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红泪

第五章 偶遇恋故人

红泪 野土 2965 2014-05-29 22:48:20

  柳春生很是心急。

厂长马兴奎打来了电话,通知他马上回厂里。

柳春生不忍心丢下陈楠和老人就这么的走了,他在住院部交足了医疗费转身回到陈楠和老人的身边。

“小妹妹,不好意思,厂子里有急事去办理。有事请给我打电话。”柳春生递给陈楠一张名片,转身向病房门外走去。

陈楠来不及细看名片,只是扫了一眼。眼前明光闪闪着---柳春生总经理的字样。

此刻,陈楠在心里感激不尽,满嘴里的谢字不断,她望着柳春生的背影既熟悉而又陌生,她的直觉告诉自己--柳春生是个很有

道德修养的人,是她生活里永远忘不掉的人。

“感谢你,柳经理。我叫陈楠。”陈楠挥舞着手里的名片,眼角里挂满感激的泪花。她深感有种目送千里不觉远的感觉。

柳春生笑容可掬的样子,向陈楠挥了挥手,驾驶着车驶出了医院的大门外。

佳佳食品责任有限股份公司的职工们,仨一伙,五一群,一各个都很高兴的样子向会议大厅走来。每一个职工都渴望着这个会

议的召开。

其实,佳佳公司由办厂到现在还是破天荒头一回召开这样的会议----

佳佳公司原始是个小作坊;改革的春风促使马兴奎和柳春生两个要好的朋友办起来佳佳食品厂,仅仅十来年的苦心经营,收购

了国营企业---燕山食品厂。

可眼下的辉煌,离不开职工们爱厂似家的功劳。所以,厂领导决定给职工们三天的旅游假日。这不,今天传达决定会议。

讲习台上,马兴奎和柳春生等几位主要领导人都一一做了讲话。

、、、、、、

傍晚,柳春生下班驾车正准备向医院驶去。这时,手机里响起了《好人一生平安》的铃声。他看了一下来电显,满以为是陈楠

打来的电话,可惜不是。

“坏蛋,你还知道有家不?爸让你快回来,有重要的事。”

柳春生接听的电话原来是妻子赵丽丽打来的。

“遵命,老婆大人。马上回家,放心吧老婆大人。”柳春生笑着。

前面,幸福村的村外,一男一女撕扯着。

柳春生看在眼里,加快了车速,他要管这个闲事;他就是个爱管闲事这么个人。

很快,车驶到了那两个人的眼前。近前,两张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柳春生的眼前。

“大牛,柳莺。你们干什么。”柳春生停下了车,向王牛走来。“不怕人笑话,打什么架呀,不好好过日子。”

王牛很委屈的样子扑到柳春生的怀里哭了起来。

“表哥,我对不起你、、、、、、丢死人了,我活着都不如死了好受、、、、、、”王牛的心就像撕扯成碎片痛苦到了极点

“有事家里说去。半路上打打闹闹多不好啊,走,回家去。”柳春生硬是给两个人推上了车。

王牛家,三间陈旧的土平房。

大宝和二宝王牛的儿子。

大宝二十出头了,躺在炕上生着闷气。

二宝十来岁,在认真做着作业。

柳春生将车子停在了王牛家的门口。

王牛和柳莺都拉着个脸,一句话都不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柳春生问。

“咳。”王牛长长叹了一口气,抱着脑袋沉浸在痛苦之中、、、、、、

柳莺的娘家和柳春生家住在斜对门儿;想当年柳春生和柳莺他们还是一对恋人;王牛是柳春生姑表弟。

王牛的出现,勾走了柳莺的魂。

柳莺是个对情感立场不坚定的女人。

柳莺和王牛婚后,总是挑剔王牛没本事;勉勉强强凑合着过着。王牛总是忍让着柳莺,心想:成个家不容易。

最近一两年,柳莺迷上了打麻将,好赌成瘾。

那天,柳莺的手气背得很,一路气输了好几百。

柳莺垂头丧气,不甘认输、、、、、、

碰巧,王二麻子家的小卖店来了几个玩牌九的赌客。

柳莺在一旁看着别人赢了钱有些眼红,心里寻思着自己的赌运点子不能总背。她在心里希望自己有个好手气,

于是,也加入进来。

还不到十几分钟,柳莺将王牛做苦力用汗水换来的一千八百块钱输了个精光。她的眼珠子都红了,不甘心,不

服输。

可眼下想翻本手里却没了赌本,柳莺看了一眼王二麻子,想从王二麻子哪里借高利再赌。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王二麻子一眼看透了柳莺的心思,拿来五千块钱递在柳莺的手里。

