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红泪

第十九章 亲情的仇恨 (一)

红泪 野土 1532 2014-06-14 18:21:19

  柳帅恨得咬牙切齿。

他恨柳春生不该来管这个闲事。

虽然他没吃亏,没受到委屈。可在心里对柳春生的这一举动恨之入骨。

好在早已买通了市场派出所的所长王万发,不然,像今天的这种事情,他柳帅非去守法不可;好在王所长把这个事情给压了下来。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其实,王万发就好这口;谁要是逢年过节的给他提上几瓶好酒,买上几条好烟,在市场里的麻烦事一切都好解决了;所以,每当柳窃们

进入了农贸市场,必须都先给王万发‘进贡’。可柳帅也不例外。

今天,柳帅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王万发也不是没有责任。

“别总给我惹麻烦,办事情一定要有把握。时间长了,我也不好说话。”王万发一本假正经的样子批评着。

“诶诶。是是。我一定改,一定改。”柳帅点头哈腰, 柳帅在心里无垠的感激。

王万发就这么草率地将柳帅给放了。

临行前,柳帅见办公室里没别的人,贼眼溜溜,四下里张望一番。拿出了二百元钱塞进了王万发的衣袋里。

“小意思。日后定会报答。”柳帅递给了王万发一盒355牌儿的香烟,又递上一根香烟。“抽着抽着,王爷爷。”柳帅嘴咧瓢似的陪起笑脸。

“你这孩子,就会看事。”王万发拍了拍柳帅的肩头,接着说:“别看你人小,可比你老爷大方,懂事。比你老爷看事儿宽。”

不就是这二百元钱的事吗,不然怎么会使得他王万发如此的夸赞呢;看来呀,还真得说金钱的魅力真大。

“屁。他柳春生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以后了他少管我的闲事。回去了我和我爷爷一说,非给他的家平了不可。”柳帅满脸的抱怨。

“也是,你老爷这个人哪就爱管别人的闲事。说心里话,那些年,他柳春生求我给他办啥事我都认真去办,可到头来那、、、他就是个铁公

鸡,两眼一眯,一码的黑。现在人家腰杆子粗了,他可没少求着我。”王万发有些感慨。

“爷。不怕,我替你出这口恶气。”柳帅一脸傲气的样子。“爷,你就等着好戏看吧。”

王万发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地笑了笑。那眼神里有一种鄙夷的光。

柳帅当然不是个傻子,他的眼睛也不瞎。也能领悟出那眼神里的内容。

天上的太阳火辣辣的热。

柳帅从市场派出所出来,顶着毒热的阳光,骑着爷爷给买的三地自行车发疯似的蹬着。

柳春中正在家里吃着午饭,一见自己的宝贝孙子乐得嘴咧的跟瓢似的;柳春中是个重男轻女的主,尽管柳帅不给家里人争气,可他柳春中

仍然视为柳帅是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是他的希望,是他的骄傲;总而言之,他认为后继有人了。有了能续香火的人。他在心里很庆幸:哼。他

们再有钱,也是白搭。我好歹有个孙子,不像他们,一窝一窝的都是个丫头片子。柳春中有些得意。

柳春中是柳大能耐的大儿子,老二叫柳春国,老三叫柳春好,老四叫柳春运,老五就是柳春生了。

说来也怪,这老哥五个唯独他柳春中有个儿子,所以才有了个这么个不争气的孙子。其他家的娘儿们生了都是女孩。所以,柳春中为自己

有个孙子是无比的自豪。

柳帅还没等进屋,就先是哭上了。

“爷爷,爷爷。'柳帅那伤心的样子让柳春中看在眼里好不心疼。

“诶诶。我的宝贝孙孙怎么啦。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也不瞧瞧咱们的家势。”

柳春中饭都吃不下去了,将碗筷往桌子一扔,凶巴巴的样子,说:“谁他妈的敢惹咱。”

柳帅委屈的样子扑在爷爷的怀里。

“爷。咱惹不起呀。人家可是有钱有势的主。”柳帅哭得更加伤心。

柳春中听着孙子的委屈哭声,他的心如刀割一样的疼。一股无名怒火,一下子袭上了心头。

“**。我饶不了他,快说,谁,谁有这大胆子。”柳春中摔盆砸碗怒气冲天。“我找他算账去。告诉爷爷。”

“哼。我老爷今天在集市上打我。”

“反了他了。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爷爷一定给你出这口恶气。”

柳春中也不过问事情的原尾,劈头盖脸的一通闹腾。

“这还了得,我可不能惯着他这个臭毛病。敢打我孙子,我踏平了他的家。”

柳帅在心里偷偷地乐。

心想,这下可有好戏看喽。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 下午 五时三十分

野 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