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巾帼英雄之宸王妃

第十三章 水月回凤耀京都

巾帼英雄之宸王妃 风雨淋漓 1984 2016-02-15 20:55:50

    郡主府里,凤彤郡主正在府里享受着众男宠的服侍,好不惬意。她心里恶狠狠地想道:她自幼便喜欢默存公子,想取默存公子为男君,可是那凤鸾一出现便夺走了默存公子的心,她如何能不怨恨。不知道两个杀手去刺杀凤鸾有没有得手?  

  暗处,水月默默看着凤彤郡主,心里想着:这凤彤郡主说是爱默存公子,却也三妻四妾,难怪默存公子不喜欢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岂不更好?这是她们公主殿下的希冀。她该怎样教训凤彤郡主呢?  

  凤彤郡主不知道水月在暗处看着自己,她搂住一个男宠的腰,扯开了自己的衣服,压了上去,吻上了那个男宠的嘴唇,这嘴唇竟与默存公子有些许相似。  

  水月仔细一看,凤彤的男宠皆与默存公子有些相似。凤彤正在与那个男宠缠绵,不知人事,旁边跪着另外几个男宠。水月灵机一动,从腰间取出合欢丸(她的身上始终会带着各种药的),将合欢丸用内力送进了各个男宠的喉咙里,连凤彤也不例外。  

  凤彤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滑进了她的喉咙里,不一会儿只觉全身火热,想要找到冰凉的物体,她瞬间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了,看着众男宠如饥似渴的眼神,凤彤感觉自己的天崩塌了,她不禁咒骂出声:“哪个混蛋敢算计你姑奶奶!让本姑娘知道……啊!”十几个男宠如饥似渴地扑到凤彤的身上,亲吻着凤彤的每一寸肌肤,凤彤郡主也迷失在众男宠的吻里。  

  水月看着凤彤,这样子凤彤可以好几天都下不了床了,哈哈哈!水月很快就离开了郡主府,来到了皇宫的凤仪宫里,此时王后白默然正在宫中陪着灵犀太女。  

  白默然看着水月走了进来,温和地说道:“水月使者,你不是随鸾儿前去边关迎战吗?怎么会在宫里?难道鸾儿出了什么事?”这四大使者是鸾儿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从不轻易离开的,今日回京是为何?  

  水月恭敬地对王后白默然回答道:“王后娘娘,公主殿下连战连胜,十分得好。水月只是奉公主殿下之命回京办事,前来拜见王后娘娘的。”  

  白默然一听水月是奉凤鸾的命令前来找他的,笑着问道:“鸾儿有什么事要告诉本宫吗?”难道是他那弟弟有关的事吗?能让鸾儿让水月亲自进宫的或许就只有这件事了。  

  果然不出白默然所料,水月淡淡地回答道:“王后娘娘,公主殿下要水月前来告诉王后娘娘,请王后娘娘管好默存公子,莫要让默存公子再扰乱公主殿下的生活了。”其实她也知道默存公子是真心爱公主殿下的,可是公主并不爱默存公子,公主本是无心,只是如今仿佛爱上了龙天尘。  

  白默然眉毛轻挑,还真的是他那弟弟白默存惹的祸,他抱歉地说道:“请水月使者告诉鸾儿,本后一定会管好默存的。”这默存怎么就不听他的劝告,鸾儿无心是根本不可能爱上他。更何况鸾儿的身份也不适合与默存成亲,只会徒增痴男怨女。  

  水月恭敬地对白默然行了一礼,恭敬地对白默然说道:“王后娘娘,水月已将公主殿下的话带到,告辞!”她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凤仪宫。  

  白默然目送着水月离开,心中只有无限的感慨。灵犀太女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父后,小叔叔又惹皇姨生气了吗?”小叔叔居然敢惹她皇姨生气,她会让他得到惩罚的。  

  白默然看着灵犀太女,温和地对她说道:“犀儿,小叔叔喜欢你皇姨,就像父后喜欢你母皇一样,但是你的皇姨不喜欢你小叔叔,所以你皇姨就不喜欢你小叔叔一直缠着她。”默存和他一样是个痴情种,只是他爱上了一个他不该爱的人啊。  

  水月离开皇宫后,来到了白府。此时白默存正在书房里看书,他一身蓝色锦衣,长着一双魅惑众生的桃花眼,面如冠玉,肤色白皙,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只是他带着女子般的柔和,少了男子的刚强。水月背着一堆书信,飞身从窗户进了书房里。  

  白默存一看到水月,喜上眉梢,害羞地问道:“水月使者,是公主殿下让你来给我回信的吗?”不枉自己给公主殿下写了那么多信,公主殿下终于被自己的爱感动了,太好了。  

  水月看着害羞的白默存,难怪公主殿下不喜欢他,公主是人中凤,怎么会喜欢一个柔弱的男子。水月淡淡地回答道:“默存公子,让您失望了,本使者只是奉公主殿下的命令前来归还书信的,公主殿下请您以后不要再给她写信了。”说完她便将背上的一包书信还给了白默存。  

  白默存的眼眶顿时红了,他委屈地对水月使者说道:“水月使者,我对公主殿下的爱天地可鉴,我对公主殿下是真心的,她怎么会不喜欢我?呜呜呜~~~”他爱了公主殿下三年,一直为她守身如玉,她居然不为所动。  

  水月其实也有点同情白默存的,所爱的人不爱他确实是件痛苦的事。水月意味深长地对白默存说道:“默存公子,你不是公主殿下喜欢的类型。你对公主的爱,只会对公主殿下造成困扰的。如果你真的爱公主,就该学会放手,放手也是一种爱。听本使者一句话,不要再执着了,你可以默默地喜欢公主,但请你不要打乱公主的生活,公主殿下不是你该爱的人。”她说这么多,希望默存公子能听进去。  

  白默存回味着水月的话,看了看那一包书信,仿佛明白了什么,公主殿下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以后自己只会默默地喜欢公主殿下,不会再打乱她的生活了。他无力地对水月使者说道:“水月使者,我明白了。”  

  水月同情地看了白默存,随即说了一声“告辞”便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