我们因为各自的狗屎运而过着形形色色的生活。

  11年6月24日,终于,大学毕业了。

  没有毕业,什么想法都可以称作为空想。我也是在空想中浸泡了多年的古董。面对就业压力如此之巨大的社会,多少英才黯然失色。抬起头,看看眼前巨大的世纪钟,敢问路在何方,现在的我,只想狠狠的对这个社会说一句:早晚有一天,我要掐死这狗娘养的社会!

  看着天津站前来来往往的人群,我不知道,这张返程票我要不要买。大学,我不迷茫,怀着憧憬与幻想,我觉得我不会沦落至此。可现在我知道了,这个社会,就这个操行!

  苍天像一张无形的大嘴,不停的在我耳边轻声呼唤:这里不适合你,这里不属于你,离开吧。沉重的压力使我得了幻听证,我挥舞着右手,用力的驱赶着回荡在耳边的声音。

  这时,我不知道,一双漆黑的黑手正慢慢的摸向我。

  大量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准的,而我觉得,第六感完全取决于一个人的灵识的开放程度,当然,这与智商和情商也是分不开的。而不是因为是女人,所以第六感就准。就像现在的我,我的智商比较高,所以我的第六感也很准,我已经感知到了危险分子的存在!

  “妖气弥漫,必有大骇!”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我慢吞吞的将双手向裤兜摸去。事实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黑手并没有摸向我的裤兜,而是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肩膀。“完了,着了道了!”心里慌慌的想着下面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在这一恍惚间,我的肩膀又传来一阵不紧不慢的拍打感。我深锁着眉头,慢慢将脸转了90°,虽然我只能用余光看着她,“有事吗?”我带着不耐烦问道!

  她见我一副不友好的样子,并没有放弃,而是轻巧的转到我的面前。她没有说话,手里拿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好人一生平安,爱心捐赠”等字样。这时,我才看清楚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孩,我一直觉得,这样一个女孩是没法用语言形容的,就像小沈阳说的,她给人一种大海的感觉。略微的失神,她已经熟练的做了一套哑语的手势,看到此处,我想大多数人都已经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无奈之下,我缓缓的拿出了钱包,看着包里四张红色的,一张绿色的,三张蓝色的票票,我的心很不忍,很心痛,很舍不得。于是乎,我合上了钱包,右手在屁股下面努力的摸索,直到现在我都可以想象,我当时的表情复杂极了,像倚天屠龙记里的阳顶天练乾坤大挪移走火入魔般,飞快的变换着颜色。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一枚银光闪闪的硬币出现在我手中,它显得那么可爱,可爱到一根手指就可以把它藏匿的很好。我仰起头,嘴角上翘,带着满意的笑,将这枚硬币交到了她的手中。

  女孩惊讶的看着这枚硬币,随即脸上犯起了浓浓的怒意,拿着这枚硬币,气冲冲的向远处走开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不禁又笑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沦落到靠乞讨行骗为生的地步,也是自己走出来的。”此时此刻,我感慨颇多,生活真的好难,生命又如此短暂,在短暂的时间里,我们应当如何去拼搏?看遍这所城市,多少房奴车奴在努力摆脱困境,一辈子的辛苦,只为让孩子有个家。就是这样的一生,又有多少人在羡慕。

  沉浸在思索的长河中,我又一次被人打扰。

  抬头的一刹那,我愣住了,她又回来了,后面跟了一个小男孩。无数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最后的结论是,我不知道她又来干嘛。

  “又来干嘛?刚刚我不已经捐款了吗?”我心虚的问。其实我这样问是为了防止我再次被捐款,因为我的口袋里已经没有像上次的那种硬币了!

  她递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姓名,捐赠金额等内容。然后又递给我一支笔,用手指了指填空的位置。我接过笔看了看上面的捐赠名单,最少都十块,多的还有二十的,我有点不明白,我就捐了一毛钱,她为何又去而复返让我签名留念呢?

  正思索着,好奇心战胜了戒备心,我痛快的在上面写下了龙飞凤舞的“丁磊”以及“一毛”几个字。

  她开心的迅速抢过卡片和钢笔,并大声地喊着:“丁磊先生,爱心捐赠一毛!”她后面的小跟班则迅速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我想他应该在做一毛以内的加减法。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伤人,这才是高手。

  她这一嗓子,顿时招来无数火热的眼神,这眼神正是唐僧看悟空——看猴戏的眼神!

  这突如其来的窘境令我瞬间石化。

  “神经病!”我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迅速的向一个方向走去,虽然我不知道那是通往哪里的方向。

  对于她的表演,我想大多数人都会高声喝彩,可我的窘迫,却严重的伤害了我的自尊心,也对当今社会这样的骗子更加不屑。

  直至走出去几十米,我还隐约感受到背后那异样的目光,我想象不出那时的我有多狼狈,手中的行李箱也显得格外沉重。

  感觉上的沉重远远无法和心灵上的压力相比。本来就不算乐观的心态,因为一个小小的插曲弄的更加糟糕。

  我不明白对于中国这样一个重礼节,爱面子的国家,为什么依然存在这种对社会治安构成威胁的不安现象。

  理智让我没有忘记这里是天津,我在一个人拼搏。离开了家,出了学校,失去了同学朋友的我就像断了腿的蜘蛛,举步维艰。放弃,已然是不可能了,走出来的步子,我没有勇气再退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