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红泪

第二十六章 丧事

红泪 野土 1191 2014-06-30 09:45:43

  二孬的母亲去世了。

在医院里住了很多天,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在临走的那一刻,老人怎么也没能合上眼,老人依然担心着二孬,担心着家里的事。

二孬的母亲这一辈子就是不省心,生养了一大帮孩子长大了就是这么的别别扭扭;她的孩子兄弟姐妹们之间就是不和气,虽然说不经常打

打闹闹,但总是阳和阴不和的别着劲。

原因都怪老人惹的祸,要不是老人给那几个有家口的儿子要钱花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掏钱的主总会这样想。

可是人呀,你想没想过,赡养老人是你做儿女的应尽的责任,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有什么怨气呀?难道说你就没有老大那一天吗?难道

说你就没有二和女吗?

没有老人给你生命,你有什么理由能来到人世间。为自己好好想想吧。

二孬不舍得母亲离去,他和母亲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心里清楚得很,他知道母亲为什么合不上眼;是母亲的牵挂。

二孬还没有成家,失去了母亲的日子他会很孤单,没有依靠。

所以,二孬趴在母亲的棺材上痛哭不止。他的心无形的痛,心酸的泪水洒落在母亲的棺材上面浸湿了一大片。

唢呐声吹吹打打,那曲调让人心酸。

这时候,二孬大哥和弟弟打了起来。

“妈也养了你,凭什么你少花钱。”

二孬大哥没个好模样,一脸的怨气。

“亏你说得出口,你大校长当着,给妈治病你一分钱都不舍得多掏。你是老大,你做表率。”

二孬的弟弟也不示弱,梗着脖子强词夺理。

“你好?大买卖做着更是给钱叫爹。咱妈治病的钱大多都是二孬管春生接的。妈就这一回,这么点钱你还计较。”

二孬大哥鼻子不是个鼻子,脸不是个脸的争辩着。

“我计较,你不计较来跟我较的是啥劲。二哥管春生借钱春生是理所当然应该帮忙的,他家的地里活,二哥可没给少干。”

二孬弟弟满脸的怨气,叉着腰和哥哥正着理。

“啧啧啧。真不嫌丢人。”

“咳。太没水平了。”

“嗨,老太太怎么生出这么两个畜生,丢死人了。”

、、、、、

人群里,偷偷地私下里议论纷纷。

二孬的心里很是不舒服,见到哥哥和弟弟的吵架就有一肚子的火气。

“你、你、你们丢、丢不、丢人?啊?”二闹哭眼抹泪地训斥着:“咱、咱、咱妈、就、就、就要入、入,入土了,不、不、不嫌磕碜。”

二孬气得脸色铁青,真恨不得将他们赶了出去。毕竟今天是母亲送葬的日子,他可能会那样的胡来。他转身又回到母亲的棺材头前,跪在了

地上,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来。

他一边哭,一边拍打着母亲的棺材,诉说着衷肠;那话语虽然的不利索,但给人一种凄凄凉凉的感觉。

经过大家的劝解,口舌战争算是结束了。

出殡的队伍拉得很长,一领引魂帆牵引着艰辛一辈子的老人的魂魄去了极乐世界。

老人所说入土为安,可她那依依恋恋影子断不了映现在二孬的眼前。

母亲临危的那一刻,有多少个放心不下;又有多少个依依恋恋的牵挂呀。

二孬的哭泣声惊动着这天地;二孬的哭泣声催人泪下。

老人就这么的恋恋不舍地走了。

二孬的心酸酸的痛。

他想象不出来自己的日后生活该是个什么样子,他的寄托,他的依靠在那里。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九时

野 土

亲们---要是有同感---别忘了多多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