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警告男神逼近

第二十一章 雨中共伞

警告男神逼近 花雾寻海 1956 2017-02-09 19:48:32

    宇文轩家的画室里。  

  门把手轻微转动,“咯吱”一声,门打开了。  

  宇文轩一进画室,就看见了正趴在窗台上酣睡的沈风荷。  

  宇文轩宠溺地顺了顺沈风荷的头发:“你这个小傻瓜,我电话里都说了要一小时才到,晚点布置画室也没问题。你是不是一接到电话就来了呀!”  

  宇文轩柔情地注视着窗台上的少女,看风拨动她柔软的发丝。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不把它记录下来该多可惜。  

  “唰——唰”宇文轩修长的手指握着画笔,优雅地在画板上挥舞着,跟随着她发丝舞动的节奏。此时此刻,宇文轩放下了一切羁绊,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他和眼前的她。  

  画完成了,宇文轩停下笔,严谨的脸上泻出笑意。他坐在沈风荷身边,静静地看着她,眼带忧伤。他向来是个运筹帷幄的人,习惯于规划好自己的未来。可沈风荷的出现却让他不得不不断地改变自己的计划。本来有一个江夜枫就够他烦心的了,现在又来了个陈卿羽来捣乱。风荷,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雨点猛烈地敲打着窗户,沈风荷如梦初醒般抬头望向窗外,不高兴地嘟哝:“真是的,早知道就回宿舍做笔记了,还偏偏让我赶上了这场暴风雨。幸好我带了伞。”  

  沈风荷收拾好东西,匆匆向外走去,看见了还在望着书本发呆的江夜枫。“干嘛呢?你对着书发什么呆,以前也没见你这么爱学习。”沈风荷拍了拍他。江夜枫把书收进书包,揉揉沈风荷的头发:“我这不是看不懂才发呆的嘛,哪比得上你这个学霸呢?”沈风荷怏怏不乐地摸着头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我说了不要老摸我头。我头发又乱了!”江夜枫瞧着沈风荷怄气的模样,笑得两眼弯弯,露出洁白的牙齿。沈风荷大人不记小人过地一甩头发:“哼,今天下雨,我要赶紧回去,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教学楼门口,沈风荷撑起伞,准备狂奔到公交站去,却见江夜枫手插在口袋里,满面愁容,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不会是没带伞吧?沈风荷心里嘀咕着。  

  “江夜枫,你,没带伞?”沈风荷问。  

  江夜枫无辜地摇头。  

  沈风荷思考了一会儿,一副我意已决的样子:“嗯,伞给你吧!你是明星,你可不能感冒的。不过,伞记得还我啊!”沈风荷把伞往江夜枫手上一塞,作势要跑,却被他一把拉住。江夜枫才不会让喜欢的女生淋雨,佯装生气道:“你看不起我是吧!要是我拿了你的伞,被人知道了我还不得被笑话死。我身体硬朗着呢!伞你自己用吧。”沈风荷却誓死不从。江夜枫气得只好说:“那我们一起打伞。”沈风荷豁出去似的往江夜枫身边一站:“好吧,那样总比有个人淋雨好。”  

  一把伞,两个人。江夜枫和沈风荷都有点尴尬。路途似乎也变得漫长了。  

  尽管这样,江夜枫的心中还是有着满满的幸福感。  

  雨声不停,时常有一两片梧桐叶飘落下来,在路上铺上一层暗黄的长廊。沈风荷看着雨水从伞上滑落,轻声说:“其实,你不用我的伞也能回去的吧!”  

  “如果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会叫朋友送伞来。但我不想麻烦别人。”江夜枫不忍打破这片宁静,也放低了音量。  

  你倒是个好人。”沈风荷的话听不出褒贬。  

  “跟你共伞也挺不错的。”江夜枫的脸上浮现出一片红晕。  

  沈风荷没说话,却在心底对自己说:你别多想!你别多想!  

  “沈风荷,你觉得我和陈卿羽谁更好呢?”江夜枫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紧张的不行,那只握着伞柄的手也因为用力而有些发抖。  

  沈风荷如实回答:“你和陈卿羽都是阳光型男生,但也有区别。陈卿羽很大条,很冲动,需要别人的照顾。你虽然也不怎么沉稳,却总为身边人着想,所以你人缘挺好的。”  

  江夜枫眼睛眨了眨,他姑且是可以认为自己更好吧。  

  沈风荷侧过脸,微笑着说:“但我觉得在陈卿羽和你之间,更多女孩会选择你吧!因为,你很优秀。”  

  正当江夜枫沉浸在喜悦之中时,沈风荷很破坏气氛地说:“哎,我们居然真的心平气和地说了这么多句话。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江夜枫趾高气扬地说:“当然是你有问题。我是为了快点回到宿舍才不跟你浪费时间的。我很忙的,你知道吗?”  

  沈风荷眯了眯眼睛,也不管什么害羞不害羞的了,直接进入战斗状态:“哟,你个大明星怎么还住宿舍呢?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啊!放心,你告诉我,我绝对守口如瓶。”  

  江夜枫立马回击:“我住宿舍是为了体会民间疾苦。而且我经纪人还没给我找到合适的房子。不然你以为我愿意过这种整天担惊受怕被粉丝追的日子啊!”  

  沈风荷突然认真道:“你怎么不跟宇文轩一起住?你们是朋友,他家房子房间可不少。”  

  江夜枫整个人就焉了下来:“我也想啊!我偶尔去他家玩玩倒没事,但照他那冷清的性子,我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就铁定会被他打包给扔出来。”  

  沈风荷嘲笑道:“那是你人品不行,我住了个把月都没有被他扔出来。”  

  江夜枫听了这事就火大:“他巴不得你在那永远住下去呢!就你傻傻地还以此为傲。”  

  沈风荷把眼睛一横:“江夜枫,你刚才说我怎样?”  

  眼看沈风荷的拳头就要飞上来,江夜枫连忙求饶:“老大,我错了,您神机妙算,机智勇敢。刚才我绝对没有说你傻!”  

  “啊,啊——”空荡的道路上传来江夜枫的惨叫声,这个可怜的孩子还是被沈风荷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  

花雾寻海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