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帝的特工逃妃

第二章魂穿异世

冷帝的特工逃妃 樱月瞳 3287 2014-05-29 09:26:17

  第二章魂穿异世

清风朗朗,东面一袭霞光布满云端; 茂密葱郁的尖梢纹丝不动,大街上行人络泽不绝,香车宝马川流不息,小贩的叫卖声此次彼落,一派热闹繁荣的景像,一些虎视眈眈的风流公子哥儿,到处寻花问柳。

这里是东致国的京都临安城,经济发达,人口众多,宽阔的街道两边,形形式式的商铺林立,千奇百怪的招牌比比皆是。

临安城,天子脚下的京邦,不比别处,治安良好,商贸发达,军事方面也很安稳,因此在这里扎根的人越来越多,新扩建的十二条街道,早已住满了商户,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弦月国的新皇,新皇登基,改革体制,使得弦月国的经济,军事,民事更上一层楼。

东致国的新皇,世人称他为东帝,登基不到两年,已大刀阔斧的废旧制,立新法,亲民事,重亲臣,这亲臣中,首选第一人便是将军施琅,施琅仍先帝的在位时重视的臣子之一,先帝临死之前重托于他,一定要助新皇稳固江山,统七国

将军府,大门对着街面打开,门前石狮分立两边,威武气派,身穿华服的下人缩在阴凉的地方聊天磕瓜子儿。

阳光如水的洒在琉璃屋顶,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映照在占地广阔的中庭,钟毓灵秀,九曲回廊,三步一亭,五步一桥,亭台楼阁,错乱有致。

大院内侍女家仆早早起身,烧水等候主子梳洗的贴身婢子已候在各个主子门外,院子里家仆打理着花草,清扫宽敞的青石大道,井井有条,俨然家规甚严

不时有下人穿梭其中,笑声飞过屋檐,回旋在半空。

后院是家眷们居住的地方,独幢的院子,交错排列着,假山折叠,上面爬满了翠绿色的滕蔓,远远望去,就像一道道屏障,遮挡住每幢院子的风光。

将军施琅,位高权重,是深得皇上器重的臣子之一,共娶三位夫人,生得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遗憾的是三女儿,施云涵的娘亲早就过世了,所以将军府里,三小姐是备受冷落的小姐,而二女儿因是正室所生,是最得将军宠爱的小姐,正因为她奋受宠爱,所以无法无天,横行无忌

将军府 西面阁,宅雕梁画柱,大夫人徐氏端坐在镜前,由着婢女梳理发鬓,柳眉下一双凤眼妩媚,涂抹着胭脂膏的红唇浅浅上扬,可见心情正好。

这的夫人徐氏是将军府的当家,虽已三十有几,却生得一副好容貌,平日里生活奢侈,诸多顺心,这容貌看上去倒比真实年纪轻上许多,犹如二十五六的娇妇,甚是惹人心动。也难怪在施家得宠,如日中天。

“夫人,夫人!”婢女春儿一路小跑而来,面上神情惊异不定。

徐氏正挑着首饰的手一顿,难得好心情的轻斥:“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等春儿告罪的行了礼,不紧不慢问道:“说说看,发生了什么事?”

春儿走近徐氏,低声说道:“夫人,奴婢刚从静院那边听说,三小姐得知自己要代二小姐去和亲,哭闹着不愿意,一时想不开投河自尽了!”

徐氏一惊,“死了?”

春儿摇头,“还没呢,救得及时,如今正在院子里昏睡着。”

徐氏面色一沉,拍打着梳妆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冷笑道:“真是不知好歹,这要是传出去,皇上那儿不好交代,搞不好会牵连将军府。”

春儿连声附和:“夫人说的是,这三小姐真是不明是非,就凭她那体弱多病的身子,若不是夫人心善,哪里能这么好运。”

徐氏满意点头,理了理鬓上的发,挥袖起身,“走,去静苑瞧瞧。”

春儿夏玉等人紧跟在后。

徐氏走到半路,迎面小跑而来一名绿裳女子。

这女子约莫二八年华,别着双环鬓,红色的发带编织交缠着黑鸦鸦的发,面如桃李,与徐氏一般的凤眼既娇又媚,天香国色如盛开正艳牡丹。

徐氏见她,脸上顿时露出慈爱的笑意,唤道:“湘儿,这般着急是怎么了?”

施云湘在刘氏面前停下,眼中尽是不满,紧张道:“我听云怜说了,施云涵投河自尽了?”

徐氏安抚的轻抚她的秀发,笑道:“为娘正为这事要去静苑。”

施云湘连声道:“她没事吧?她要是死了谁替我去和亲啊!?”又急又怒的跺了跺脚,心中又惊又怕,“那轩辕帝……轩辕帝!是杀人不眨眼的怪物,我才不要去!娘!我不要!”

