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娘娘来了

05 三个男人一台戏

娘娘来了 TeN小十 2786 2016-02-07 01:40:26

  《红颜倾城醉伤人》因为在年末开拍,所以进度被年末的各大颁奖典礼以及庆典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是新一年的一月初。

沈念自从上次跟彭谷等人吵架之后再也没有露面剧组甚至微博也停更,不过剧组在之后引进一位副编剧并且和沈念一同为编剧,这位编剧是作为后期润色而出现,为本来已经改的面目全非的小说更加锦上添花。

现在剧组的进度已经慢慢上了正轨,工作人员也赶上了时间,毕竟要在暑假档播出的片子,现在就要赶进度了。

崔帕看着这几天连续拍戏的许诺有些担心他的身体,这位大少爷本来身体就不好加上演员这一行业的作息不规律,身体更差了。

“哥,过几天让颜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吧?我定个时间。”崔帕拿着平板查着许诺的行程,看看哪个时间段可以插空。

许诺摇了摇头,“不去。”秉承没有病痛就不去医院的原则。

崔帕还是露出了担心的神色,但自家主子说了不去那就算了。“对了,哥!今晚吴律师刚刚留言说今晚‘宴遇’见面。”

“嗯。”许诺也是有些疲惫但对于兄弟的邀请还是不会拒绝。

这边还在一言一语交流,那边导演已经开始叫下一场准备。

这样连续的拍摄大概在十点停止,剧组决定全体去吃夜宵,许诺因为和他兄弟吴寅的聚会而拒绝参加剧组活动。

宴遇是A城最大的一家娱乐城,完全是夜夜笙歌的场所,在这里的男女大多都追求****看对眼直接就可以去在前方100米处的Olympus酒店开房。

吴寅在VIP包间里点了1976年的Chateau d'Yquem在等待已经迟到许久的许诺,吴寅身旁坐着的男子只是不停摇晃着酒杯里透明血红的液体,闻着慢慢散发的酒香却不曾喝一口。

“颜三少,你能不能换一种打发时间的方法呢?”吴寅看着身旁的男子不满的说道。这名男子一直很英俊,这点吴寅在上小学的时候就清楚知道。只是以前那种含蓄青涩的英俊此时已变得犹如尖刀一样闪耀。

颜城还是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不说话。

许诺就在吴寅吃瘪的时候进了包厢,一进包厢就摘下脸上的大墨镜,随意地甩了甩额前的黑色刘海,“久等!”

颜城对着许诺暧昧地笑了笑,“等的不久。”

吴寅顿时觉得自己像媒婆,这两位是相亲的男女说着客套话。一直以来活泼的话唠却碰上两位都不怎么爱说话的兄弟,一定是前世虐恋太深,今世还不放过对方。

吴寅的嘴角抽了抽,“我等久了。”

许诺和颜城直接无视了吴寅,本来吴寅存在感就是靠他话多刷的,现在直接被两位大男神无视,更加没有存在感了。

“这酒不错。”许诺接过颜城手中的酒抿了一口把酒杯放在桌子上,“今天什么事叫我们出来?”

吴寅看话题到了自己身上立刻说道,“一是我们的颜三少终于踏入婚姻的坟墓,二是我今天的官司赢了。”

显然许诺的在意点不是吴寅赢了官司二是颜城结婚,不过惊讶的神色很快掩去,挑了挑眉说道“愿你哪天在婚姻的坟墓里诈尸。”

“你要是哪天打离婚官司,我绝对免费帮你。今天我还赢了夏湫这位零失败率的专打离婚官司的律师了。”吴寅看起来很喜欢这个话题,立刻开损。

颜城只是觉得身边这群真的是自己的兄弟吗?“我想不会有那一天的。除非你们两个其中一个要跟我出柜。”

“那人一定不是我。”许诺很快就否决,然后就是颜城和许诺不怀好意的看着吴寅。

吴寅立刻举起双手,“我还是想活久一点,毕竟你们两位的家人都是财大气粗。”

