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妖后柳媚 花开终有花谢时

第三十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三)

妖后柳媚 花开终有花谢时 千绾 2026 2015-02-09 21:48:36

  等到皇上和逍遥王走了之后,皇后此时才慢悠悠的从堂上走了下来,她捏起媚的脸蛋,随后啧啧道:“这张小脸儿看起来果真是越看越精致,可惜了....皇上,可不是一位怜香惜玉的主!”说完,便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挥向媚的脸蛋儿,整个殿堂之上,只留下‘啪!’的一身脆响的回音。

媚只感觉到脸上的疼痛感剧烈,随后嘴中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小姐!”如诗在身后紧张的开口,正要愤怒的扑上来,皇后便挥了挥手,“把那死丫头按住,别毁了本宫的兴致!”

媚眼神一暗,随后抬起头看着皇后,冷淡的说道:“皇后怎样对我都没有关系,只要放了我的婢女就好,这整件事情,都与她,无关!”

“小姐!”如诗此时五脏六腑巨疼,皇甫缜那一脚不是虚晃的,如诗是一个弱女子,皇甫缜是习武之人,那一踢,只把如诗踢的眼冒金星,胸膛里挤压着,难受这,痛苦着。但,这点儿千万不能在小姐面前表露出来,万万不能让小姐担心。

媚回过头朝如诗温柔的笑了笑,那肿了的半边脸和血渍让如诗看的心疼不已,比胸腔里的痛更难忍。如诗毕竟跟了媚那么多年,懂得媚的意思。

在忍忍,在忍忍我们就可以出宫了....即便去的是军营,也好过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黑暗皇宫!

如诗咬了咬下唇,选择了沉默不语。

一旁的皇后看的新奇,啧啧出声:“当真是主仆情深啊,看的我这个外人都忍不住羡慕!呵呵...你放心,我不会动那个小丫头的,毕竟和军营比起来,什么痛,都比不上!哈哈哈...我也不会把你折磨的很惨,毕竟,到了军营,你会更惨!”

宁贵妃坐在椅子上直笑不语,而贤妃,不顾伤痛的躯体,选择留下来看戏,眼神中充满了恨意,恨这个找的那么美,心却那么狠毒的女人。

饶是媚在如何的心性坚定,也忍不住泪意。她这辈子,最相信的,就是姐妹之间的情谊。柳阁的人重情谊,这点儿,就算是放在皇宫中也不会改变,这几个月的相处,她在意将皇后看做是自己的姐姐,可如今....为何....

媚咬了咬嘴唇,语气难掩悲伤,“为什么....既然当初决定不留我,有为何...要对我说那些话?!”

皇后不屑一笑,似乎是不屑于解释,一旁的宁贵妃便‘好心’的扮演起了解释者的角色。“姐姐一直有个怪癖,就喜欢把人弄乖顺了,然后在一击致命。那样姐姐的心才舒服,用姐姐的话来讲,这样做既保险,还能让人伤心绝望,比一般的疼痛来说,要更痛!呵呵...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摊上姐姐这样的怪癖,若是摊上我,我一定会让你死的比现在舒服!”说完,便笑了起来。

一旁的贤妃听的直皱眉头,她随来皇宫很久,但却没害过人,这都是皇帝保护的好。但,毕竟是见识过皇宫中的尔虞我诈的,是以,她便很快晓得,自己的孩子,是眼前这两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害的。手指不由得绞紧了衣料,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孩子没了,可以再生,若是今日不除了惠妃,凭她那股姿色,将来爬到她头上也未必不可能。所以,这笔仇她记下了,等惠妃走了,她在好好算算这笔账!

贤妃脸上闪现狰狞的神色....以前良好的品质,早在她孩子死的时候,便已灰飞烟灭。

媚听后,闭上了眼睛,酸涩的笑了笑。也许,是她太注重情谊,所以,容不得背叛,所以,在被背叛了之后,心才会这么痛!如同当日知道母亲嫁自己的真相一般的难以忍受。

媚再次睁开眼时,瞳子中早已一片冰冷。

“废话不要说了,施刑吧!”

皇后宁贵妃和贤妃侧目,随后,都笑了起来。

皇后挥了挥手,让宫人将杖拿过来,媚被宫人强迫趴在一个长凳上,宽度长度都正好。

“下手都轻点儿,不要让军营里的那些士兵们扫了兴!”皇后笑着说道

宫人们记住了,下手的力道正是合适。不重,却也不轻,把握力道,可以让媚痛上几天,却不会留下伤,足够那些军爷们玩的尽心了。

臀上顿时传来剧烈的一痛,那是媚从未受过的屈辱,随后,两杖三杖如影随形。媚紧紧的扣着凳子,牙齿将嘴咬的鲜血直流,愣是没露出一声痛呼。这是她的自尊,她不想在人前示弱。

如诗早已掉过头闭上眼睛流着泪,那一仗一仗,都打在了她的心上。她捧在手心上的小姐,竟被人如此侮辱!

臀部上传来的痛苦,是媚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三十杖,似乎没有尽头般....

————————

“皇兄!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皇甫锋冰冷的说,一想到那个人儿在玉竹殿受凌辱,他心中,便钝痛着。

“答案?!答案便是你是云谷的王爷!”皇甫缜笑道。

“哼!皇兄,怕是这几个月来,你早已沦陷了吧!”皇甫锋冷笑。

“这的确符合你的个性,毕竟你是帝王么!不容许自己的人生出现任何意外,所以,这一切,终于说通了!我也算是知道,你为何想要媚儿的命,为何....不想让媚儿出现在你面前了!”

皇甫缜浑身一僵,随后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不过,我不是你!我无需顾虑太多!和你毕竟认识了几十年,我也知道,若是我带走媚儿,你必定会让媚儿死!你一直都认为,自己不要的,可以让旁人侮辱,但是,觉得不能让旁人捧在手心里!你依旧那样无情!我也终究不过你!不过,媚儿出了宫,我也不准备在云国待了,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过我的潇洒日子!那时,我们,老死不相往来,我就当,没出生在云国,你,也就当没我这个弟弟!”说完,皇甫锋便一身冷然的走出了房间,独留皇甫缜一人立在那里。

良久,房间中才穿出一声猛烈的响声,随后,又再次会归于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