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妖后柳媚 花开终有花谢时

第九十章:请安风波(一)

妖后柳媚 花开终有花谢时 千绾 3040 2015-07-31 23:26:00

  不知真的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还是赫连轩喜欢这样做,第二天,天还未亮他便去往朝堂,却祝福宫人不准给柳媚梳发,又祝福自己身旁的近侍,若是给皇后请安,就晚点去,等朕来了再去!

于是,柳媚便坐在宫殿中一直等着皇帝下朝。期间,皇后的近侍来过几次,却都被皇帝的近侍打发了...呵呵...她几乎都可以想象皇后坐在宫殿那张气急了却还在保持着国母风范的脸了。

终于,在柳媚等的不耐烦的时候,皇帝终于回到宫殿了,在看看窗外,此时天已经大亮,恐怕皇后气坏了吧!柳媚这样想,嘴角却挂起一抹笑来。

赫连轩站在柳媚的身后给柳媚梳发,看着柳媚嘴角的笑意,也不由得心情很好的问道:“媚儿在笑什么?!”

“皇后现在一定恨死臣妾了,倒不知,陛下此番举动,到底是为了保住臣妾,还是将臣妾置于风尖之上?!”柳媚略带讽刺的说道。

赫连轩拿着梳子的手一顿,随后叹了口气,“聪明的媚儿,我的意思,你又岂会猜不出来?!”

柳媚眼神一暗,却也没有在言语。

赫连轩勾起嘴角,心情突然变的愉悦起来。

“媚儿,你可知,你像什么么?!”

柳媚皱起眉头,不解的看着铜镜中的皇帝。

“就像一个浑身竖起刺来的小刺猬!恨不得把接近自己的,不管是好意的还是坏意的都刺上一身伤才好!”赫连轩笑着说,声音却闷闷的。

“但,即便如此,朕依旧放不下,朕是天下之主,媚儿....朕相信,你终有一日,心中会留下朕的影子的!”皇帝坚硬的说道。

“所以,媚儿,既然你已经嫁了我,便叫我夫君吧!想平常人家一样,我也叫你娘子,好不好?!”赫连轩英俊的脸上浮现大大的笑意,里面满含幸福和期待。

柳媚只是看着铜镜,不说话。她看到了皇帝那略显失望的脸,却不知为何,想起了另一张,和赫连轩不分伯仲的脸,相公?那不是对阿翀的称呼么?!刺猬?!在这个皇宫,又有谁不是一身的刺?!

突然头上一痛,打断了柳媚的思考,她向铜镜看去,看到赫连轩嘴角带着笑意,但瞳子冰冷的望着她,手上还不停的梳着她的发,想要给柳媚束起头发。

柳媚手向后按住赫连轩的手,说道:“陛下,还是臣妾来吧,陛下不适合做这活儿!”

赫连轩叹了口气,放松心情,顺便放松带着怒火的心,“就让朕来吧!”

见皇帝态度坚决,柳媚只能放下手,垂下眼,不在透过铜镜看身后皇帝的神情。

赫连轩的动作十分的笨拙,便是他自己的发,也没梳过几次,可对待柳媚,他却是上了心的,不论为柳媚做什么,他都可以!更何况,只是区区束发?!再者,他喜欢给柳媚束发,那样,会让他有一种老夫老妻的错觉....

赫连轩嘴角带着笑意,在柳媚的头上忙活不停,时光,就在这时候,静静的流去。

等到赫连轩终于忙活好了,柳媚见识到了自己的新发型,不由得‘噗嗤’一笑。

赫连轩呆呆的看着柳媚的笑,不由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了,但最后,也只是跟着,痴痴一笑....

————————

皇后和一众妃子在皇后的‘坤尚宫’一直等着,直到妍妃实在等的厌烦,笑着说道:“新来的梅妃娘娘可端的是好架子,也不知道,何时才来呢!?”妍妃自然长的美丽,大大的眼中装满了纯良,不时勾起的嘴角更加显示出纯良的态度。妍妃虽不时宫中最美,却是宫中看起来最无害最不会摆架子的!

可,在这宫中的女人,真有这样的么?!

皇后虽然心底早已恨上了柳媚给她架子,但表面仍旧端庄万分,显示出无限的风度,极具国母气度。

“妹妹这话可就不对了,梅妃妹妹有皇上宠爱着,自是非同凡响,更何况妹妹昨日才大婚,今日难免有些累,来晚了纯属正常,还望众姐妹稍安勿躁!”经过皇后这么一说,原本还有些吵杂的宫殿也安静了下来。

妍妃娇笑着说道:“姐姐教训的是!妹妹这张嘴啊,还真是怎么都管不住!话说昨个的成亲还真是庞大,一点儿都不亚于姐姐的成亲场面呢!看来姐姐还真是说对了,梅妃妹妹很得皇上宠爱呢!”妍妃这番话看似说的轻巧不过脑,却字字戳进皇后的心窝。

皇后暗自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笑着说了一句:“可不是么!”。

妍妃现在得意的笑着,她就不信皇后还能装的下去。不一会儿又妒忌着是哪来的小蹄子,竟然让皇上不顾大臣们的反对,硬用皇后之礼迎娶!她...倒要见识一下了!

