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会长大人,你是渣

第四章

会长大人,你是渣 麦笛 1791 2016-02-12 14:15:04

    “苏凉这个贼心不死的,夏安安肯定不会答应他!”  

  “也难说,安安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切!你是没见过她教训小混混的时候那股狠劲儿啊,安安可是个很果断的人,这要是用在苏凉身上……呃,画面太美我不敢想……”  

  “我怎么有种她其实是你的表妹的感觉……”  

  “啊,女大不中留啊少年!”  

  此时此刻,宁夜涵和夏宁叶正在学校对面咖啡厅的角落里用桌子上的花篮做隐蔽,一边碎碎念一边窥探不远处的苏凉和夏安安——那个夏宁叶的表妹、宁夜涵的助理。  

  根据昨天下午宁夜涵在办公室里给苏凉临时教导的一些追女生的手段和夏安安本人的性格特点和喜好,苏凉在第二天的中午就迫不及待的约了夏安安。  

  好在夏安安并不是什么高冷女神,没多想就答应了,否则苏凉准哭死不可——他在上午就已经订好了午餐,顺便花钱请服务员进行一些必要的配合。这要是夏安安不答应来,他花的这些钱就亏了,夏宁叶深知苏凉是个吝啬到买个馒头都要让人搭上一包咸菜的人,虽然他不穷。  

  “哎,夏安安能让苏凉变得这么大方,是因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安安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  

  宁夜涵和夏宁叶还在没完没了地讨论,脸皮厚得可以反射四周的人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  

  毕竟,他们现在的行径看起来确实跟偷窥狂几乎没有不同。  

  而且有种很猥琐的错觉是要闹哪样啊?!  

  宁夜涵的碎碎念一开了头就停不了了。  

  “可疑……苏凉一定是被鬼附身了。”  

  “喂喂,现在最好收起你那套有神论……”  

  “哼!别忘了你昨天还没去墓园哦!”  

  夏宁叶的表情登时变成了哭丧脸,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昨天他好不容易装病蒙混过关,今天是不可能再用同样的理由了。  

  说起来,他一开始说的那些复杂的理由宁夜涵一个也没信,为什么装病就信了呢?  

  夏宁叶记起昨晚宁夜涵飘忽不定的眼神,最终也未将内心的疑问说出口。  

  

是夜。  

  一缕轻风拂过,宁夜涵的发丝被微微扬起,她抬头,视线落在了眼前的公寓楼上,准确的说,是三楼左侧那扇透出微弱灯光的窗户。  

  “会长大人,你要是走了,可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宁夜涵话音未落,准备开溜的夏宁叶就默默走了回来。  

  “看来你不但是个神棍,还是个跟踪偷窥狂。”夏宁叶斜睨了一眼宁夜涵,才后知后觉原来宁夜涵比自己矮着一头。  

  平时怎么没发现呢,我该好好利用这个差距的啊。夏宁叶瞬感苍天不公。  

  “你觉得你的气场会赢过我吗,会长?”宁夜涵似乎察觉到了夏宁叶的不满,挥手就拍到了夏宁叶的后脑勺上,得意地笑问道。  

  夏宁叶自知理亏,立马转移话题:“你说安安有问题是怎么回事?”  

  “你没看她印堂发暗,双眼发……”  

  “停!”夏宁叶连忙举手投降,“说正经的,别闹!”打死他都没想到宁夜涵会来这一套。  

  “我也是很认真的。”宁夜涵收起笑容,表情变得严肃。  

  “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这种有神论,你只信风水,但不认同法术,可是我要告诉你,这种东西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不等夏宁叶接话茬,宁夜涵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我看得出你多少是懂风水的,你不妨看一下你自己家里的风水,似乎是因为星位转移惹来了曾在那里住过的老家伙。”  

  看着夏宁叶哑口无言的反应,宁夜涵知道他需要时间去好好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只是不知道时间是是否来得及。宁夜涵皱着眉在心里思索。  

  “然后呢……”夏宁叶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有任何情绪掺杂在里面。  

  宁夜涵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明明刚才他还被惊得说不出话来的。  

  她垂眼不再看夏宁叶:“我原以为只有你一人被盯上了,没想到你的表妹也会受牵连,我不可能同时保护两个人,所以趁现在安安的情况还不算糟糕,我们要将她身边存在的危险全数扼杀在摇篮里。”  

  夏宁叶的表情有点儿呆愣,顿了顿,他转头看向三楼还亮着灯光的窗户,似乎内心正在纠结该不该听信宁夜涵的话。  

  宁夜涵觉得大概是一切都转变的太快,让他一时适应不了,便不再说下去了。  

  双方一直沉默着,周围一片寂静。  

  夏宁叶扯了扯领口,吐了口气,低头间恰好对上了宁夜涵的双眸。  

  不再像平时那样半眯着或笑成一条缝,而是完全睁开,溜圆溜圆的。  

  黑亮的眸子透着闪闪而微小的光芒,仿佛已把天上的星辰尽收眼底,不似那般深邃却让人产生想要沦陷的想法。从宁夜涵的眼神中,夏宁叶看到了坦诚。  

  这是他第一次完全的看进宁夜涵的眼中,不禁失了神,他感觉有一股吸引力在牵引着他,慢慢地靠近。  

  当他回过神时,唇上柔软的感觉才使他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作为。  

  宁夜涵近在咫尺的脸颊,在路灯的照映下泛着红晕。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宁叶慌张地直起身,支支吾吾地道歉,可是声音越来越小。  

  宁夜涵抿了抿嘴,竟有些贪恋刚才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