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会长大人,你是渣

第七章

会长大人,你是渣 麦笛 3223 2016-02-12 14:21:31

    “我师父的魂魄是怎么跑这儿来的?”夏宁叶和宁夜涵出了鬼市,夏宁叶把盒子交给了宁夜涵。  

  宁夜涵记得她把背包里的东西倒出来了一大半儿后,夏宁叶还在那堆东西了扒拉了一会儿,看来就是扒拉的这个盒子。  

  “师叔闭关修炼的时候,分出了一缕魂儿,嘱咐我的师父带着他去鬼市打探什么消息,结果师父就把师叔落在那里了。”宁夜涵摇头,还真是让人信不过的师父呀!“师父让我来送他回山啊,只是没个帮手怎么行呢?邓斜川又不是风水学门下的弟子,帮不了我。”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那怎么没早来?”夏宁叶和宁夜涵在墓园里慢慢地踱着步子,周围一丝风也没有。  

  和进来的时候一样。夏宁叶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里升腾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啊哈哈,那个啊,之前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勇气的,后来才想起来鬼市只有阴历上每个月的十五才会有。”宁夜涵心虚地笑了两声,没有注意周围有些怪异的现象。  

  “为什么不起风呢?明明预报会下小雨的。”直到夏宁叶听到了宁夜涵的嘀咕。  

  “小心!”夏宁叶伸出手,一把将宁夜涵拉到了过去。  

  一道破风声响过,刚才宁夜涵站过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个青面燎牙的小鬼。  

  小鬼蹲在地上,呲牙咧嘴地瞪着他们,地面“滋滋”的升起了冷烟,它的阴气不是一般的重。  

  “啧,看来很难对付啊。”夏宁叶皱着眉,身子向后靠了靠,把宁夜涵护在了身后。  

  宁夜涵抓住了夏宁叶的胳膊:“我来,一个小鬼我还是有能力解决的。”  

  “哈哈哈哈!一个小鬼能解决掉,那么一群小鬼怎么样啊?哈哈哈哈!”尖锐的笑声充斥着两人的耳朵。  

  眼前瞬间聚集了一群长相相同的小鬼,完全一个模子里可出来的,最后面站着一个老头儿,脸色铁青,可是还有个人样。  

  “这不就是你家那个老家伙嘛!”宁夜涵咬牙,一甩手几张符飞了出去,却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  

  “喂,你耍什么鬼把戏啊!”宁夜涵发现屏障完全隔开了她的攻击,可是那些小鬼却是可以把阴气弹到她这边来。  

  看来眼下只有跑到法阵里去才行。  

  “哈哈哈!这要问你后面的那个人了,这阵法可是他布下的!在这结界里可是什么法器也不能用的!”青面老头儿尖锐的笑声让宁夜涵有种爆粗口的冲动。  

  “夏大会长,你布的?”宁夜涵吸了几口气,转头望着阴沉着一张脸的夏宁叶,声音很平静。  

  夏宁叶点头,默默地走上前伸出了手臂。  

  “我说你……唔!”宁夜涵还未反应过来夏宁叶的一系列动作是要做什么,还没说完话就被他拥到了怀里,低头堵上了嘴。  

  宁夜涵愣住了,刚举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慢慢地垂了下去。  

  宁夜涵闭上了眼,接应着夏宁叶的吻,青涩,但很霸道,仿佛要在她的唇上留下他自己的气息,向别人宣告她是他的专属,唇齿间的触碰泛起了两人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心意。  

  “年轻就是好哟!只可惜,女娃娃你以后只能到地底去怀念喽!只要消灭了你,你的小男友的家就是我的啦!”青面老头儿突然出声,煞到了这美好的风景。  

  不过,在墓园里接吻……确实挺重口味的。  

  “废话真多。”宁夜涵挣脱了夏宁叶的怀抱,急促的呼吸,发出的声音也变小了。  

  “既然符咒不行了……唉!”宁夜涵摸了摸鼻尖,叹了口气,“看来要下血本了!要报销哦会长大人!”  

  宁夜涵身后的夏宁叶毫不犹豫地答道:“没问题。”  

  “什么?”站在一群小鬼后面的青面老头儿终于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头,“臭小子!你居然吃里扒外!我连你也不留!”  

  “级别比较低的小鬼,只要在这个阵里待久了,阴气就会散尽。难道你没发现么?”话音未落,宁夜涵已经冲进了结界中,抬手凌空画了数道血符拍了出去。  

  “哎,小心身后!”等到宁夜涵反应过来,回头去看夏宁叶时,青面老头儿已经蹿到了他身后。  

  “呀哈!”青面老头儿一挥长袖,面前形成了一把黑漆漆的尖刀朝夏宁叶刺去。  

  “如果你觉得学风水的就好欺负……”不知道夏宁叶什么时候解下了那枚系着红绳的铜钱,他拿在手上对着青面老头儿挥过来的尖刀射了过去,“那就大错特错了。”  

