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世狂妃倾天下

第十八章 愤怒

傲世狂妃倾天下 広蒊 2163 2016-07-28 22:12:25

    “苏儿,你昨夜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父王很担心你。”  

  木苏有些无奈的笑笑,说:“不用担心,我昨天本是想早些回来的,但是您也知道我太久没回来了,什么都给忘记了,然后突然下起雨没办法我就随处找了个避雨的地方,等雨停的时候天色又晚了,没办法我就在外头留了一夜,说真的,洛王你不用担心我,我以前还没这么好的条件呢。”  

  “唉,父王知道你以前受了苦,只是,苏儿,你这样会引人非议的,你这不是才和洵王解除了婚约吗,只是,既然洵王不喜欢你,为何那日要派马车来?”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木苏也奇怪了许久,不过她也不在意就是了。  

  “谁知道啊,他们这种人做什么事都是由着自己的想法来的,不过我原本就不准备和他成亲来着,我不想和一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人成亲,就算当时洵王同意了,我也会拒绝的。”  

  “也罢,父王相信你,你昨夜未归,在外头想必也累了吧,先回去休息。”  

  木苏暖暖的笑了笑,说:“好,洛王,能有你这个父亲,镜花郡主,真的很幸运。”  

  洛王有些无奈的揉了揉木苏的头,说:“傻丫头,父王不对你好谁还能对你好,父王现在只盼着你能早些喊出那个称呼。”  

  木苏眸子暗了暗,不是她不尊敬洛王,只是活了两世,她却从来没有叫过别人父亲,好几次她都尝试着去叫这个名字,可是却无论如何都叫不出来。  

  “小苏!你终于回来了!”  

  木苏刚回了院子就看见王衍一身蓝袍十分悠闲地坐在那椅子上,拿着洵王刚刚喝过的杯子。  

  “阿衍,你怎么来了?额,那个,那个杯子…”  

  王衍听见木苏的话有些疑惑的举了举杯子,说:“怎么了?你是想说这茶凉了还是泡的人技术太差了?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木苏顿时就不高兴了,这茶是她亲手泡的,还敢嫌弃,算了,不告诉他了,让这两个基佬接吻去。  

  “啊,对了,小苏你昨天去了哪里啊,不是说好在宫门口等我的嘛,害我昨天等了你好久。”  

  木苏这才想起昨天承诺的事,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这个,昨天出了点状况,然后就,额,反正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之,昨天我是一直和啸待在一块儿的。”  

  王衍有些讶异的喝了口茶,说:“你已经见过啸哥了啊,不过真是太可惜了,昨天我本想带你去见萤的,啸哥也真是,居然不告诉我。”  

  “也不怪他,他也是昨天才见到我的,刚开始他还没认出我来呢。”  

  王衍诶了声,说:“怎么会,啸哥和你关系素来好,我都认出你来了,他怎么可能会认不出?”  

  木苏无奈的耸耸肩,谁知道呢,不过,怎么一直不见羌舞?  

  木苏这才突然惊觉,羌舞好像一直都没有出现!  

  她有些担心的唤了声:“羌舞!”  

  然而却没有人回应她,她垂了眸子,细细的感受起了周边的人。  

  洵王已经走了,这个院子里她可以保证除了她就只有王衍了,她先前回来就没看见羌舞了,她还以为羌舞是去了厨房,现在看来,并非如此,细说起来,这院子里的其他人呢,怎么也不见了?她就说她怎么觉得这院子里少了些气息,空荡荡的。  

  “阿衍,你有没有看见我这院子里的下人?”  

  王衍回想了一下,说:“昨儿下午来的时候还是在的,不过夜里的时候我回去了,留在这里的暗卫倒是传了口信来说院子里的下人都被带走了,好像是带去了那个什么夫人的院子。”  

  木苏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又是她们!她也该让她们好好明白一下,什么叫底线了!  

  “阿衍,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要是无事就在这儿坐一会儿,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王衍点点头,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许久没来王府玩了,我都快忘记这的路了,你去吧,不用在意我。”  

  木苏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快步去到了大夫人的院子里。  

  “你们这群贱婢,目无尊上,胆大妄为,竟然还敢让郡主独自在外面过夜!给我继续打!打到他们招了为止!”  

  木苏站在院外,却已经能听到院内大夫人的声音了,她直接一脚将门踹开,里面的动作也因为她突然的出现而停止了一瞬,那个手持着鞭子异常猖狂的婆子得了大夫人的眼神示意,刚想对张翼继续鞭刑时,木苏终于忍无可忍,从指尖飞出一根银针,直接取了那人性命。  

  她扶起跪在地上近乎昏迷的张翼,冷声道:“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的人。”  

  大夫人本就被突然倒在地上的婆子给吓了一跳,瞧见木苏这样冷的神色又被吓退了两步,但是她又想着,反正她是府中的夫人,府中中馈也一直由她掌管着,再一想到自己女儿刚才的惨样,又壮了胆子上前道:“妾身不过是在替郡主惩治恶奴罢了,没成想郡主却是如此生气,妾身在此赔不是了,只是,郡主彻夜不归,而且今天槿儿只是去了趟你的小院就成了那样,肯定是这群恶奴所为,妾身,也只是看不惯罢了。”  

  木苏没有理会大夫人的这些客套话,依旧是冷着声音道:“知道是贱妾就给本郡主闭嘴!本郡的人,你一个姬妾也配管!其他人呢。”  

  大夫人听着木苏如此直白的嘲讽,心中虽有怒意却什么也不敢说,只能在那边恨恨的看着木苏。  

  木苏见对方没有告诉她的意思,也懒得继续问,直接走到院子的柴房处,将带着锁的门一踹,果然,羌舞他们全部在里头,昏迷的昏迷,重伤的重伤。  

  如果说之前木苏只是有些愤怒,那么现在可以说,大夫人已经完全突破她的底线了。  

  她转过身,看大夫人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不过是一个小三,还敢如此猖狂,当真是都觉着她没脾气了?好欺负?  

  “孙映琦,我会让你知道,动我的人的后果,我不会动你,我要你看着,你两个女儿,是怎么死的。”  

  说她护短过头也好,冷血动物也好,她都不在意,只有一点,一旦一个人被她划分在她的人的界限中之后,谁都别想再动那个人,哪怕是一根汗毛也别想,否则,她会让对方,用一生来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