思及此,妍妃笑的更欢实了。

众位妃子现在都在算计着,也就在这个时候,公公高声喊道:“皇上,梅妃娘娘驾到!”

这是众位妃子们才不着痕迹的整理自己的衣着,唯独喻妃一动不动的,只是把玩着手上精致的茶杯。

等到皇上的一条腿迈进来,众位妃子连忙起身参拜,娇声叫到:“参见皇上!”

赫连轩大手一挥,说道:“平身吧!”

众位妃子才娇笑着起身,便看到站在皇帝身边那个耀眼非常的存在。

柳媚笑着往下抚了抚身子,颇有魅惑众生的感觉,只是这一下下,便硬生生的将满屋子的佳丽给比了下去。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就连每一个字,都说的如此悦耳。

只是,皇后差点儿气的背过气去,她早就该想到,梅妃会跟在皇帝的身边,刚才那一参拜,仿佛是给梅妃和皇帝两个人参拜,仿佛梅妃才是皇后,而她是妃子一般。现在梅妃的参拜,就像给她回礼一样,让他心中膈应的慌!当然,同时膈应的还有妍妃。

皇后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她目光温和的端详着眼前的女子。一身红的耀眼的宫装,穿在她的身上,衬得肌肤越发的雪白,仿佛这红色就是天生给她穿的。眉目如画,尤其一双丹凤眼,微微抬眼间,便有魅到极致的光泽,能勾走天下所有男人的魂魄似的,眼睑下的泪痣更显得楚楚动人,又平白无故的增添了一股子魅色!然后是完美的鼻,诱人品尝的丹唇!那张脸上并未施任何粉黛,却硬生生的将满屋子淡妆浓抹的妃子比了下去,仿佛在她的面前,原本的绝代风华倾国倾城都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而她们,连小家碧玉都算不上!这怎么不让一众妃子嫉妒?

皇后不甘心,她非要找到梅妃身上的不足之处。然后她的目光触及到了梅妃的头发。那束起的发上歪歪斜斜的挂着金色的凤凰步摇,还有一些头发因为束的太松,垂在雪白的脖子上,原本显得极其乱糟糟的发型,配上柳媚的那张脸和动人的身姿,却只显得慵懒和迷醉的诱惑。

但皇后依旧很高兴,她温柔的笑着说道:“梅妃妹妹宫中的宫女也太过无礼了,也不讲妹妹打扮的靓丽一点儿,发丝都没有整理过便让妹妹来了,真是该罚!俗话说的好,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婢,这些婢女们真是连妹妹一点点的气度都没有学会啊!妹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怎么会束咋们宫中最为平常的发饰?!真是的!赶明儿啊,选几个好用的宫女给妹妹,专门给妹妹梳头发!”

柳媚暗笑,这皇后说话的技术含量也蛮高的,突然‘无德’——因为连束发都不会,这是身为女子最为平常的技能,即便是皇后也要会!‘不懂礼貌’——因为衣冠不整的就来参拜皇后的高两顶高帽便扣了下来,这两顶帽子,在这个以文明天朝著称的古月国,足够废了她的妃位了!

况且,这皇后明面上是赞自己不怪自己,但那一字一句都带着讽刺——她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这么会懂得宫中的礼仪!

其他的妃子听到这一番话心底早就笑开了,她们期待着柳媚羞辱的表情,却不料柳媚只是笑着,不说话。

倒是旁边的皇帝开口了。

“皇后这番话说的太失国母风范了!这发是朕给媚儿束的,皇后日后莫要不问清缘由就随便判人的罪!莫让外人看了笑话!”皇帝冷笑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

皇后连忙下跪,脸色惊慌的说道:“皇上恕罪!臣妾知错了!”有失国母风范可是大罪,那是要收回凤印和皇后头衔的!一想到没了这些便离最心爱的皇帝越来越远,皇后心中就更惊慌,也更很梅妃了。

其他妃子听到这番话,脸色都难看了起来。皇上亲手给束发!那是多大的殊荣啊!由此想着,便更加恨梅妃了。

柳媚只是淡淡的笑着,听完皇后的那番话,她亲昵的拉着皇帝的肩膀,撒娇道:“夫君~~~皇后姐姐也不是故意的,边饶了姐姐吧!再者,本来就是你的束发技术不好啊!怨不得姐姐要教训我啦!”

一声惊雷,炸掉一片处于意识混沌的妃子们.....

千绾

宫斗好难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