“不够用再给你拿,先玩着。期限十天。”王二麻子xxx的眼光盯在柳莺的身上某一个部位。他拍了拍柳莺的

肩头,说:“玩吧。”

柳莺如饥似渴的样子接过钱又去决一死战。

可是,柳莺哪里知道赌局在作弊;可怜的柳莺呀,你真的输晕了头。

还不到放几个臭屁臭味还没有散净的功夫,柳莺手里的钱一扫而光。她的心咯噔咯噔的沉。

柳莺眼窝里转吧着泪离开了赌场。

柳莺很担心也很害怕输钱这档子的事让王牛知道。

这几天有些反常,再也不和王牛唧唧歪歪了;尽量给王牛做一些好菜饭吃,时不时的讨好王牛。

王牛的心里就有种解不开的迷。

一晃,十天的期限已到。

王二麻子熬不住了,这些天也不见柳莺出现在他家的小卖店了。所以,他必须来追债了。

柳莺一见王二麻子讨债登上门来,她的心里直发抖,感觉满身长满了鸡皮疙瘩。她害怕王二麻子来讨债,家里没钱。

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柳莺让王牛宠得不成各样;本来家里就不怎么富裕,就靠王牛打工挣几个血汗钱度日;柳莺懒得地里的

活都不肯去干。所以,想向谁家借钱都是件很困难的事。

“王牛媳妇,十天期限到了,还钱吧。”王二麻子见到柳莺就追债。

“二叔,在宽限我几天吧。家里最近不方便。”柳莺陪起笑脸,心里直突突。

“说啥?”王二麻子的脸一沉,没个好颜色。“宽限,不可能。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连本带利,你就给我六千。”

“二叔,求求您啦。宽限宽限我吧,来钱了,一定还您。”柳莺哭了。

“好。你不给,我去找大牛要去。正好我看见他去你家地里了。”王二麻子转身要走。

“别别别,二叔,这事千万别让牛知道,不然这日子没得过了。”柳莺眼含滴泪跪在了王二麻子跟前。

“来这套没用,欠债还钱,是古来的规矩。行了,我不给你要,去找大牛。”王二麻子的脸阴得铁青。

柳莺上前抱住王二麻子的大腿。“二叔,有事好好商量。您老别生气,到屋里坐坐。”柳莺硬拉着王二麻子进了屋中。

柳莺赶忙给王二麻子找烟点烟。

“王牛媳妇,屋里没别人说话,你有值钱的东西可以抵债。”

“没有。二叔,真的没有。”

“你有,在你身上带着。”

柳莺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上,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一无所有。“二叔,我身上真的没有值钱的东西。”

“我说有就有,就怕你不舍得给我。”王二麻子有了笑容,xx的目光看了一眼柳莺的裤裆。

柳莺一下子恍然大悟,羞红了脸。

“要啥都行,这个可不能给。”

“那好啊,还钱。没得商量。要不我就去找大牛。”王二麻子抓住了柳莺的心里。

“二叔,求求您别为难我了好不好呀。我会加倍偿还的。”

“没得商量,走了。”

柳莺咬了咬嘴唇,把心一横。说:“给你倒行,有个条件。”

“行。啥条件都行。”王二麻子瞪着笑眯眯的眼睛。“你说。”

“以前的帐全免了,再给我五千。答应了,就妥。”

“行。这不是个事儿。”

王牛生了一肚子的气;他今天放了一天的假,去地里一看,草比苗都高;地里荒的霸道。满以为自己在外边挣钱,地里的活交

给柳莺来照看,可没想到柳莺会让自己这么的不放心。一路上气呼呼地回到家里。

柳莺在家里和王二麻子好在了一起。

王牛刚刚走进院里,听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呻吟声。他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屋里。眼前,王二麻子和柳莺滚在一起。王牛气的火

冒三丈,恨不得一刀捅了这一对狗男女。

“起来,都xx的给我起来。”王牛怒气冲天。

柳莺吓得魂都快飞了。

王二麻子慌忙地爬了起来,紧张的心快跳出来嗓子外边。

王二麻子和柳莺都扑通一下子给王牛跪下了。

“大侄子,我、我不是人、、、、、、”王二麻子磕头如捣蒜。

王牛上前给了柳莺一记响亮的耳光,他又握紧了拳头,恨恨地揍了王二麻子。

“滚,滚犊子。”王牛又踹了王二麻子几脚。

王二麻子吓得魂飞四散,顺势逃之夭夭了。

王牛想到这里,抱着个脑袋说了句“丢死人了。”

此刻,王牛活着比死还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