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妖后柳媚 花开终有花谢时

第十六章:挑衅

妖后柳媚 花开终有花谢时 千绾 2105 2015-01-28 13:48:36

  皇甫缜走出媚的宫殿,手紧紧的攥着,眼中的疯狂足矣毁灭一切。

走进御书房中,看着桌子上面的奏折,不由得怒火中烧,将桌子上的奏折狠狠的挥了下去。坐在身后的椅子上,闭上眼睛,用手指按压着太阳穴。

不由得想起了媚的那番话,睁开眼睛,走到窗口。

不得不说,她说的都是正确的。就是因为自己身居高位,没人对他说真话,他才对说真话的她那样感兴趣。不过,那又如何?帝王最不允许的,就是别人猜忌他的心思!

想起那张被自己掐的涨红的笑脸和紧闭的双眼,心中不知名的感受。兴许就是这不知名的感受,让他最后松开了手,不然,依他的性格,不论她在多漂亮,终究是他手下的亡魂!

不得不说,坐在高位上,的确孤独.....也许可怜,但,他不需要!

————————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如诗惊慌失措的声音在媚的耳边响起,媚无助的睁开双眼看着如诗,想到刚才才从鬼门关走了出来,心中一阵后怕,止不住的恐惧。

如诗小心翼翼的抬起媚的身体,看着媚脖子上的掐痕,不由得泪流满面。

“小姐,我们回去吧....皇宫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如诗啜泣道。

“再苦,我也要坚持下去,为了柳阁的姐妹们....”媚摇了摇头,双眼充满坚定。

如诗看着小姐,心中充满疼惜。

“小姐等着,我给小姐消肿。”如诗哽咽的说道。

如诗抹了抹泪,想到刚才媚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唇色无血色,头发铺盖着床铺,穿着红衣,眼睛紧闭的模样,就像马上要羽化升天一般,心中就忍不住的恐惧。

上天带给那么多人幸福,偏偏忘记给小姐一方净土,不觉得太不公平了吗?!既然给了小姐无双的美貌,为何不给无双的幸福?既然创造了一个完美,为何不创造另一个完美?难道真如旁人所说,人不是十全十美的呢?她自 认为她家小姐德智品样样出色,可偏偏缺了这平凡女子都有的幸福......

如诗将消肿药拿了过来,小心翼翼的给媚擦上。

媚睁开双眼,对如诗说道:“擦完药给我煮一碗冰糖蜜梨,我的嗓子受伤了。”

如诗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小姐,明天早上是要请安的,可消肿药的药效没有那么快,怎么办?”

“没事,我就是要让她们看看,那样,她们才不会对我针锋相对,即便是一时的,即便是嘲讽,也好过丢命。”媚淡淡的说道。

如诗刹那间明白了,随后闭了闭眼睛。“皇宫那么邪恶,为何还有人还是飞蛾扑火,难道这荣华富贵那么重要?!”

“她们渴望君王的宠幸,希望坐在皇后之位上,希望史书上留下她们的名字,更希望,君王一生的爱恋在她们的身上。所以,即便皇宫邪恶,依旧止不住这些痴心妄想的人们。”媚嘴角挂着讽刺。

“恐怕,坐在高位的皇后心中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直都道人心险恶,可在邪恶,也终归是人吧。”媚无奈的说道。

可媚终究不了解皇宫的人,她所认为的人,只是披着人皮的谋略,那种谋略,是邪恶的,是害人的。皇宫中的人,谋略一个比一个深。

————————

隔天,柳绿将媚叫起,说是给皇后请安的时辰到了。媚起身,穿了一件高领的黄色,头上别了几个头饰,便给皇后请安了。走在走廊上,看着太阳高挂,心中不由得疑惑了。昨日折腾的晚,所以起的晚,那皇后,莫非也起的晚?

到了醇尚宫,得了太监的通报,媚才走了进去。进去后,发现后宫的妃子都端坐着,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的幸灾乐祸,有的不屑,有的嫉妒,心中不由得紧张。

走到堂中,俯下身子,“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给宁贵妃请安。”等到皇后说不必多礼是才缓缓起身。她虽是不知道这里哪个才是宁贵妃,但总归级数比自己高,照着请安,让人抓不到把柄便是!

众人听到媚的话,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个个都将手中的手绢绞的死紧,仿佛有多大的仇恨一样。她们本以为 媚来自青楼,会不动礼数,可万万没想到,媚礼数周全,动作优雅不僵硬,倒是让众人吃了一惊。

宁贵妃妖娆多情的脸上看到媚抬起头的瞬间,便是一僵,她万万没想到民间的货色居然如此倾国倾城,不由得咬着银牙。怪不得皇上会立她为惠妃。

宁贵妃牵起最为美丽的笑容,看着媚,“妹妹当真好姿色!”

媚淡然一笑,抬眼看着宁贵妃,“妹妹当真不如姐姐倾国倾城,妖娆风采。妹妹比起姐姐来,如同路边野花比起名贵之花,比不得!”

宁贵妃顿时笑看了眼。“妹妹的嘴当真是好甜!”

皇后在一旁看着宁贵妃,嫉妒显现在眼中,随后她温和一笑:“碧儿,给惠妃拿着椅子!”

惠儿在一旁说是,随后搬了一张椅子给媚,媚坐下。

“妹妹昨日伺候皇上辛苦了,今日即便不来也好,姐姐倒是谢谢妹妹给姐姐的面子了。”皇后挂着笑容,神色中是祝福。媚心中虽然不舒服,但是看着皇后的眼神,便立即将不舒服打散了。

还未等媚说什么,一旁的萱嫔便刻薄的开口:“既然准备了来看皇后,便不要迟到,更不要拿皇上当借口,看了让人恶心!更何况,本宫今日得到消息,皇上昨日带着火气离开了玉柳宫,莫不是姐姐惹了皇上生气?既然皇上生气了,可是万万不会宠幸姐姐了,那今日又为何来迟?”萱嫔看着媚,嘲讽的笑了笑。

媚心中一紧,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未等媚想好对策,一旁的皇后便威严的开口。

“萱嫔,妃子的事情岂是你能管的?妃子的闲话岂是你能说的?!你岂知,你已犯了欺上之罪!你别忘了,你只是小小的嫔妃,而惠妃则是妃子!即便皇上昨日生气离开了玉柳宫又如何?皇上去你萱铃宫的时候可只有一两次 啊!”皇后嘲讽的说道。

“今日本宫便不惩罚你,只是还是要让你张张记性。这个月的月银便不要领了。”皇后端着茶盏淡淡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