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红泪

第四十九章 往昔的恩怨(一)

红泪 野土 2101 2014-09-29 13:55:33

  一阵悲伤过后,相互的包容,相互的理解, 才显得人与人之间那份可亲的真诚的亲情。

陈继成万万没有想到,陈楠竟然会有这么一颗宽大的胸怀,包容了他的罪过。包容了他那颗忏悔的心。他在心里万分的感激,那忏悔的心倍

受煎熬。

“奶奶,楠楠。从今后我一定对你们做出回报和付出,赎回我的罪责。”陈继成下定了决心,表露着一副真诚。

陈继成深深地给奶奶和陈楠深施一礼,在鞠躬那一刻,他的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他拉住陈楠的手,毕恭毕敬地说了一句:“楠楠,哥哥

对不起你、、、”此刻,陈继成的心里就像打碎了五味瓶,确确实实的难受不是个滋味。

“哥。我说过了,原谅了你。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算了,一切从头开始。虽然说我心里很难受,可我不能生活在困惑的日子里。说句实话,这

些年,就为了这所破房子,亲不是个亲,情没个情,仇人似海,值得吗?这些年来,你们谁来关心过我和奶奶?虽说这所破房子院落很大,要

开发能补偿一些财富,可为了钱,也不能违背了良心做人不是?你们曾经都在恨着奶奶将这所破宅院给了我爸爸,可你们违背了当初的承诺为

了钱财反目成仇,值得吗?亲情何在呀?、、、、、、再说了,这么多年来,一直也没开发。可是你们总是为了这么一点点的家产耿耿于怀。

直的吗?”陈楠一股脑向陈继成道出了心里的委屈。

陈继成毕恭毕敬地洗耳恭听着陈楠的委屈的心声。

“楠楠,哥哥知错了。日后哥哥会弥补我的过错,好好对待你和奶奶。”

其实,可怜善良的陈楠和奶奶哪里知道陈继成的别有用心的心机呢?眼下,这里就要动迁了;陈继成必须要这么去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必须去讨得奶奶和陈楠的包容与原谅,他必须和奶奶陈楠她们搞好亲情关系;为了这所偌大的宅院补偿,他宁愿屈伸于陈楠和奶奶的面前

,在他的眼里,只有钱财,没有亲情;虽然自己在奶奶和陈楠的面前摆出一副忏悔无度的表情,那只不过是在掩饰着他内心里的丑恶。

这所老宅院,按经济补偿要有上百万;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眼看吃到嘴里的肥肉,怎能放弃?陈继成总是这样的想着。所以,他必须装出

一副很诚恳的一面,去实现他的丑恶梦想。

这一切的一切,陈楠和奶奶还蒙在鼓里。她们真诚的善意认认真真地相信着陈继成这虚伪的演戏。

可怜善良的人们哪,你们的善良为什么得到的回报总是委屈的可悲!

陈继成拿出一副很是关心的态度,对陈楠说:“楠楠,哥哥听说柳春生在打你的歪主意,是吗?不然给他点儿颜she看看。”

“不许你伤害他、、、他是我和奶奶的恩人。这么多年,要不是柳春生给我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恐怕这个家早就不存在了。他是我一生中最难

忘的好人。我敬仰他,我喜欢他。”此刻,陈楠忘记了所有的仇恨。柳春生的影子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陈继成虚伪的毕恭毕敬,满口的应允:“楠楠请放心,既然柳春生是咱们家的恩人,我会好好地感谢他的。我绝不辜负楠楠妹妹的一片诚心

。”陈继成的态度表露得天衣无缝。

陈楠丝毫没有怀疑地相信了陈继成的鬼话。

、、、、、、

天已快近晌午,陈继成告别了奶奶和陈楠,他走出了奶奶家的破烂不堪的大门,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马路上,一个憔悴的身影在驱动着。

柳春生下班后驾驶着那辆红车向前方驶来。他透过前边的挡风镜,远远就望见那很熟悉的身影,他加大了一点油门,快速向前方驶来。当接

近那熟悉的身影,将车子停靠在前边的路旁,从车上下来,快步向那个女人走来。

“杜鹃。”柳春生站在了女人的面前。

“你、、、才下班?”杜鹃一副憔悴的样子令人同情。

“晌午了,你去干嘛。”柳春生看了看杜鹃手里提着的篮子,接着问道:“他好了吗?”

杜鹃的眼睛有些潮湿,一副很是惆怅的样子令人心疼。

“他、、、走了。眼下就到了鬼节,我给他去烧了纸钱。”杜鹃的声音很是低微,那令人伤感的声音是那么的无奈也很无助。

“咳、、、他还是没挺过来呀、、、走了有多长时间了?”柳春生在心里很是同情着杜娟。

“三年多了、、、在他临走的那一刻没有忘记你,他说让我想尽一切办法给你的钱还上。可我、、、我至今都没让他如愿。”杜鹃很是难为

情,不敢直视着柳春生。

“别瞎想。我的钱当初给你拿去就是为了给他治病的,压根儿就没有往回要的想法。我只希望你过得好一些。”柳春生的眼里依然对往昔的

妻子有着一份难舍的眷恋。“你太苦了、、、上车吧,我去送你。”

杜鹃站在那里不肯动弹,只是一个劲儿的摇着头。

“怕啥?别看我们一起钻了一个被窝那些年,我可没有要占你便宜的想法哦。”柳春生和杜鹃开起玩笑来。

“去去去。还那么没正行。”杜鹃的嘴角微微地露出来一丝的笑容。“我欠你的太多了,不想再给你添麻烦。”

“不许你瞎说,是我欠你的太多,那些年的付出,跟我受尽了苦恼,到头来你尽然落到了这样的令人心痛的结局。我表示深深地歉意。”柳

春生深深地看着杜鹃,他望着杜鹃那憔悴的摸样心里就像针扎的痛。

说话间,陈继成摇晃着一副痞子无赖的身躯向柳春生这边走来。老远他就看到柳春生在和杜鹃说着话,于是他心想借此机会教训教训柳春生

。虽然柳春生和陈楠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不管他的事,可是处于家族来讲也是脸上无光的事。于是陈继成下定了决心,一定好好教训教训柳春

生,让他记住不要再来骚扰陈楠。他想给柳春生一个下马威。于是,陈继成匆匆地向柳春生的这边快步走来、、、、、、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 下午 十三时三十六分

野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