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红泪

第四十八章 忏悔的跪拜(三)

红泪 野土 2023 2014-09-29 08:24:36

  陈楠依然心事重重,那颗沉重的心难以平静。

她不快不慢地迈着有些沉困的脚步向屋中走来。她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着那些令自己很头疼的烦心事情。

可是不管怎样,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抹灭不掉对柳春生的眷恋。满脑子里都是柳春生的影子。尽管柳春生给了她一副冷脸,可她还是那么的

依依恋恋,痴痴迷咪地爱着柳春生。

陈继成为了讨好陈楠的欢心,赶忙迎了出去。

“回来啦,小楠。”陈继成站在那里不敢近前,摆出一副牵强的笑脸。那笑里带着惊慌与担忧。

那惊慌与担忧里夹杂着陈继成的许许多多的真诚忏悔。

陈楠思思绪绪,低着头进了屋中,她被这当头一棒似的唤叫声吓得一激灵,“啊?、、、”陈楠吓得惊愕地怪叫一声跳起来。

陈楠望着眼前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陈继成心中顿时燃气愤怒的烈火;本来一肚子的委屈无从发泄,这下看到了杀父的仇人愤怒的烈焰越燃越

烈。她愣愣地站在那里,眼睛里喷着仇恨的光,那仇视的目光凝视在对方的那张有些失血的脸上。

“呸。畜生,畜生、、、、、、”陈楠猛一下子冲了上来,不依不饶地在陈继成的身上乱打着。“你还我爸爸,你还我爸爸、、、、、、”

陈楠泣不成声,那伤心的泪水犹如决堤一般猛一下子汹涌奔流出来。

“你说,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陈楠伤心过度,眼前一黑,顿觉天昏地暗,身体一下子倾斜下去向地上倒了下来。

陈继成见势不妙,猛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陈楠抱在了怀里。他抱着气得半死的陈楠向屋里忏悔地走来,轻轻地把陈楠放在了奶奶身边的土

炕上 。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挥然滑落。他惊慌失措地喊着:

“楠楠,楠楠。都是哥哥的错,都是哥哥的错、、、快醒来,快醒来、、、”陈继成的心快跳到了嗓子外边。

“楠楠啊,你咋啦,你咋啦、、、可别吓唬奶奶、、、我苦命的孩子呀、、、”奶奶拉着陈楠在抖的手哭喊着。那一串串就像断了线的珍珠

似的眼泪,扑簌簌地在那爬满皱纹的消瘦脸上流了下来。

陈楠的眼角里流着泪,直挺挺地躺着。脸颈不停地抽动,好似难看。

奶奶将那张挂满泪的脸紧紧地贴在陈楠那张冰冷的脸上,伤心无度地呼唤着:“楠楠哪,快醒醒,快醒醒、、、吓死奶奶了、、、、、、”

陈继成也慌乱地拍打着陈楠的后脊背,轻柔着胸口。此刻,在陈继成的心头上有着十万个忏悔也弥补不了自己过失的伤害 。他恨自己,恨自

己遇事不该那么的冲动,恨自己当初不该听信妈妈的煽风点火的话语,他恨自己太没有头脑了,更恨自己不会冷静处事。于是,他狠狠地抽了

自己两个重重的耳光。虽然是这样,陈继成深感追悔莫及;他不希望陈楠再出什么事来,心里焦急的牵挂与担心。他决心用自己的行动来弥补

过去的罪责。

“楠楠,楠楠、、、醒醒,醒醒呀、、、我有罪,我有罪、、、、、”陈继成不停地呼喊着陈楠,有些不知所措,急得直跺脚。

奶奶的心都要揉碎了,望着陈楠昏死的摸样心里万般的伤痛。奶奶趴在陈楠的耳根,一声一泣的呼唤:“楠楠呀,快醒来,奶奶快承受不起

了,快醒来吧、、、、、、”奶奶伤心的表情让人心酸。

陈楠在奶奶悲切的呼唤声中醒了过来,她那双迟滞的泪眼凝视着陈继成,那目光里夹杂着无数个仇恨与伤痛。

“你、你、你混蛋、、、”陈楠抬起无力的手指指在陈继成的鼻梁上,“为什么你要那么做?难道我们之间真的有那么深的仇恨吗,啊?你

拍拍良心想一想,在我的记忆里,我爸妈对你就像亲儿子似的,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就因为快要房倒屋塌的那个破房子吗,值得吗,啊?你

说,值得吗?”陈楠流着伤心的眼泪训斥着陈继成:“你的冲动,毁了一个完整的家,我没有了父爱,你可知道,这些年奶奶和我是怎么活过

来的呀,你懂吗?、、、、、、”陈楠的嘴唇在颤抖,气得浑身四肢无力。这一通的发泄心里好受了许多。

陈继成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跪在了陈楠的眼前。那忏悔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楠楠,我有罪,在你的面前,我就是你的千古罪人,我就是家族里的败类;我应该千刀万剐,做牛做马也报答不完欠下对你的罪责,我知

道,我的一时冲动,深深地伤害你和奶奶,可是,可是、、、可是我错了、、、我愿意当牛做马来报答我欠下你和奶奶的罪债,楠楠,我知道

我的一时冲动给你和奶奶带来很大的伤害,可是,我希望楠楠给我一个悔过的机会,我欠你和奶奶太多太多了,求得楠楠对我的宽容、、、”

陈继成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哀求着,忏悔着、、、、、、

陈楠的心毕竟是肉长的,她的感情很脆弱,心地也很柔情善良;尽管自己再怎么的伤痛,再怎么的难受,她还是原谅了陈继成对自己的伤害

。她拖起沉困的身躯,来到陈继成的面前,用力拉着陈继成。

“哥哥,起来,哥哥,快起来,快起来、、、过去了就过去、、、”陈楠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可怎么也没拉动陈继成。

陈继成十分忏悔的样子给奶奶和陈楠磕着头。

于是,奶奶和陈楠他们三个人抱在了一起,痛痛快快地大哭起来。那酸辛的哭泣在朽糟烂木的屋子里盘旋着,回荡着。冲破了悲伤飞向窗外。

那伤伤悲悲的哭泣里,有着多少的包容;有着多少个忏悔、、、、、、只有宽容,才有爱;只有宽容,才有阳光哺育;只有宽容,才会有和

谐的人生、、、、、、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 早 七时四十六分

野 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