徐氏连连安抚她,抿唇冷笑道:“你放心,娘自然不会让你受委屈。”

这一来二去说话的功夫,几人已是走到了静苑门前。

与此同时,静苑内阁。施云涵住的地方,院子里栽种了很多的翠竹,郁郁葱葱,自成一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铺成的幽径,直通向三间主屋,主屋门前白玉石阶层层而立,此时在那石阶之上,长廊之下,站着几个眉清目秀的丫头,每个人的脸上都忧心忡忡,眼睛闪烁着惶恐。

透过半敞开的窗户,清楚的看到寝室内的情况,紫檀木的蝶戏花绣面屏风,镂空的檀香床,白色的纱帐,纱帐之内若隐若现的躺着一个佳人,肤肌如凝脂般透明,弯月一样的秀眉,微有些卷翘的睫毛,小巧鼻子,只可惜本该粉红的唇瓣此时有些苍白,双目紧闭,一点反应也没有。

床边一个小丫头吓得哭了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试图叫醒她

落雪感觉身体有如断了线的风筝,加速度地往下沉,被枪撕裂的胸口火一般的烫人,尤其记的那种彻骨冰凉侵袭细胞带着自己走向死亡的时刻。耳边“嗡嗡”声不绝于耳,她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做为“尖峰”组织的顶级特工,可自从出道后,她都没再吃过半点亏,竟然就莫名死了。 遗憾么?是有的... 果然啊,天妒红颜,错,是天妒英才!唇角不由溢出一声自嘲的笑,极致的晕眩竟突然在这一刻停了下来,她整个人狠狠一震,五腔六腑似乎都撞碎了,干呕一声,。她眼睫轻颤,稍后微微睁开了眼,浅开的黑瞳深处一缕碧绿流波一闪而逝。

这是在哪?一双眼睛看到上头的绫罗锦绣,床帘琉璃珠,一瞬间的迷茫后,落雪美目一沉,掀开盖在身上的撒花锦被,跃坐起来

她冷眼在四周扫视一番,意外地发现这里的环境过于陌生,紫色纱帐飘逸,火红蜡烛滴泪,八角菱花的铜镜,大红色的木柜,古色古香的梅瓶……这是哪个国家?脑海内迅速滑过一串名字,她一一排除,微皱眉,怎么看着像是电视古装剧的摆设

豁然间,她想起了什么,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穿着的竟不是她原来的那身衣裳,而是——雪白的长袖衫裤,似乎是睡衣?

还有什么不对劲,很大的不对劲,自己不是落崖死了吗?她还没来得及去想时,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高度的警觉性使她的注意力完全转移过去。

”吱呀“一声推开房门,随之传来一道女子冷淡的询问:“三小姐情况如何?可有醒来?”

落雪面上一敛,眼珠转动一圈后就闭上了。

贴身婢女蓝草低眉顺眼的跟在刘氏身后,低声回道:“回夫人的话,小姐还未醒来。严医师说了,小姐本就体弱,如今正是腊月,此次不慎遭此大难,被寒气入了体,需好好在家修养,不宜劳动,否则怕是……”

话还没有说完,刘氏突然停下,一巴掌抽上去,“莫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话中的意思,这将军府的事也是你这贱婢可以干扰的?”

蓝草顾不上磨破出血的唇腮,跪地磕头,“奴婢不敢!”

徐氏拉着施云湘直径走进内阁,一眼便望见床上气息虚弱的施云涵。施云湘上前探上她的脉搏,一会甩开,满面不屑,“真是没用,一点事情都做不好的!”越想越烦闷,对面前的徐氏抱怨说:“娘,和亲的日子就快了,就她这只剩下半条命的身子,要是死在半途,追究起来,可怎么办啊?”

徐氏静了一会,眼神看着床上昏睡的施云涵愈发的冷漠,慢慢说道:“湘儿说的有理。明日让人给她吃了续魂丹,这人只要嫁过去就不关我们什么事了。”

“续魂丹?!”施云湘一愣,然后吃吃的笑起来,脸上都是雨后天晴的是欢愉,“还是娘有办法!”

事情有了解决的办法,施云湘自然满心畅快。再回头看床上的施云染,目光尤其在她面上流连,嫉妒的光彩闪烁不定,想也不想的甩手两耳光抽过去。

“好了湘儿,这人出嫁终究将成一堆枯骨,何必惹自己不快?”徐氏微笑说着。

“知道了,娘~” 施云湘欢喜应着,便随她一起离了厢房。

直到关门声响起,床上的落雪才再次睁开眼,水蒙蒙的双眸中冷光锐色如霜如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和嘴角的粘滞都告诉她刚刚甩她巴掌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本以为会身在奈何,却没有想到居然活了过来,虽然眼前一切显然不是原来的世界,自己更不是原来的自己,但是这样的结果却更让她欢喜。

原来的世界对她没有半分的留恋,原来的身体更被她自我厌恶。如今有了新的身体,虽然这具身体虚弱不堪,但是显然不是问题。

她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前世是恐怖组织闻风丧胆的冷血特工,从未吃过亏, 现在被这突如其来的两记耳光抽打,她心中顿生起一阵怒火。

平常人根本无法理解她的偏执与悲苦。整整八年历经千磨万难完成一项又一项艰难的任务。她也是个人,如今的自由,岂能不在意,这一世她要为自己活,谁也不能掌控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