许诺和颜城相视一笑,没说什么各自喝起酒来。

“我听说曲心婉回国了加入红旗国际,成为旗下的一名艺人。”吴寅今天其实是为了把这件事情告诉许诺。

这里的三个男人,吴寅的话是最潇洒的没有什么藕断丝连的感情,颜城的话爱一个人就是一心一意只要付出就不会改变,许诺则是优柔寡断些考虑的太多反倒变得不敢爱了。

“哦。”许诺的声音依旧是像他之前的那样淡然,没有一丝丝的情感起伏。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让你做好准备。肯定有一天要碰到的。”吴寅的语气依旧沉重,毕竟最难割舍的是初恋。

爱是一回事,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

许诺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恭喜结婚。”举起酒杯冲着颜城扯了一个微笑,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颜城看着许诺的样子也没有戳穿什么,“谢谢。”也举起酒杯冲着许诺示意,抿了一口做了礼貌。

包厢内的几位男人就这样默默的唠嗑,包厢外的花花世界可是精彩。

“靠!老娘这么多年的离婚官司都没输今天居然输了!”夏湫一边不爽一边喝着酒,身旁的沈念倒是滴酒不沾,已经做好把等会儿烂醉如泥的夏湫搞回家去了。

“你之前不是一直信心很足吗?这次刚好搓搓你的锐气,下次不要轻敌。”沈念顺了顺已经被夏湫抓的炸毛的头发耐心的半带损意的劝解。

夏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肯定是她叫吴寅!赢赢赢!”

沈念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好友这么的迷信,“你怎么这么迷信,不然你改叫夏必赢!”

“赢你妹!”夏湫现在一听到赢子就炸毛,火气大的不得了已经连续好几杯高度数的酒下肚了。

沈念本来就不喜欢酒吧这种乱乱的地方,而且作为编剧好歹也有点知名度要是被拍到可不是剧本狗血的小事,大概会被说私生活糜乱。娱乐的八卦记者最喜欢看图说话,越描越黑。

“乖,球球我们回家好不?”沈念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就拉着夏湫准备出宴遇。

这时候吴寅和颜城两人掩护着许诺准备离开宴遇各回各家,但夏湫却把吴寅的样子深深刻在脑海里,即使醉成连爹妈都不认得,也能认得仇人。

沈念扯着夏湫不让她发酒疯,但是事与愿违。

夏湫不知道在哪里摸了一个菠萝直接朝着门口的吴寅扔去,不偏不倚的扔在了吴寅的脚跟前。

沈念看着夏湫这个动作已经是准备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十分悲凉的看着准备给哪桌送去菠萝宝船水果拼盘的服务员。

“念念,你看我打中那只猪了。为什么猪不叫呢?”夏湫现在已经把自己当愤怒的小鸟里的弹弓了。

沈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幽凉的看着四周的目光,“因为你没打中。”

“可是没打中,猪也会嘲笑的叫啊!”夏湫的声音很大,这酒醉也是让人醉了。

沈念拉着夏湫到了门口,“抱歉,抱歉!她喝醉了,等她清醒了我一定让她登门赔礼道歉。”沈念看着门口站着的三位男人,确实是很吸引女人的目光但现在绝对不是犯花痴的时候。

吴寅一下子就认出来夏湫,“看来今天被我赢的很不爽啊!”颜城表示没有兴趣的踢了踢吴寅一脚。

许诺看着是沈念倒是有了看戏的兴趣,拉着颜城眼神示意看戏。

夏湫看到静距离的吴寅立刻又迷糊了,忽然就抱住吴寅的小腿“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在外面勾搭了三,勾搭了四。离婚时候居然振振有词说我养小白脸,你全家都是小白脸被我养!”夏湫着用今天的案子碰瓷碰的厉害。

吴寅已经神游天外无法保持镇定,颜城看着呆滞的吴寅只能再一次踢了他一脚,看来对这逐渐丢人的狗血戏没兴趣。吴寅立刻清醒,拉着夏湫就上了门口那辆路虎。

沈念看着手里已经被男人拖走的人儿,立刻往前追去,“等等!”

许诺抓住了沈念的手臂,“你朋友没事的。”许诺相信吴寅的为人,即使沈念现在上去也救不回人的,无法脑补沈念追着路虎的情景还是拉住了她。

颜城看着沈念,丢下了一句话,“你送她回去。”也径直走出了宴遇。

许诺拉着沈念紧跟其后,许诺今天开的是家里的一辆黑色宾利,毕竟还是不希望被记者拍到在这样的场所,于是就只能用家里的车来财大气粗掩饰一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