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世狂妃倾天下

第十六章 雷雨

傲世狂妃倾天下 広蒊 2346 2016-07-26 20:44:43

    “苏妹,这便是我所知道的一切了,如何,可有记起些什么?”  

  百里啸眼底带着几分希冀的看着木苏,木苏虽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说出了实话。  

  “抱歉,对于以前的事我已经记不得了,只是,啸,你为什么会对于这些事知晓的如此清楚?而且照你所说,以前我与你,并不十分熟络。”  

  百里啸默了一阵,这才说道:“因为我是年妃之子,也就是你的弑母仇人之子。”  

  “可是你也知道,年妃与我母亲关系素来好,我更想知道的是,年妃杀我母亲的原因是什么,我相信,真正的凶手并非年妃。”  

  木苏虽不是原本的镜花郡主,但是每每他们提及母亲时,她却能感受到,这由内而散发出的悲哀,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楚,木苏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受,所以,她也一直不能明白,她没有过什么很温暖的回忆,更不懂一般母女之间的感情,但是,她想,这或许和她对清雨的感情有些相似吧,因为只有她才知道,清雨的那份温柔,还有,那人在轻抚她的脑袋时,手心所蔓延开的温暖。  

  “苏妹,看样子这四年,你变化的确是良多啊。”  

  木苏打趣道:“呵,士隔三秋,当刮目相看,更何况我们这都四秋了,你当是要把全身都刮一遍了。”  

  说罢,百里啸与木苏都不禁笑了起来。  

  突然,外头突然响起雷鸣声,一道大大的闪电由天而降,木苏看着那道闪电,笑声蓦然止住,她有些畏惧的向后靠了靠,百里啸自然也发现了木苏的不对劲,立刻问道:“苏妹,你怎么了?”  

  木苏却一直愣愣的看着外边的电闪雷鸣,百里啸发现木苏眼中竟是失了平日里的那份灵动,只剩了呆滞。  

  “苏妹?苏妹?”  

  木苏好像听不见他说话一样,兀自笑了起来,她和雷雨缘分其实也挺深的吧,她第一次杀人,就是恰逢着这么个雷雨天,可惜,像她这种人,谁会在意呢,前世的时候,每逢雷雨,清雨总是在她身旁的,他会伸手轻轻地抱着她,给她安慰,只是来了这里,清雨已经不在了,也没有人会再那样对她了。  

  “墨姑娘,能否劳烦你来看看苏妹,她很不对劲啊!”  

  婉墨自然是也发现了,她停下手中调琴的动作,走了过来,只是看了木苏两眼便说:“无碍,木苏姑娘只是受了些惊吓,我去将炉中的香换做安魂香就好,王爷可否想法子让木苏姑娘睡下。”  

  “好,那你快去换吧,我将苏妹扶去塌上歇息。”  

  婉墨看着百里啸对木苏温柔缱绻的模样,眼底尽是黯然神色,果然,主子这些年,心底也不过木苏姑娘一人,也是,她又有何资格贪心于此。  

  “苏妹,苏妹,我带你去那边休息下好不好,来,起身吧,苏妹。”  

  木苏却好似始终没有听见他的话,最后,百里啸才鼓起勇气,说:“对不起,苏妹,冒犯了。”  

  说罢,动作轻柔的将木苏环抱而起,百里啸看着怀中女子,心底更是只剩了心疼,怎么会有女子如此之轻,苏妹这几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啊?  

  最后,在安魂香的作用下,木苏这才算是睡着了,只是,直到睡着前,木苏始终眼神混沌的看着窗子,即便那里已经看不到雷雨了。  

  待木苏醒来,已是第二日清晨了,尽管外头天色还有些暗,但是显然婉墨已经起来好一会儿了。  

  “木姑娘已经醒了么?百里公子昨夜雨停之后就走了,他说先不要打扰您,王府那边,王爷已经派人去说过了。”  

  木苏点点头,恐怕这次回去那些人又该不得安生了,换好衣服后,就准备下楼回去,然而却被婉墨叫住。  

  “木姑娘不必如此心急,百里公子派了车夫来,应该马上就回来,您先吃点东西吧。”  

  木苏无奈的点点头,说:“好吧,反正不要钱,随便了。”  

  婉墨浅浅一笑,迎着木苏去了大厅一个角落落座,现在时候还早,这荷浮楼倒也静的很,这地方最大的特点就是从不留客人过夜,哪怕你是皇子也不允许,所以这个点,基本上除了一些侍婢小厮之外,这里几乎没人的。  

  婉墨将饭菜端来,自己事先各个吃了一口这才给了木苏,木苏看着她的举动,不禁有些好笑,谁会没事给她下毒,更何况,她之前用药浴泡了自己四年,早已是百毒不侵的体制,只是,当她吃下第一口这菜时,也发觉了菜的味道有些不对,看着婉墨眼底掠过的那一抹不自然,她轻轻一笑,将东西一扫而光,完了才对婉墨说:“味道不错,可惜下药的人愚钝了些,对了,啸吩咐的车夫怎么还没来?”  

  婉墨听见木苏的话顿时一惊,怎,怎么会,她是事先服下解药所以才没事,但是为什么?  

  “怎么着,还没来啊,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吃了这些食物没事呢?婉墨姑娘,你可是第一个敢在药物方面向我挑战的人呢,有没有想过,下场是什么?”  

  婉墨动了动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她有些惊恐的看着木苏,木苏却不屑的站起身,冷声道:“看在你昨晚收留了我一晚,我就只毒哑你三天,三天之后毒会自动解开,别在我身上打什么鬼主意,也别再对我下什么毒了,除了那个东西没有东西能毒死我,不过,我当然不会告诉你那毒药是什么啦~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说完,木苏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走到楼外,居然真的有个车夫在等着她,她挑挑眉,看着那个车夫,总觉得这个人很眼熟啊,不过她也没多想,直接无视了那辆马车,径直朝着与王府相反的方向毅然决然的走了。  

  “镜花郡主,小的是三皇子派来接您的车夫,还请郡主莫要为难小的。”  

  木苏站住脚步,转过身打量着这人,她今天心情不是很美丽,没什么心情在这儿陪他玩。  

  “洵王殿下,玩够了就回你的宫里去好吗?我也要回王府了。”  

  洵王有些诧异的看着有些不耐的木苏,说:“哟,这么容易就被郡主看出来了呀,可是,如果郡主是想回王府,不该是往这边去吗?”  

  木苏看着洵王指着与自己刚才相反的方向,脸不禁一红,说:“我,本郡主喜欢散步,这和王爷无关吧,我们这才解除了婚约,王爷这样好吗?”  

  “算了,本王不和你争,上来。”  

  而木苏哪里是这么容易服气的人,自然是哼了声,直接无视了洵王向她伸出的手,朝着洵王刚才指出的方向走去。  

  洵王有些无奈的伸手将人带上马车,说:“乖,别闹,不识路还敢到处乱跑。”  

  木苏撇了撇嘴,刚想从马车上跳下去,洵王却突然驾着马车飞快的跑了起来,虽然让她有些羞恼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坐在马车里面看也不看洵王,十分干脆的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