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玄魔大陆

第十八章 七阶魔岩兽

玄魔大陆 石玉筱筱 3122 2015-09-11 10:16:19

    他们又在原地停留了几天,风天宇的修为以是练气期一层巅峰了,虽然相比于他人的修炼速度,他的速度已经是变态了,但是,风天宇还是觉得太慢。  

  风天宇提出想去萧绝山脉的森林深处历练,也想通过历练,加快修炼的进度。楚天雄也没什么意见,二人便清除了留下的痕迹向森林深处走去。  

  三个月过去了,风天宇二人一路上很受魔兽欢迎,总能与不同等级的魔兽不期而遇。低阶的魔兽就风天宇先来对付,实在不敌,楚天雄才出手,高阶魔兽自然全是楚天雄的活儿了。  

  当然,风天宇这三个月中,修炼是刻苦的,进步也是巨大的。炼气三期已经达到了。这个速度,楚天雄已然很是习惯,适应了。可依旧是变态,想别人炼气九层修完,三五年算是极快的了,十年左右才算是正常,有天赋中等或者很低的,一辈子也不一定能修炼到结丹期。就拿楚天雄这老头儿来说,十五岁才觉醒,虽贪玩,却也算勤奋,天赋又比较高,二十五岁才到炼气九层巅峰,而到了结丹中期又用了十二年之久。  

  而风天宇一百天左右就将水属性修炼到了炼气三层,而由于炼气期前两层,雷系功法与水系功法几乎无异,所以很快也没什么惊讶的。但是水属性炼气三层,可以引导元气出体,或攻击或……呃,清洗东西。这种速度,非常人不可期也。  

  现在已是玄魔大陆,魔历年3027年底,将要过新年了,北兆国还是比较冷的,若不是他们都是修者,比普通人耐寒的许多,不然,凭他们从清风村逃出来是穿着带着的稍厚点的秋装,即使不被追杀到,也会被这森林里冷冷的风给整死。  

  他们这一天,来到了萧绝山脉的森林深处的某个地方。这里的植物们葱葱茏茏,没有森林其他处寒风落叶的迹象。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冷,那么寒风阵阵了。  

  “天宇小子,这儿有点怪。”  

  “嗯。”风天宇也是感觉到了,点点头,没有太多的话。内心虽是警惕,却有种兴奋,说不好那是怎么样的感觉。就好像即将上战场杀敌的战士有的复杂而矛盾的情绪一样。  

  突然,他们所在不远处。  

  “吼”  

  “什么声音?”楚风二人马上戒备的观察着四周。  

  “走,去看看。”风天宇已带头向声音方向走去。  

  来到了近处,看到了两只庞然大物在对战。  

  “啊……”楚天雄大叫出声,风天宇赶忙上去捂他的嘴巴。然后又看向了战斗圈内的两只。  

  而那两只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同时往风天宇二人隐藏的方向望来。吓的二人浑身冷汗淋淋,尤其是楚天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许多。风天宇也没好哪里去,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落下,他却不敢再有一丝动作,哪怕是呼吸都调到了静音模式。  

  过了片刻,那边的两只都回过头去,继续投入了只属于他们两只的战争中。  

  “呼……”  

  “呼……”风天宇放开了捂着楚天雄嘴巴的手,转而抚在了自己胸口处,样子像是要强迫自己镇定一样。楚天雄和风天宇几乎同时轻轻深呼了口气,各自调整着狂乱的心跳。  

  “七阶魔岩兽,七阶啊!”  

  “两只。”两人说完这没头没尾的话,对视一眼,又立马后怕起来,本已调整平稳的心跳,又暴动的砰砰砰直跳。  

  又调整好了气息,稳定了心神,二人不约而同的保持静止,什么都不做,也什么也不说。倒不是他们不想走,不想出声,是不敢。  

  当初为了救治风天宇时让他吃的那颗七品高阶丹药塑骨丹,其中炼制塑骨丹的材料中,就有一只七阶魔兽的晶核。  

  七阶魔兽是什么样的厉害角色,如果说风天宇不清楚的话,那楚天雄就是不能装不知了。  

  七阶魔兽,相当于人类玄修中的大乘期。先这样说吧,玄修的九个等级中,最低的是炼气期,炼气期又分九层,其次是筑基期,然后是结丹,元婴,分神,合体,再然后才是大乘。而且从筑基开始,之后的每个等级都分前、中、后三期。  

  一阶魔兽相当于玄修的炼气期,二阶魔兽相当于筑基期修者,以此类推,七阶魔兽实力相当于玄修的大乘。但是,魔兽与人类玄修者不同,修者是按修为分等级,而魔兽比较不同。  

  它们有很多区别方法,最常见是按魔兽种类分,比如锦羊兽就是一阶的,魔岩兽就是七阶的。这就体现了基因是多么的重要,但也不是定论。低等的魔兽种类不能像修者那样修炼进阶,因为它们智商不够。而只有七阶以上的魔兽才有一定智慧,可以吸收天地精气进行修炼,从而进阶,却比修者修炼提升修为要困难的许多许多。总之,七阶以上魔兽,相同的魔兽判断实力就要看年龄,与体型。不同种类的话,区分不容易。  

