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世狂妃倾天下

第十二章 宴会3

傲世狂妃倾天下 広蒊 2319 2016-07-20 11:20:20

    接下来木苏直接去了簌华殿,果真,隼说到的几位妃子都出现了,不知为何,除了皇后,木苏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年妃,虽然她不知道年妃的样貌,可是,第一眼的直觉告诉她,她就是年妃,可是,这年妃看上去是个很温柔的人啊,为什么当初镜花郡主会对她留下如此之深的厌恶?  

  “呀,镜花你终于舍得来看看本后了?这几年你都去了哪里啊?看这孩子,来来来。”  

  木苏有些懵逼的看着一脸热切地皇后,对她微微一笑,说:“不好意思啦,今日镜花还没去见过皇上呢,就不久留了。”  

  走之前木苏再度打量了眼年妃,还是无法明白,只是年妃看着她的眼神,似乎除了温柔,还带着些悲伤,她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木苏也只是想了一会儿,却没有多做停留,因为她现在要赶紧去见一下皇帝应付完皇帝再想办法解决婚约,虽说那个太子是那么说了,但是她也不可能真的就那么落了洵王的面子,只是虽然他对她有恩,可是她也不可能因此就这么送了这多得的一生,既然老天爷要送给她一世快活,她又怎么能自己糟蹋了老天的一片好心。  

  “啧,不知道我要是突然装疯卖傻的能不能躲过去,或者干脆见完皇帝随便找个理由走吧?好像也不太好啊,到时候我不在那婚约还不就是他们说说,不行不行!唉,老天啊,你别耍我了!”  

  木苏一路哀叹着,去拜见皇帝,竟然没有发现身后一人嘴角挑着笑意看了她一路。  

  “镜花郡主见过皇上,皇上日安。”  

  皇帝一见是木苏,连忙上前扶起她,说:“镜花,在朕面前何时多了这些礼节,如此生疏,倒不像你了啊!呵呵,可算是回来了,你这几年去了哪里,当真是让朕与皇后好生忧心,对了,你去见过皇后了吗?”  

  木苏点点头,说:“镜花这四年拖皇上洪福,有幸遇上一位高人,将我治疗好不说,还教授了我诸多知识,皇上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次进宫不是先去看望皇后娘娘的。”  

  “是是是,比起朕你可喜欢皇后多了,对了,你见过洵儿了么?对他可还有印象?”  

  木苏知道皇帝终于要切入正题了,有礼而又有些疏离的说:“您是说洵王殿下吗?早已见过了,王爷一点没变,仍是那般天真活泼。”  

  说出这话,木苏都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遭天谴了,这样骗人真的好吗,还是这么离谱的谎话,天真活泼?再过一万年这词也不该用在他身上。  

  “这么说来,镜花对洵儿的印象,是还不错的咯?就是不知道你可还记得几年前,你与洵儿的婚约了。”  

  尽管木苏已经知道此事,不过她还是准备淡定装傻。  

  “什么婚约?我怎么从不曾听人提起过?”  

  “这个,洛王莫非没有告诉过你?也罢,先不说这个,那游园会想必也快了,你们年轻人就去玩玩吧,多认识几个人也是好的。”  

  木苏本想着从皇帝这里探点话来,结果皇帝的嘴这么紧,算了,反正她早晚要知道的。  

  反正皇帝也这么说了,木苏也懒得继续留在这里,向皇帝行了个礼就走了,她好像还是第一个能来古代皇宫闲晃的人耶,这种事情要是放到现代肯定能上头条。  

  只是,她却也回不去了,虽说在现代除了清雨她也委实没什么好在意的,但是,她就这么消失了,不知道清雨会遭到什么处置,恐怕会被组织处以极刑而死吧,清雨会不会恨她呢?  

  木苏以前在现代的时候是个孤儿,她只记得那次在街头快要饿死的时候,一个很好看的男孩子将她捡走了,然后她被一个组织收养,从那以后一直是清雨在照顾她,不仅给她提供了食物和住所还教了她医术,她也不清楚清雨究竟多大了,不过印象中,清雨似乎一直都是那个模样,不曾变老,虽然她也问过清雨,不过清雨却没有给出答复。  

  不过也是在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个组织居然是大家口中所说的极端组织,可是,她也不觉得那个组织有多坏啊,想要生存下来就必须学会残忍,那不是社会教给他们的么,他们也只是拿了不相干的人的命做了垫脚石而已,况且他们也是付出了代价的啊。  

  木苏打量着周围的山石,突然想起那天那个男孩捡走她的情景。  

  “喂,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父母呢?诶,你很饿吗?想吃我手上的披萨?”  

  那时的木苏已经很久没有吃到东西了,再也没有了站起来的气力,只能直勾勾的盯着那人手中的披萨。  

  “啧,仔细看长的还是挺可爱的,想吃的话就站起来,伸手来问我要,别这么难看。”  

  听见男孩的话,那时木苏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人的求生本能,她竟然咬着牙,站了起来,用尽了全身力气对那男孩说:“给我。”  

  那男孩见奄奄一息的木苏竟然真的站了起来,有些惊喜的挑挑眉,走上前捏住木苏的下颔,说:“你不错,跟我走吧,以后你可以每天都可以吃到披萨~”  

  “可以每天吃?”  

  “是的哟,让你吃到饱,还有住的地方~”  

  “好!”  

  其实仔细想想,如果那天她没能咬牙坚持站起来,可能那天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吧,其实她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究竟是什么信念支撑了她,不过老天竟是如此眷顾于她,两次都没死成。  

  木苏自嘲似的笑了笑,不过不管重活了多少回,总是没人欢迎她就是了,但是,已经没关系了,一个人这种事情,她早就习惯了。  

  “咦?小苏?你怎的一个人在这里?”  

  一个蓝衣男子突然从假山上一跃而下,来到了木苏眼前,木苏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对方,她认识这人吗?怎么所有人都认识她但是她就谁也不认识...  

  “啊,对了,你应该不记得我了,我叫王衍,你以前一向叫我阿衍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噢,阿衍,不好意思啊,出去了四年,我都忘记了,可是我以前痴傻着怎么会和你有这么好的关系?”  

  王衍嗯了声,特意多看了两眼木苏耳后的胎记,说:“我差点还以为你是假小苏呢,看样子你只是失忆了啊,你忘了,你当初只是装傻而已,我说你回来怎么没和萤他们说呢。”  

  木苏听见王衍的话,惊得瞪大了眸子,说:“我?我以前不是真的痴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衍叹了口气,说:“算了,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楚,等下游园会结束之后,你就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再和你细细解释。”  

  木苏默然的点点头,说:“好,那你随我一道过去么?”  

  “我?我就不了,我来是宫里只是找太子有事商讨,就先走了。”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