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听说执念故意忘记你

听说执念故意忘记你

奈何星海过浅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5-08-26上架
  • 1681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听说执念故意忘记你 奈何星海过浅 2169 2015-08-26 10:45:58

    楔子:  

  鹿晗,你知道最苦涩的是什么吗,是被自己最喜欢的人欺骗,而他,却以为我不知道。——林执  

  苦涩么,那我却是要骗自己最喜欢的人呐,而她,明明知道。。。——鹿晗  

  明明知道,还要自欺欺人,这才是最无奈的吧。。  

  无可救药是什么,是心甘情愿。  

  既然心甘情愿,就要付出代价。  

  骗子。  

  奈何执念过深,缘分太浅。。。  

  正文:  

  滴答,滴答,滴答。。。。。。  

  屋外狂风暴雨,偌大的房间里昏暗无比。  

  雪白纱窗随风飘起。  

  我倚在墙角里,扭了扭被麻绳紧勒过久而酸疼的手腕。  

  真的要那么绝吗。  

  呵。  

  我抬起头,望着窗外蜿蜒的山路。这地方,怕是连卫星都定位不到吧。  

  天花板上的吊灯摇摇欲坠。  

  吱呀,吱呀,吱呀。  

  算一算,在这里也有一个月了吧。。  

  如同死尸一般。  

  我以为,要是没有他啊,我肯定会绝望的崩溃吧。。  

  以前,我怕黑。现在,也是。  

  不曾变过。  

  只是我不会再懦弱了,是不敢再懦弱了。  

  是啊,还是不敢,还是胆小。。  

  真没用。。  

  眼睛一阵酸痛。不,我没有想哭。  

  回忆像毒,痛到麻木。  

  我瘫倒在床边,酸涩的眼睛再也没忍住泪水。  

  让我最后一次哭泣吧,真的,最后一次。  

  我把头埋在臂弯里,感受着身体因药物而越发滚烫。  

  回忆如同电影般呈现在我的脑海中。  

  一幕幕,都那么心碎。  

  现在,我来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这个晚上,只听我的故事。  

  我叫林执,高中生,不老不小的年龄。我的学校是复仕高中。那个鬼地方。  

  那个高中,是我拼了命考上的,因为我不想再像小时候那样,需要别人保护,那么弱小,那么卑微。  

  上了复仕高中,就等于步入了上等社会,能上这个高中的人,基本都是富家子弟,当然,还有一些像我这样“滥竽充数”的,我并不是有雄厚资金和比猪皮还硬的靠山背景,我什么都没有,只有外婆,和那个误了我一生的顾氏集团百分之二十股份。  

  如果我可以选择,我绝对不想要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知道它最终会让我生不如死,我却不得不誓死保护它,置自己于死地,可惜,我不能选,妈妈选择的路,却要我跪着走完。  

  自五岁起,我就被外婆带离了顾宅,外婆带着我四处奔波,躲避外人,在隐秘的小街安家落户。  

  “小执,你听着,你现在不仅要保护自己,还要保护你在顾氏集团的百分之二十股份,有百分之十是外婆的,你要一起好好保护,任何人逼你交出,你都不能给他,就算他要了你的命,懂吗?”  

  奶奶把我放下,紧紧攥住我的手,“什么是股份?诗心也不能给吗”我不解,外婆一向最疼爱我了,怎么会愿意把我的命交出去呢,略有些委屈。 

  “小执,你不能再像你妈妈一样犯错了,走错了一步,注定要付出代价,只要你听外婆的话,不告诉任何人,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小执可以和世勋玩,但是也不能告诉他懂吗,不然小执就会是一个人。”外婆用少有的严肃,攥住我的手的力道也增了不少,我脑子一热,小执会是一个人,什么意思?  

  “外婆会离开小执对嘛?”外婆握住我的手一怔,又恢复了平时的和蔼,“不会的,外婆会好好保护小执,所以小执也要保护好这个秘密,这样才可以啊。”小孩总是那么好骗,“恩,外婆拉钩钩”我只想守护住外婆,这样就好。。  

  在这个新家里,一切都变了很多,再也没有人喊我小姐,除了奶奶,我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以撒娇,甚至,我再也不能发脾气。  

  这个新家是一栋小型楼中楼,还有一个种花小院,背后是一片菜地,奶奶喜欢在这里种一些菜,比如香芋。  

  房子虽不是很气派,却简单而温馨。这条街比较平凡,都是些小家小户,拐弯对面的大街就不同了,一栋栋别墅,精致,大气,仿佛在向我们挑衅。虽然只是两对面,却好像隔了一个世界。  

  我失去了很多,却换到了一个我愿意用所有东西去换的人——吴世勋。  

  他是对面街最大别墅的小少爷,用语文老师的话说就是性格鲜明,用数学老师的话说就是打开方式有很多且公式复杂,用英语老师的话说就是so beautiful boy!用我的话来说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奇葩一个。刚搬来的时候,我总喜欢趴在二楼看对面金碧辉煌的别墅,总有一个小男孩会在对面冷冷的看着我,就好像一个小王子。  

  他每次注意到我的目光都会生气的关上窗,啊,那样我就更开心啦,有钱人家的窗堪比镜子啊,这样我就可以一边欣赏风景一边看着窗户上映着的小女孩。我看着对面窗户上的自己想,如果我们没有逃出来,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辛苦?  

  突然,那个小男孩把窗户打开,吓了我一大跳,“喂,你干嘛老看着我家窗!”一个糯糯的声音.  

  哎?他在跟我说话吗?  

  “喂,你说话啊!”他不满的瞪着我.  

  “看你家窗要钱吗”死性子改不了,仍旧傲娇,他一愣,我以为他不会再理我的时候,从对面缓缓飞过来一架模型飞机,上面绑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歪歪斜斜的“吴世勋,你呢”  

  奇怪,为什么不用喊的,写着多麻烦,我朝窗外一喊“吴诗心,干嘛要写啊,我不会”  

  “亚西是吴诗心不是吴诗心”(小孩说话说不清都这样)  

  “我知道是吴诗心啊,我叫林执哦”  

  “凌迟你好~~~”  

  额,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长大以后,我果断为了这名字和世勋绝交了一秒,恩,必须的!  

  后来,游行警察说我们扰民,对面的那位诗心小姐他是不敢打扰的,自然是要来找我一顿臭骂,我一气之下把世勋的模型飞机拆了,反正他也不会在意。  

  之后我向他控诉,他向我翻了一个白眼“我都给你模型飞机传纸条了,你自己不会写字,还叫那么大声,你怪我”。。。。。  

  突然我觉得我好像不该拆飞机的,让他教我写字也好啊。  

  所以,只要你路过我家那条街,就会看见有两个小孩隔着一条街在鬼叫,小房子里的小女孩经常会被游行警察教训,别墅里的小男孩尽情翻白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