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帝的特工逃妃

第四章初次修炼

冷帝的特工逃妃 樱月瞳 1924 2014-05-29 09:39:29

  第四章初次修炼

将军府,西面阁

将军施琅归家后就从徐氏那里听了此事,想了想只问道:“可有大碍,是否会影响出嫁?”

徐氏也不隐瞒,捶着他的肩膀,慢慢说道:“那孩子身子本就不好,这次是入了寒气,怕是活不长了。妾身打算给她吃下续魂丹,好安然和亲。”

施琅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静了片刻后,浅抿了一口茶水,“就按你说的办。本就是拖着性命,此次和亲就当是她回报这些年施家对她的养育,为自己的姐姐做一些奉献。”

“老爷放心,妾身定办得妥妥当当。”徐氏勾唇,眼中尽是得意。

将军府的别院中,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在院中一角的假山中穿梭,远远望去只是一道极速移动的身影。

忽然那道身影翻身落地,继而伴随这一阵轻微的空气摩擦的声音,一抹绿光闪过,一枚树叶稳稳地刺进了两米开外的树干。而做到这一切的人满意的看着没入树干的叶子,用锦帕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继而莲步轻移,似是仅过来赏花一般,优雅的向着主院走去,任谁都不会将她与刚才身手敏捷的形象联系到一起。

此人正是施云涵。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虽然身份变了,周围的环境变了,但落雪的生活习惯却无法一下子改变。前世,她是一个特工,说穿了,不过是一个杀人的机器。生死一线间,没有敏捷的身手,强健的体魄,那么在敌人面前,恐怕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能够一连四年保持头号特工的称呼,溶月拼的可是真真正正的血汗--每日四点钟的一万米长跑,晚上十点的五千米收尾,中间会有各式各样的体能训练,其中大多是各式各样的挑战身体极限的训练项目。习惯成自然,当东方的启明星挂上天际时,施云涵睁开了眼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兴奋着,舞动着……

怎奈形势不如人愿,初来乍到,为人处世需低调的道理施云涵还是懂得的。无人的时候,她会在屋里练练散打,跆拳道等拳脚功夫,除此之外,她怕引起别人的注意不敢有太大的动静。至于锻炼脚力,她也会瞅着没人的时候偷偷的在她的小院里跑上几圈。几日下来,这具身子倒让她给练的结实了起来,不像刚来的时候,纯粹一副林黛玉的翻版。

“小姐,你刚才去哪了?。”施云涵刚进闺房,就被蓝草看见。

“去花园赏花罢了。这就去准备。”施云涵淡笑一下回答道。

从还魂至今,约一个周的时间,她的那个父亲,也就是东致国的将军,竟然一次也没来慰问这个受伤的女儿。她折一枝雪白的梨花,深深嗅着它淡雅清香的芬芳,沿着蜿蜒的九曲长廊,观赏着窗外错落有致的亭台楼榭,一时间竟然痴了,分不清这究竟是在梦境里还是在现实中。赏庭前花开花落,观天外云卷云舒,若是一辈子能这般平淡舒心,那,该有多好……

施云涵阴晴不定的脸让进门的蓝草的心里没由的一慌,她小心翼翼的瞅着施云涵的脸色,低声唤道:“小姐……小姐……”

“近来府里有什么大事吗?”她收回飘荡天外的思绪,转向旁边怯生生的丫鬟蓝草问道。

小姐自从醒来后似乎……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到底哪里变了呢……蓝草微微倾着头一个劲的思索着,直到看到施云涵不豫的神色后,才猛地回过神:“没……啊有……”

“到底有没有!”这个蓝草搞什么鬼?一会儿没一会儿有的,说话颠三倒四的,就不能干脆利落点。

“奴婢说了,小姐您……您可别伤心……”

“少罗嗦!”

“听府里的人……说,说这个月的二十日是和亲……嗯……夫人她……”蓝草说一句就停下来小心谨慎的观察自己的脸色,一句话让她说的断断续续、支离破碎的

“速度倒挺快的……”施云涵玩味的笑笑,看着手中的梨花,漫不经心的问道:“除此之外,府里头还有什么动静?”

不问还好,这一问倒使蓝草红了眼圈,猝不及防的跪倒在施云涵的脚边,开始抽搭:“小姐,其实奴婢有件事一直瞒着您……从小姐醒来的那天起,将军就……就下令不准下人称您为三小姐……改称小姐为二小姐……还说,说如果有听到有谁再称您为三小姐……他就割了谁的舌头……”

抚了抚手中的花瓣,她的嘴角扯出了几许冷然,只是没料到这个老爷子会这么迫不及待。

“二小姐,夫人来看你了。”门外,一个丫鬟冷冷的出声,口气里满是嫌弃。

施云涵听见了她的话,心中一转,这是这将军府的大夫人,眼前的妇人就是自己今世的大娘徐氏了。当下立刻朝着门边走去。 “大娘!”施云涵声音淡淡的,想不生气,都难啊。

徐氏虽是微讶,倒不怕她弄出什么变故。不紧不慢的走前去,抚上她的手,笑道:“看来啊,这喜事是真吉利的,看看,这不连云涵的身子都好了。可是别在闹别扭了,你爹明天就带你进宫去见皇上赴宴好和亲,进宫切莫失了分寸。”

施云涵静静的将徐氏惺惺作态的模样看得清清楚楚,只将她面容记得清楚后就移了目光,淡淡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

徐氏一怔,这次是真的讶异了。细细看了她,这神态真不似平日,只是这张脸实在是其他人扮不来的。

莫不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倒变听话了。徐氏心中恶意的想。见施云涵如此听话,徐氏自然乐得其见,话说不到五句,徐氏就已经失去了耐心,,便匆匆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