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世狂妃倾天下

第十九章 萤

傲世狂妃倾天下 広蒊 1966 2016-07-29 20:59:05

    “郡主,再过几日便是您的生辰了呢。”  

  木苏有些愣神的看着激动的羌舞,生辰?这个名词对于她而言委实陌生了些。  

  “咦,郡主莫不是忘了?听说过两天大少爷也要回来了,想必是为了来与您度过生辰顺带也为您考虑考虑婚事了。”  

  “诶,我不是才与洵王解除了婚约吗?怎么又考虑?”  

  “可是呀,郡主您都要成大姑娘,您早晚要和大小姐一样嫁人的,今年好像大小姐也会回府呢。”  

  木苏知道这洛王府里的大小姐,也就是净月郡主,是当年的第一美人,还有就是,这位大小姐,同她是一母所生,也就是,她真正的姐姐,而那位大哥,似乎是洛王一次醉酒之后与一名侍女生下的孩子,那名侍女从头到尾也没能得个名份,大哥也是以养子的名义留在了洛王府。  

  “羌舞,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少爷啊,其实大少爷是个很温柔的人呢,虽然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我知道,大少爷是很温柔的,不像二小姐那种假装出来的温柔...”  

  木苏见羌舞说到一半有掩了唇,四处张望着,她有些好笑的将羌舞的手拿下来,说:“有什么就直接说,我的人,不用遮遮掩掩。”  

  “嗯,其实是这样的,以前的时候羌舞只是个外院丫头,那时候刚被买进来,便时常瞧见二小姐一个人来您的院中,那样的冷血,与素日里的模样差距甚大,倒是多亏了大少爷,若不是大少爷,我又怎么能来到院子里,不过,其实我有个问题疑惑很久了,为何郡主您身上的伤痕会自行愈合?”  

  木苏诧异的看了眼自己的手掌,说:“羌舞你说,我的伤口会自行愈合?”  

  “郡主不知道吗?那时我也给您吓着了其实,当时我刚被调进来,二小姐当时直接将我弄昏了,然后又来打您,可是那天夜里我终于醒来的时候,慌慌忙忙的想去给您上药时,却发现您的伤口在发光,还在慢慢的愈合,后来我守了一夜,第二天醒来发现,您又像是没受过伤一样。”  

  木苏挑挑眉,将头上的发钗一取,直接往手上重重的划了一道,伤口却并无任何异常,莫非是要隔些时间?  

  这样想着,木苏就没有管伤口,一个时辰后,伤口仍旧没有复原,她有些狐疑的看向羌舞,羌舞立刻说道:“郡主我说的是真的,我原先每次夜间里来偷偷看您的时候您身上的伤都会好。”  

  “你每次来都是夜间?”  

  羌舞想了想,十分笃定的点点头,说:“是的,都是夜深人静之时。”  

  “那我大概知道了,帮我把那边那个木箱拿过来。”  

  木苏在伤口上敷了些药过后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当时只是说了句让洵王自己敷药,然而却并没有把药给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洵王要顶着熊猫眼过个两三天她就好高兴?  

  “羌舞,这些天除了我生辰将至应该也没其他事了吧?”  

  羌舞想了想,这才点头说:“至少今天应该是不会有事了,怎么了?”  

  木苏满意的点点头,说:“这样,羌舞你先穿着我的衣服给我顶过今天,我要出去一趟,今天晚上可能回来,也可能不回来,就这样,我走啦~”  

  说完,不等羌舞反应过来直接丢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给羌舞木苏就立刻翻墙离开了。  

  羌舞:“......”  

  其实她刚才在房中就看到了,自那日之后,王衍有足足一周没有来找过她了,今天这才留下书信让她去十里亭一见。  

  “小苏,你终于来了,我和萤都等你好久了。”  

  木苏扫了眼十里亭,说:“这里,不是只有你一人吗?”  

  王衍听见木苏的话,笑容霎时僵在了脸上,他指着旁边的空气说:“萤就站在这里啊,小苏你,看不见了吗?”  

  木苏茫然的看着那团空气摇了摇头。  

  “苏的灵魂不完整,如今看不见我了,也不奇怪。”  

  木苏只能看见王衍一个人,但是此刻她却能听见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在耳畔落下。  

  “阿衍,我虽然看不见萤,但是,我能听见他的声音。”  

  “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衍看向身旁那个一身浅绿长裙的女子,那女子飞到木苏身旁,闻了闻,说:“苏,去那边树下,我有事想问问你,衍,你能否,在这里等等。”  

  王衍有些心慌的问道:“萤,到底怎么回事?”  

  萤摇了摇头,说:“无事,我只是有话想问问苏,放心吧。”  

  说罢,飞身去到那边的树下,木苏也快步跑到了树下,她疑惑的问道:“你,不是人?”  

  “嗯,我是一只魅,你不是原本的苏,尽管从外表看上去你与苏是同一人,但你们的灵魂并不相同,从前的苏是多出了两缕魄,而你却是少了两缕魄,怪不得你看不见我,可否告诉我,你是谁,与苏又是何关系?”  

  木苏愣了一瞬,她本以为自己这样已是不可思议的了,没想到,魅这种生物竟然真的会存在,她以前也只是在《鬼部》中有看到过关于魅的字眼,具体解释,却没有更清晰的了,一直以为只会存于书中的东西突然具象化了,木苏表示自己的小心脏简直。  

  “其实,我们大概是差不多的吧,我是异世之魂,死后不知为何来到了这里,不过,奇怪的是,我和这人的名字是相同的,我也叫木苏,我们的死亡之时,亦是相同的,或许,我和这个躯体原本的灵魂是有着一定的联系的吧。”  

  萤听了木苏这番话,默了许久,似乎想起了什么,才低声道:“原来是这样。”  

  “苏,我有办法可以将你那两缕魄寻回来,你的灵魂有些特殊,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能原本就是属于这里的,只是不知为何,被送去了异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