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红泪

第四十六章 忏悔的跪拜

红泪 野土 2344 2014-08-29 20:25:20

  陈楠怎么着就是想不明白,心里拧成一个扣。

为什么?究竟为了什么?为什么自己这么痴情、真爱付出,却得来只是柳春生那平淡的一笑?难道他不爱我?陈楠痛苦的想着这个尖锐的问

题。她迷恋着柳春生,是柳春生的善良、是柳春生的高尚品德深深地吸引着陈楠那颗很幼稚的心;陈楠只顾着掉进了无垠的爱河里,可她从来

就没有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这残酷的爱情会给自己带来无垠的痛伤。爱的付出却没有了结果。

人世间最伤人的东西莫过于爱情了;失败的爱情能折磨你一辈子不得安生;一生一世的煎熬;爱情,使你变得丧失理智的癫狂。

所以,陈楠只顾着对爱情的付出,她根本就不去耐心的想一想爱情的复杂、爱情的责任、、、、、、

陈楠虽然在心里做好了心理准备---宁愿给柳春生做小三儿,宁愿为柳春生付出一切的真感情。可是,她忽略了对方对她的这份爱的付出能不

能接受;是否她没有去想过对方爱不爱她?

虽然,柳春生无微不至地关心着陈楠、关心着她的这个令人同情可怜的家;可是,柳春生的出发点并非是爱上了陈楠。

柳春生对谁都会有一份真诚的热情,他愿意去帮助别人,他想做一个当代的**!所以,不论柳春生遇到谁,只要有困难,他都会伸出一双

热情之手去帮助人。

正因如此,陈楠误以为柳春生对自己的关爱是爱的付出!

是的,没有错。柳春生是在奉献着他的爱;可柳春生奉献的爱和爱情一点关系都没有。柳春生的爱,是他对人性伦理道德的爱的付出,只因柳

春生生来就有一个助人为乐的坚韧性格,他是个道德高尚的人,很有修养的人,所以他才会在人们的心目中留下令人赞美的口碑。

陈楠深感自己的心里无垠的伤痛,她感觉自己有一肚子的委屈无从去诉说,于是,她径直奔向了妈妈的坟头上。

陈楠扑在妈妈的坟前,将自己心里的痛苦诉说给妈妈听:“妈妈,女儿好想你、、、、、、”陈楠的眼泪抑制不住地犹如浑浊的洪水决了堤。

“妈妈,女儿的心实在太痛了、、、、、妈妈,能不能告诉女儿为什么、为什么我付出的爱、却得不到爱的回报、、、、、、”陈楠拍打着

妈妈的坟上,伤心地哭着。

“妈妈,妈妈,你倒是和女儿说句话呀、、、、、、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理我,啊?、、、、、、”陈楠跪在妈妈的坟前一下一下地给

妈妈叩着头。

陈楠哭着、喊着、悲痛着,伤心着;她贴在了妈妈的坟头上,慢慢地伴近了梦里、、、、、、

那是个金秋时节,金黄的谷子笑的弯下了腰,远远望去,一片片的谷子地就像给大地镶上了一层金。

蝈蝈在田野里欢快地唱着动听的乐章,蝴蝶在山坡上翩翩起舞,野酸枣红红片片,衬托在油绿的叶片里,苹果映红了半山坡;蓝天上,一朵

朵的白云在追赶着太阳。秋高气爽,这个秋天显得无比的爽朗。

还不到六周岁的陈楠,和爸爸妈妈一起来到了田间。

爸爸妈妈见这丰收的谷子喜出望外,他们满怀着希望在收获着田里的金黄的谷子。

小陈楠自己在玩耍着,她去了田间地头扑捉着正在鸣唱着的蝈蝈。

蝈蝈听到了异常的动静,它让小陈楠给吓到了,停歇下了那响亮的歌唱。

陈楠在天真地寻觅着蝈蝈,她轻轻地探望着草丛里的蝈蝈。

妈妈擦了一把汗水,喜笑盈盈地回过头来看了看自己可爱的宝宝。

“楠楠,妈妈说小心着点 、、、、、、楠楠,妈妈说你渴了没。”母爱的关怀,缠绵的牵挂,真令人幸福无比。

“妈妈。我在捉蝈蝈。她为啥怎么就不唱了呢?”陈楠天真地问着妈妈。

“蝈蝈害怕了你,所以它才不敢出声。”说着,妈妈陪着爸爸又在收割着金黄的谷子。

一双蝴蝶在陈楠的眼前翩翩起舞,它们恋恋双飞,上上下下地追舞着;追随着属于它们的爱恋。

陈楠,被这一双爱恋的蝴蝶穿越到了她那如花似玉豆蔻年华的岁月里 、、、、、、

陈楠踩在柔软的沙滩上,她独自一人来到了海边,一副忧伤面孔,遥望着远方的海。

海浪,此起彼伏,一浪接着一浪向海岸上涌来,拍打着海岸发出‘哗、哗、哗。”的声音。

此刻,陈楠的心就像海里的浪涛,难以平静;她思念着柳春生,她渴望着柳春生在她这孤独的时刻能够陪在她的身边;她想着想着,就听见了

柳春生那可亲熟悉的呼唤声。

“楠楠,我来了,我来了、、、、、、”

陈楠回眸相望,只见柳春生飞快地向自己这边跑来。陈楠激动万分,满怀的忧伤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她那忧伤的脸上绽开了无限喜悦的

笑容。

陈楠疯狂般向柳春生的面前冲了过去。

柳春生将陈楠紧紧地抱在怀里,他抱着陈楠在柔软的沙滩上向海边奔来,柳春生抱着陈楠,站在海岸上,向着大海高声的呼唤:

“大海呀,我、爱、你、、、、、、”于是,柳春生在陈楠那绽开的脸上亲亲地深吻着。“楠楠,我爱你,我爱你。永不把你放弃。”

陈楠激动的泪花一下子夺目汹涌奔流。她哭了,她太激动了;她感觉温偎在柳春生的怀里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咸咸涩涩,苦苦酸酸的泪水流进了她的嘴角里,此刻,她感到这眼泪无比的甜。

“春生,我更爱你、、、、、、、”陈楠显得无比的柔情。

海岸上,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他们相吻着,紧紧地拥在一起。

陈楠恨不得让宇宙停歇,永远沉浸在这无垠的幸福时刻里。

陈楠想着想着,突然,来了一帮人,只见一个霸气十足的女人,凶巴巴的样子远远处就指着她的鼻子大声吼道:

“你个小贱人,骚货,快把我的男人放开。”那凶女人快步向陈楠冲了过来。大声说道:“哥几个,上。快把你大哥从小贱人的怀里给我夺回

来,我多给你钱。”

于是,几个身上雕龙刻凤的小伙子硬生生地将柳春生从陈楠的怀里给抢了出来。

柳春生的手伸向了陈楠,陈楠恋恋不舍地去抓柳春生的手,可是,怎么着也抓不到,抓不到呀、、、、、、、

陈楠痛不欲生,感觉自己太薄弱了,她不舍得离开柳春生。她呼喊着柳春生的名字:

“春生,春生,我爱你到永远,爱你到永远、、、、、、、”

这时,一只凶猛的狗向陈楠扑来。陈楠惊慌失措,感觉自己无处可逃,唯一的依靠,却被人给抢走了。

陈楠在惊愕中痛哭不止,她瞪着一双泪眼,见自己依然趴在妈妈的坟头前。她‘啊’的一声惊叫,方知自己刚刚做了一场可怕的恶梦。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 十三时

野 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