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听说执念故意忘记你

第七章

听说执念故意忘记你 奈何星海过浅 1991 2015-08-26 10:50:36

    我穿过拥挤人群的大厅,随手拿了一杯侍者盘上的饮料,准备大开吃戒,却被吴世勋连拖带拽的拉到一扇欧式白门前,替我擦去嘴上的蛋糕屑,第三次粗鲁的推开门把我踹进去。  

  我踉跄了一步,回头幽怨的瞪着吴世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的奶白小洋裙屁股的位置应该有一个吴世勋鞋码大小的脚印。  

  世勋无视我的不满,拉着我径直往房间深处走去,也从侍者的盘上拿了一杯混合物,优雅的轻抿了一口。  

  我在想要是有一天我逼他啃西瓜皮他一定也能面不改色的当法国大餐不紧不慢的吃下去。  

  隐隐约约,里面有女生娇滴滴嬉闹声,这个声音绝对就是当年大明湖畔盖了我一杯冰淇淋后惨遭吴世勋一桶报复的我失散多年的死对头,白、奈、凉!  

  果不其然,白奈凉和鹿晗坐在一起,奈落落和朴灿烈坐在他们对面,我不等吴世勋选择直接坐在了白奈凉对面,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期待她和鹿晗之间会发生什么。  

  也许,就是认定她会尴尬来看她笑话的吧。  

  虽然我知道,看别人的笑话是不对的,但我更知道,不看白奈凉出丑一定是错的。  

  白奈凉似乎才注意到我,一脸惊讶随即变成了友好的笑容,当然,我知道她在装。  

  “你好,你就是林小姐吧,我是白奈凉,你可以叫我小凉,很高兴认识你!”白奈凉一脸我们一定是初次见面的笑容含情脉脉的望着我。  

  很好,居然敢装作不认识我,认识我很丢脸吗,你行,那我陪你装。  

  “你好,我是林执,很高兴认识你,那我叫你小白吧,小白比较亲切呢。”我贼贼的看着她,看你怎么回答。(小白,指在不守礼节、不会自我规范的人,其具体表现是以自我为中心,对他人随意开炮,为「小白痴」的简称。有时也指智商太低的人。)  

  白奈凉嘴唇微抖,要不是鹿晗世勋在,估计要发作了。  

  她咽了咽口水,半响只发出一个单音节,“。。好”  

  我满意的看着她的表现,近几年我可和岸落落学的不少,白奈凉你别小看我了。  

  “小白,你知道吗,一见到你,我就觉得好亲切,就像我的姐姐一样呢,在我小时候,也有一个叫白奈凉的好闺蜜,不过她和我八字犯冲,老是有些矛盾,后来她因为把冰淇淋盖在我头上而羞愧的不敢见我,不过我早就原谅她了,哎,可惜了这段友谊。”我捂住胸口一脸痛苦状,哈哈,让我当一次绿茶婊吧。  

  如果我注意到了鹿晗眼中的那一丝厌恶,也许我会心甘情愿让白奈凉侮辱。不是肯定,是也许,我只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从来一百遍,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不报复白奈凉。就是那么倔强,保护了我一生,终究也陪伴我离开。  

  吴世勋皱了一下眉头,似是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认识十多年还自我介绍,不过他立马会意,假装不经意的说,“小执,你搞错了,她就是之前的白奈凉,不过小凉,真是对不起,之前我急着替小执出头,那么用力盖了你一桶冰淇淋,你不怪我吧?”吴世勋挑挑眉,后悔般的说,“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会轻一点的”。  

  我不敢相信吴世勋会帮我,不过现在,我只想笑。  

  不愧是吴世勋,毒舌一整条街的吴世勋。  

  白奈凉也不是吃素的,一副全世界骗了我,不会有爱了的表情,悲痛的望着我,“你就是那个林执?啊,虽然小时候不讨喜,却也是个美人胚子,可是林执,你究竟经历了什么,如今却是一副怨妇样,我真替你心疼。”  

  要是抹抹眼泪我还真会信。  

  “没什么,只不过你的那一杯冰淇淋盖在我头上,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医生说我面部肌肉有点过僵了,不过你不用自责,多活动就好了,倒是你,被盖了一桶,没少治疗吃药吧?怪不得那么多年没见你,是去韩国康复了吗?也是,那里比较专业,什么时候去复诊啊?我看你好像还没有痊愈,替你担心呢。”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时不时拉拉她的脸蛋。  

  岸落落一直埋头苦吃,听到我说冰淇淋导致面部肌肉过僵时发出一阵嗤笑。笑什么笑,还不是跟她学的。  

  高级红色警报,白奈凉现在脸色很难看,岸落落速来救援。我向落落发出信号。  

  “啊,那个,小执啊,你今天失踪到底去了哪里啊,有什么好玩的说来听听。”落落收到我的求救,立马开口。  

  问什么不好,问这个。  

  吴世勋扫了我一计冷眼,“你还是不肯解释吗”  

  What?  

  怎么感觉我红杏出墙对不起他了?  

  敢情他今天一直那么暴躁就是因为我不解释?  

  我默默开口,“没有,我就是翻进了小树林,结果出不来了,看见了一个小木屋然后。。。。。。。。”  

  “你看见了小木屋?!”鹿晗打断我说话,震惊的望着我。  

  似乎没有人能理解一向淡漠的鹿晗为何如此激动。  

  哇,鹿晗第一次和我说话哎,是因为小木屋哎,拖了它的福啊。  

  我掩饰自己心中的汹涌,淡淡的说,“恩,学长怎么了吗”  

  鹿晗似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回过神来,“没有,那,你看见什么了吗?”他看我的眼神中,好像有些担忧,害怕?  

  看见什么了。。。  

  我想起那女人腐烂的脸。  

  我说我见鬼了你们会信吗。  

  白奈凉一定会看我笑话的。。  

  谁会信啊。。  

  我连忙解释,“没,什么都没看见,小木屋里没人,我直接顺着小湖走回来了,什么也没看见”我捂住双眼,想想就可怕。  

  我想我有必要平复一下心情,别在这里丢人,我抓起自己的饮料,微微欠身,“这里有点闷,我去外面透透气”,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这反应,在鹿晗眼里,应该像是在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