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红泪

第二十五章 警魂---国徽的尊严

红泪 野土 1141 2014-06-27 09:10:32

  看守所,高墙深院。

刘峰终于落网,他做在审讯室里,一副很逍遥的样子满不在乎。

他在心中暗想:抓住了我又能怎样,到时候还不是照样给我乖乖的放了。他满心的胸有成竹,很是得意。傲慢的眼神巡视着四周。

那铁门“咣当”一声被打开,刘峰虽然满不在乎的样子竟然心里也抖了一下。

手铐铐在刘峰的手腕上,蹭蹭锃亮,反射的光线有些耀眼。

“坐下。”

一位警察走到刘峰的眼前,面带威严,将刘峰锁在审讯椅上。

“性别?”

审讯开始。

刘峰听到询问声不作回答。

“性别?”

再一次的审讯。

“你们眼瞎咋的,摆在你们面前认不清公母。”

刘峰一副傲气的样子表露出很是烦躁。

“啪。”

站在刘峰身旁的警察上去就是一嘴巴。

这一耳光,打得刘峰脸上辣辣的热,脑袋嗡嗡作响。

“认真回答。”那警察又是一拳头。

审讯继续。

“性别?”

“男的。”刘峰满脸的不服气,回答的语气夹杂着生硬。

“年龄?”

“十九岁。”

“籍贯?”

“没有工作,辍学,没在那个机关部门呆过。”

审讯的警察一听刘峰的回答竟然笑了。

“我在问你籍贯,不是机关。请听清楚。”

“我不懂啥叫籍贯。”刘峰扭了扭脖子有些牵强。

多么可怕的回答呀;最基本的人生存的所在地的术语都回答不上来,真令人深思。

知识是宝贵的财富!

刘峰的墨水是白喝了。

刘峰的回答气得审讯的警察哭笑不得。

“籍贯就是你的生存所在地。”

“啊。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刘峰瞪大了眼珠,一下恍然大悟。

“籍贯?”

还没等刘峰回答,审讯室的电话铃声响起来。

接听。

“是审讯是吗?”

“是的。您哪位?”

“你是哪位?”

电话的另一端的语气很是生硬。

“哦哦,对不起,局长啊。我才听出您的声音。”

审讯员赶忙陪上笑声。

“你是哪位?”生硬的语气依然不减那种霸气。

“我周国权。”

“我命令你们立刻终止审讯,请转告杨所长立刻放了刘峰,他是我的亲外甥。”

“葛局长,刘峰可是个要犯,我们掌握了他的很多盗窃抢夺的铁证。”

“费什么话,出事了我顶着。”

“咣当”一下对方挂断了电话。

“局长又能怎么样,王子犯法还与民同罪呢。”

周国权小声私语着,满腹的怨气。

杨汉忠满心的为难,左右不得。他沉思了许久,最终还是坚持立了案。

刘峰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必须承担自己犯下罪行的责任。

法律的公平,国徽的尊严都必须是每一个公民认可的事实。

这边刚刚忙完刘峰的案件,医院的那边有人报了警。

柳东奎紧握着手里的菜刀,像只疯狗一样冲进了医院里。他在不停的愤恨怒骂着:

“柳春生,你他妈的在哪儿?我弄死你。”

众人人心惶惶,吓得赶忙躲闪。

柳东奎挥舞着菜刀,一间病房一间病房地寻找着柳春生。此刻,他的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想替儿子报仇,杀死柳春生。

医院走廊里的人们被柳东奎凶狠的举动吓得心惊肉跳,赶忙的躲闪。

很快,响起了警笛声。

柳东奎惊险的一幕被警察们奋勇的制止住。

柳东奎等待的只有法律的制裁。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 上午 九时

野 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