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世狂妃倾天下

第三章 寒木春华

傲世狂妃倾天下 広蒊 1935 2016-07-14 21:17:30

    木苏静静的坐在房间里,想着刚才隼说的话,也终于算是慢慢理清了一切,也就是说,她是现在是一位很有权势的王爷的小女儿,其实在五岁之前她也很聪慧,十分得皇帝的喜爱,甚至差点许配给了当今太子,只是那时候都说孩子太小,也就没有定下婚约,但是没想到那次宫廷聚餐后没多久这个镜花郡主突然生了场大病,变成了傻子,而当时的王府为了遮掩这个丑闻,就匆匆忙忙的将她许配给了当朝的傻王爷洵王。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一般皇室是不会这么小就封王爷的,也不知道这皇帝是个什么想法,不过反正不关她的事就是了。  

  她有三位姐姐,一位妹妹,还有一个常年在塞外出征的大哥,大姐被封为净月郡主,二姐和三姐都暂无封号,那位妹妹也没有封号,而那位大哥如今已是将军的官位了,不过令木苏不解的是为什么皇帝单封了她和她大姐,封她大姐为郡主倒也正常,不过封她就有点不正常了吧,毕竟她上头还有两位姐姐呢,这样得多让别人嫉妒啊,啧啧。  

  就算宠爱,也不会为了她乱了法度吧?以及,她当年是生了什么病才会痴傻,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正当木苏不解时,她又突然想起了那位洵王,洵王?等等,洵?她记得当时那个怪物说过他是她的洵?会不会是一个人?  

  算了吧不可能不可能,哪有那么巧,更何况那家伙怎么可能是个傻子,不过,那个洵王也很奇怪啊,看着不像个傻子,可是正常人为什么要扮傻?算了,这些事真要说起来理也理不清,不过,还是和她没什么关系啊,她只要好好的扮好她的傻子,直到离开那个什么破王府就好了,至于嫁给那个傻子,嗯,反正他一个傻子懂什么,之后和他和离就是了,想到这里,木苏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上一世她是黑界有名的毒医,杀的人比救的人还多,最初她还会觉得很不忍,到了后来,却是直接麻木无视了,对于她而言,旅游什么的实在是太过不切实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看着一条条生命在自己的手下消失。  

  “谁?”  

  木苏冷凝着目光看着窗外,感觉虽然很轻微,但是确实也能真切的感受到,窗外有人。  

  “哟呵,这不是镜花郡主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本座在外头居然都被你发现了。”  

  “你认识我?你是谁?”  

  木苏走到窗前推开窗子,看着前面蹲在树上的那个人,这身体视力太弱了,以后必须要多调理调理了,虽然很模糊,但是的确是有一抹影子站立于上。  

  她微微向后退了两步,示意那人进来,没想到那人倒也不客气,直接一个轻跃飞了过来。  

  “郡主不认识本座吗?那郡主可要记好了,本座名为颜钧,这名号你随便出去问个三岁小孩都是认识的。”  

  “颜钧?哦,亏你还说三岁小孩都认识,可是连我都不认识你,看样子你也不怎么样啊,那三岁小孩是你家的吧。”  

  颜钧轻笑了声,说:“怎么会呢,这也只能说明郡主的心智比不上三岁稚童吧。”  

  “你!看看你这种人啊,三更半夜到处乱跑,还进女子的房间里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的,你该不会是什么出名的采花大盗吧,还是那种三岁稚童都不放过的采花大盗,噢,怪不得连三岁稚童都认识你了。”  

  “郡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啊,啧,今夜能进来笑谈一番,在下也很高兴,过人心智,当真不假呢。”  

  蓦然,一阵敲门声传来,木苏懒得理会颜钧,直接上前去开了门,却见是洵王和隼。  

  “郡主?方才臣下与洵王在隔壁似乎听见您的房内有交谈声,可是有人来过?”  

  木苏不用回头也知道颜钧已经走了,嘴角牵起一抹冷笑,说:“一个小二问需不需要添茶罢了,隼,我问你,颜钧是谁?”  

  “颜钧?郡主,您怎么会知道此人?”  

  “啊,没什么,就是刚才听小二说起过。”  

  “那是个穷凶恶极的杀人狂魔,而且他手下还有一批人,好像都是些江洋大盗,被判过死刑的人,他们一起组成的寒木春华便是一个赫赫有名的组织,反正尽是些凶恶之徒,还望郡主,莫要与他们扯上关联为好。”  

  木苏皱了皱眉,虽然说她是看颜钧不怎么顺眼,但是她觉得颜钧应当不是这样的人,倘若那人真是凶恶之人,又怎么会容忍她刚才那样无礼的话,以她现在的实力,怕是随便来个成年男子都能杀了她,更何谈是他。  

  “哦,好的,我有些累,先歇下了,你们也尽早休息吧。”  

  隼听木苏这样说,也只好点头应承。倒是刚才还不做声的洵王突然之间抱住了木苏,说道:“镜花妹妹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隼,我想和镜花妹妹睡,不想自己睡!”  

  木苏向后退了一步,道:“...你白天还在说我凶呢,男女授受不亲,自己回去,你再这样信不信我真的揍你!”  

  “隼...”  

  “还请王爷听郡主的话,您与郡主还未成亲,您这样毁坏了郡主名节的。”  

  “啊?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和镜花妹妹成亲,我想抱着镜花妹妹睡~”  

  木苏听着洵王一口一个镜花妹妹终于受不了怒号道:“你再敢叫我一声镜花妹妹,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洵王看着木苏狰狞的面孔吓的直往隼身后躲,隼无奈的向木苏道了歉然后带着洵王回了房。  

  只是在木苏和隼看不见的角落里,洵王嘴角轻轻挑起了一个恶趣味的笑容,这个郡主真有趣,若是以后能收归于身旁倒也能为他添上不少乐趣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