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风已停茶未凉

第四十一章

风已停茶未凉 清冽冽 1908 2016-02-15 10:36:47

    一个人独自走了一会儿,脸上的湿润早已风干,易寒煊掏出手机,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出来,陪我喝酒。”  

  酒吧的豪华包厢中,齐幕寻端着一只高脚杯,细细的品着红酒,姿态高贵优雅,而他显然也很享受这一过程,微眯着眼,脸上满是陶醉的神情。  

  待齐幕寻把最后一口红酒咽下时,放下高脚杯,抬头一看,呵,那人居然还在死命的灌酒,齐幕寻也不着急,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看了一会儿,发现对方明显没有开口的意思,齐幕寻放弃了。  

  他知道自己一向没有易寒煊沉得住气,跟他比谁先说话,注定是自己输。挪到易寒煊旁边,一手夺下他手中的酒瓶,看了看包装,“啧啧,易少爷,这么名贵的就这么全被你当碳酸饮料喝了?心里畅快了吧?舒坦了吧?这家败的,我都心疼,啧啧。”  

  易寒煊没有回答他的话,手中唯一可供发泄的东西都被拿走了,易寒煊就像是被触碰了机关一样,突然长臂一伸,把桌子上摆放得凌乱不堪的所有空酒瓶挥倒落地,发出‘铛铛铛’的声音。  

  齐幕寻一看,气乐了。“有空找我出来看你发酒疯,怎么没本事把她搞定?”  

  其实一看易寒煊现在这个鬼样子,就知道肯定又是因为那个狠心肠的女人,试问这世上除了她还有谁能这么不遗余力的,把一向冷静自持的易少爷伤成这样?  

  易寒煊似乎喝得高了,看着满地的狼藉没有出声,就只是呆呆的望着,眼神空洞,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齐幕寻的话。包房里又恢复了寂静,过了一会儿,易寒煊把手撑在膝盖上,抱着头小声的哽咽。昏暗的灯光下,齐幕寻看不清他的表情,当然也不想看清。  

  那种颓废消极的样子总是不适合这个一直意气风发的人。在认识易寒煊这么多年的日子里,头十几年两人还是有些臭味相投的,不,志同道合。  

  都不太喜欢和女生有什么牵扯,自从上高中那会儿那个女人出现之后,自己的童年好友就好像中了邪一样,非她不可。弄得齐幕寻有一段时间里对颜若还怀有敌意。  

  不过就算看着兄弟每天为了她心力交瘁,齐幕寻却没有干什么去破坏,更别谈去帮忙了。他也知道这事不是人家姑娘的错,是自己这兄弟钻牛角尖死活不肯出来,人家还正在那儿苦恼着呢。  

  齐幕寻一直都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的鬼话。在他看来,一见钟情什么的无非就是对方长得美,哪能这么快就能产生感情。人家哈利波特坐扫帚也没这速度啊。  

  再说了,颜若那个女人也不算美得惊天动地吧。不过易寒煊就是看对眼了,他能有什么办法。看上了就火力全开的追。这倒好,那女的不领情,逮着他就往死里伤,怎么痛快怎么来。  

  最窝囊的,就是易寒煊这脑残货,还从不在那女人面前装可怜,每次都非拉着自己出来陪他喝酒治情伤。齐幕寻很想怒吼,自己也不是每次都有时间的好不好!自己还有一堆事没处理就来陪这个酒疯子发牢骚!  

  说是陪,其实就是齐幕寻在旁边看着他不要命的灌酒,再听他念一通胡话,最后等他发泄得差不多了,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认命的送他回家。  

  这时候,就不得不提一下那个尽职尽责的秘书小姐了。不论多晚,都会在门口守着,从不会提前离开,也没说过什么抱怨的话。  

  要不是知道,那个女人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还准备结婚了。齐幕寻肯定要凑合他们俩,这种好女人,可比那姓颜的好得太多了。  

  等易寒煊收拾好心情,缓缓抬起头来的时候,就见齐幕寻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他,见他抬起头,齐幕寻忍不住吐槽:“哟,还知道有人在呢,不错。”  

  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易寒煊当然知道齐幕寻是什么性子,听他这么说,也没在意。靠在沙发上,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写什么,齐幕寻也没催,静静的等着。  

  等齐幕寻刚想端起酒杯品一口红酒的时候,易寒煊突然开口了,“她还是不愿意答应我。”  

  齐幕寻端着酒杯的手定在空中,然后又缓缓的递到了自己的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才说道:“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  

  易寒煊也没生气,也许是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生气了吧。“她最近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我以为,呵,终究还是我以为。”  

  齐幕寻看着易寒煊脸上自嘲的笑容,心情很复杂,索性放下高脚杯,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不如听我的,趁早放弃了吧。”  

  易寒煊闻言只是静静的摇头,“来不及了,这么多年,早就拔不出去了。”  

  齐幕寻又说道:“你们这样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  

  坐在黑暗中的男人没有继续接下去,只是脸上的表情又悲痛了些。齐幕寻继续说道:“既然知道他不会答应你,为什么还要这么着急,不是打算打一场持久战吗?”  

  易寒煊动了动,“牧桀来宜市了。”  

  齐幕寻顿了顿,“谁?牧桀?我知道啊,怎么了。”  

  这次易寒煊看向齐幕寻,“他好像盯上了颜若。”  

  他眼神里的不确定和恐慌全部进入了齐幕寻的眼里,在心底重重的叹气,“你是不是太敏感了,牧桀现在不敢和我们斗的。”  

  他也听说了最近牧桀正在紧锣密鼓的稳定自己的势力,应该没时间到他们两人之间添乱才对。  

  易寒煊摇摇头,绝对不是敏感,牧桀看向颜若的眼神充满了征服的渴望,他不会看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