  “嗤啦——!啊——!”法术界的东西就是比古玩店里的东西有用,更何况是宁夜涵的高明师父随身携带的辟邪宝物。  

  “啊……”宁夜涵倒是忘记了还有邓斜川从师父身上掏来的那枚铜钱。  

  看着倒在地上浑身冒烟儿的青面老头儿,“我以为你好厉害的。”宁夜涵说着,毫不留情地用血符将他的魂魄打散了。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的。”宁夜涵解决掉夏宁叶家的那个青面老头儿,又强行超度了阵法里的一群小鬼,整个过程完成后,宁夜涵才终于能和夏宁叶说上话了。  

  “嗯。”夏宁叶很自然地去牵住了宁夜涵的手,宁夜涵透过手心感受到他暖暖的温度,她抿了抿有些红肿的嘴唇,不知道先从哪个问起:“之前就说了,我觉得咱俩有很多事需要谈。不过不急,慢慢说。”  

  “你想问什么?”夏宁叶的面容隐在夜色中,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宁夜涵有一瞬间感觉到了夏宁叶,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当然,除去我们俩都是法术界弟子这件事。”宁夜涵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之前夏宁叶突然把她拉到怀里,悄悄告诉了她那个阵法的作用。宁夜涵才知道夏宁叶早就提前预谋好了。  

  至于那个吻,即使是为了掩青面老头儿的耳目,宁夜涵也能感受到夏宁叶的真挚,已经不再需要什么言语来表达了。  

  虽然宁夜涵认为夏宁叶没必要也不会害她,但是疑惑终究还是要解开的。  

  “是。”两人最后回到了夏宁叶家里。  

  夏宁叶便告诉了宁夜涵所有的事实。  

  原来从宁夜涵到他家里过夜的那天开始,夏宁叶就用九宫格测到家里的星位早就已经转移,星位一般转移的很慢,但是一旦转移了,如果不及时给家里做调整,就容易引来不干净的东西,再加上宁夜涵说的他最近阳气很弱,于是就猜到了是有哪个鬼怪在以他的阳气为食。只要时间长了,他身上的阳气逐渐减少,也就到了被鬼附身的时候。  

  而夏宁叶的的表妹夏安安在之前还去过他家,搞不好就是那时候被青面老头儿身边的小鬼给攀上了。  

  于是夏宁叶用风水学上的方法与青面老头儿进行了谈判——只要能除掉宁夜涵,就可以把身体给这青面老头儿,否则就要上山请道士来铲除他。  

  夏宁叶就知道宁夜涵不是鬼怪们好对付的,因此提出了这个条件。  

  宁夜涵在夏宁叶家住过几天,显然青面老头儿有些忌惮她,说要去个阴气重的地方,让夏宁叶布一个有利于他除掉宁夜涵的阵法。  

  正好宁夜涵要在晚上带夏宁叶去墓园,于是夏宁叶在前一天晚上便做了一个与青面老头儿要求正相反的阵法。  

  结果就是青面老头儿魂飞魄散,小鬼们被超度的结局。  

  而夏宁叶一路装傻装到了底,坚决反对着宁夜涵的有神论。  

  “卧……槽!”宁夜涵听完夏宁叶的解释,所有的感想汇聚成了这两个字。  

  “你之前就是在利用我?”宁夜涵感慨自己只猜到了结尾,却没猜到开头。她当然很有把握去打赢那个老头儿,但是对付那些阴气很重的小鬼就点儿费事了。  

  只是没想到夏宁叶居然从一开始就这么清楚。感觉自己就像个在演戏的小猴子,而观众正是一早就规划好全剧的夏宁叶。  

  宁夜涵总算清楚了夏宁叶的真面目:高冷的学生会会长居然是个深谋远虑且能够杀人于无形、害人跌坑了还让人不知道怎么跌的老狐狸,同时还是个可以拿奥斯卡金奖的天才演员!  

  “一开始是……”夏宁叶多少都有愧疚感。  

  “我是真的很想揍你!”宁夜涵把手从夏宁叶手中抽了出来,在他脸前晃了晃拳头。  

  “我一开始是想利用你,可是现在我不怕说出来……”夏宁叶伸出手臂,按在了宁夜涵身后的墙面上,把宁夜涵困在了墙边。  

  宁夜涵只得倚着墙壁,空间突然变得狭小了,让她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宁夜涵暗呼不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她不习惯啊会长大人!  

  “因为……就算你已经知道,我也想告诉你,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夏宁叶明亮的眼中映出了宁夜涵微红的脸颊。  

  很可爱,这是他喜欢的女孩。他想用一生去呵护她。  

  “我……”宁夜涵紧张得不知该说什么,眼神四处乱瞟,“呃,会长大人,你印堂怎么还是发黑啊?”  

  突然瞟到了正在深情告白的某人脸上预示着不祥的地方。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依旧沉默。  

  宁夜涵似乎听到了细微的磨牙声。  

  “啊……不用担心,大概只是阳气散失的比较多,所以恢复得慢……”  

  宁夜涵瞅见夏宁叶越来越黑的脸,最终闭上了嘴,笑得人畜无害。  

  以前每次看到夏宁叶变黑的脸,她总是以这种笑容无视过去,夏宁叶也不会拿她怎么着,现在也一样。  

  宁夜涵现在可想不到,在未来的某一天,夏宁叶会连本带利的吃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