  在玄魔大陆上,筑基期若还不算是高手的话,那结丹期一定算是强者,元婴期就是以一人之力轻易毁灭一城的厉害存在,更不要说比元婴更加强大的分神,合体。而大乘就不知道要比元婴厉害多少了,但能达到大乘者的修者几乎寥寥。  

  七阶魔兽就和大乘期强者一样,在这个玄魔大陆上,寥寥无几。  

  风天宇和楚天雄不敢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两只打斗中的魔兽。  

  “吼……”两只魔岩兽中体型稍微小一点的魔岩兽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可能是一直被那只大点的魔岩兽压制着,它心里不爽吧。  

  可是苦了观摩的俩人的耳朵,被那声吼震的耳膜发疼。  

  然后就见小魔岩兽站起身来,抬起右前爪欲要攻击大魔岩兽的头。同样站起来的大魔岩兽随即快速的把头和上身的重心向后移,以为可以躲过对方的攻击。却不想,小魔岩兽抬起的右前爪只是虚晃了一下,便立即蹲下来,改用头猛地攻击大魔岩兽的腹部。  

  “我次奥,这不就是实而虚之,虚而实之吗?这不就是兵不厌诈的战术吗?这魔兽竟然如此聪慧,还懂用这样的兵法。”风天宇默默的在心里惊叹。  

  “告非,庞大的体型,变态的实力,竟然还有那么好使的脑子。啊……”楚天雄心里抓狂万分。  

  大的被小的魔岩兽撞的直直的向后倒地,“砰”一声,带起了许多灰尘。二人被灰尘阻隔了视线,看着两只魔兽的打斗也不再那么清晰,却也不敢动。  

  一天后  

  俩人腿蹲麻的不能再麻了,肚子也咕噜咕噜直叫了。这些都还好说,忍着些也就是了,可是人的内急问题……  

  终于,二人都憋不住了。  

  “哎呀,不管了不管了,就算被你们这两只高级魔兽拍死,我特么也不想要被尿憋死!”楚天雄站起身,大声的边说边跑,然后快速的解开腰带就开始放水。还带着“啊,嗯,啊……”的让人误会的呻吟声。  

  风天宇虽然也是不想惊扰那俩七阶魔兽,却也很无奈,憋啊。虽然没有想楚天雄那样不顾形象的呻吟,却也舒爽的抖了抖。  

  小解完了,二人提裤子时,突然觉得背后热风阵阵,二人却是同时打了一个冷颤。赶忙整好衣服,才怯怯的同时扭过头去。  

  “啊!妈呀,妈呀!”楚天雄他俩一回头就看到了一颗大大的脑袋在他们背后,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他们,而那一阵阵的热风其实是那脑袋上的鼻孔里呼出的气。  

  “闭嘴!”风天宇看到了一头七阶魔岩兽如此近的盯着自己和老头看,便干脆拉着楚天雄转过身来,面对魔岩兽。可是,他是真心受不了老头在自己旁边和魔兽面前大喊大叫,同时也怕那么大的叫声让魔兽误会,惹怒了它。  

  “嗅嗅”  

  这只魔岩兽突然拿鼻子在楚天雄身上嗅了嗅,随即眼睛就似是不屑的瞥了瞥楚天雄。接着又去嗅风天宇,时间明显比闻楚天雄时要长了一些。  

  “你从何处来?”风天宇只是看到了七阶魔岩兽慢慢把脑袋慢慢的远离他和楚天雄二人身前,却没有看到它嘴巴动。他排除了是魔兽在给自己说话的荒唐的想法。  

  风天宇心里暗想,“是哪个高人,竟然不畏惧这两只实力强悍的七阶魔兽。”眼睛的余光还四处寻找着心里所想的高人。  

  “别找了,小家伙儿。”魔岩兽舒适的卧在风天宇的不远处,眼睛瞥了一眼风天宇,又闭了起来,似是养神。  

  “到底是谁啊?眼神够尖的啊,那么小点儿的动作都能看到,真厉害。”风天宇只敢在心里说,却不敢出声。  

  “哼哼,我就在你面前,那么近,当然能看见。”  

  “是魔岩兽?不……”风天宇“不可能”还没有完全响彻心底,那声音又响起了。  

  “对,别怀疑,我就是伟大的魔岩兽。现在你可以回答了。你从何来?”魔岩兽睁开眼睛盯着风天宇。  

  “你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你有读心术?”风天宇只是做着实验,验证魔岩是不是只是有读心术。  

  “我没有读心术,只是会精神交流。所以你所想的我都知道。快回答问题,我没有那么多耐心。”  

  “哦。我来自西索国,清风村。”  

  “别糊弄我,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