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红泪

第六章 好兄弟有难

红泪 野土 1499 2014-06-01 19:06:16

  第六章

好兄的有难

柳春生的心里一直很疑惑。

他见王牛那窝囊样,有话说不出口,他就想到了问题的重要性,所以,不敢在往下追问了。

“别在怄气了,把自己家的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柳春生赋有领导的姿态在劝说着:“生气不如争气。莺,做饭去,表哥还饿着肚子那。”

柳莺有些腼腆,在心里直后悔当初自己不该移情别恋。

可柳莺的确没有想到柳春生能有今天的变化与辉煌;当时,柳春生家里五个大小伙子挤在一个院落里生存。一大家子的人显得很是热闹。

柳大能耐家里的日子很是紧张,几个儿子那个都要娶媳妇盖房子。何况柳大能耐本来就没多大的能耐,只不过大家都这么的叫着。也犯愁啊。

所以,不但柳莺打了退堂鼓;就是柳莺势利眼的爹也不肯答应将女儿嫁给这样负担很重的家庭。

柳莺有些走神儿,她在想着自己后悔的事;至于柳春生刚刚说过的话她全然没听进耳朵里。她就那么傻呆呆地站着,就像脚下生根似的。

“做饭去。”王牛大声怒吼。

此刻,王牛感到自己有了主心骨;有了实足的底气。

柳莺吓了一跳,身体一哆嗦回过神儿来。

手机,铃声;《好人一生平安》。接听。

“坏蛋,你还有家没?快回家,有急事。爸让你立马回来。”赵丽丽满口的东北口吻。

“耶是。请老婆大人放心,马上回家。我在大牛家,领导尽管放心。”柳春生幽默的笑声惹得对方咯咯咯地乐。

柳莺真的要另眼看待柳春生了,她后悔莫及。

此刻,柳莺感觉心里酸酸的痛;像是有很多的委屈。

“莺,牛。家里有事,我得回去了。听表哥的话,要争气,别生气。你们的担子可不轻啊。有难处了吱一声。”柳春生拍了拍王牛的脑门儿。

二孬堵在了柳春生家的大门口,他不好意思进去。

柳春生的车灯光一闪,照在了二孬那付脸愁容的脸上。

不用说,一定是春生回来。二孬在心里这样想着。因为唯独村里边只有柳春生有这辆轿车。二孬寻思着。

柳春生看到二孬站在他家的门口,停下了车。走到二孬的跟前,拍拍二孬的脑门儿。

“呦,孬兄弟。有、有、有事呀。”柳春生故意逗着二孬。

“都、都、都愁、愁、愁死,死了。”二孬打十几岁说话就结巴。他越是着急,话说得越是不利索了。

“啥、啥,啥事把你愁成这付熊样。”柳春生故意学着二孬。

“我、我,我妈,病、病,病了。很、很,很重。”二孬哭丧着脸。

“去医院了吗?”柳春生正经起来。

“在、在、在,在医院哪。钱、钱、钱不,不、不够用了。”二孬满脸的怨气。“哼。他、他,他们就,就、就一人,拿、拿,三千。”

“用多少,说话。”柳春生一副很大气的样子。

“五、五千。”二孬说话间,眼角里挤出几滴眼泪。

“没问题。够用吗。”

“不、不,不够,再、再,再说。”

其实,柳春生和二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特好;都是同龄人,又是从小光着腚一起长大的好伙伴。

二孬要比柳春生晚出生三个月,四十出头的人了到现在还在打着单身。

二孬兄弟姐妹五个,大哥是镇高中的教师,弟弟在市里开饭店;要说给老人治病的花费不是个问题,可是,哥哥弟弟们都当不起老婆的家。

无奈,每人只能拿出三千块钱;两个妹妹一人出了两千。算是应付着老人治病的开销。

二孬一直跟母亲生活在一起,他父亲去世得早;二孬二十几岁爹就闭眼了。母亲就这么的一直守着寡。

平日里,柳春生家里的农活大多都又二孬来帮忙料理;虽然柳春生亏不着二孬,总是时常给二孬千八百的。二孬在心里很是感激。

眼下,二孬家里有事了;柳春生自然一马当先要帮忙的,本来他就是个很热心肠的人,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柳春生看待别人的事就当是自己的事情认认真真的去办,有求必应。

二孬别无选择,只要是有困难了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柳春生了。

所以,二孬只好找柳春生来帮忙。

二孬虽然是个很粗心的人,可是眼下母亲躺在医院里,他很担心母亲的病情。他害怕失去母亲,他担心着母亲能不能过了这一关。

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 傍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