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二五 惊喜还是惊吓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3561 2016-06-21 12:28:21

    云黎迷迷糊糊的睡了,也不知睡了多久,等到雪把她叫醒时,已是改用午膳的时刻了。  

  雕花窗棂有阳光射入,在冰凉的地面投射出碎金般的疏影,窗外栽了几株墨竹,秋风一吹,几尾竹叶飞入偏殿里,窸窸窣窣的极是好听。不算冷,皇宫的选址极为讲究,冬暖夏凉。  

  雪扶着云黎起来,扶着她的手臂云黎只感觉奇怪。女子的手怎么会这般有力?  

  可雪这个样子,除了比自己一点儿之外,看不出什么男子的的特征啊?  

  慢着,雪为什么老是穿着立领的衣裳?云黎狐狸眼里闪过一丝凉意。雪没有恶意,可她讨厌被人骗。  

  敛下所有的心思,云黎任由雪扶着自己起身,赤金的面具泛着寒芒。紫色的衣袂飞扬,云黎的唇角挂着邪气慵懒的笑。  

  此刻的正殿里,甚是热闹。  

  皇上方才一高兴,赏了几个皇子一些个奇珍,饶是东女的使臣见惯了并不以为稀奇,可东西是好东西,景宣帝那眼睛都不眨的样子,足可窥见北暮的富庶与繁荣。  

  殿外太监又是尖细的一声:“翎湘郡主到——”  

  云黎低着头,一脸低调的走近殿内,不卑不亢,气质有种说不出的清贵。安然跪下:“臣给圣上请安,圣上金安。”  

  “翎湘不必多礼,来人赐坐。”景宣帝大手一挥,便有宫女拿着一张席子过来。  

  北暮自古以来的规矩,凡是正规的宴会,必须跪坐,因而必须坐在席子上。  

  云黎表示不习惯,这么一跪下去,脚都麻了。真是教条规矩一大把,麻烦死了。  

  云黎朝着各位王爷见礼,抬首一瞬间,窥见那皇帝左手边第一顺位坐着的,不正是那日落水没淹死的美大叔么?  

  按照位置算下来,这第一位坐着的,乃是当朝唯一的摄政王,彧亲王百里群彧?  

  云黎只觉得五雷轰顶。暗暗扶额,云黎有些欲哭无泪,她这是招惹了什么神仙,净给她制造些幺蛾子!  

  百里群彧似笑非笑的看着云黎脸上的微表情,殷红美丽的嘴角挑起弧度。他极为漂亮的眉角微微抬起,华丽的黑眸溢满了挑衅的意味,像是在说: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云黎一惊,这大叔认出自己了?唉,真是越来越失败了。  

  丢给百里群彧一个“你想多了”的眼神,云黎垂首,安然静坐着。  

  待到所有膳食上齐,云黎的肚子早就开始抗议。她这副躯壳才十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这么饿着,着实让她难受极了。  

  待到皇帝啰啰嗦嗦的讲了一大啪啦,云黎险些没睡着。好在面具挡着,倒也看不出来。  

  这时,小小的议论声传入云黎的耳膜。  

  “听说翎湘的母亲乃是东女的南亭亲王,生得一副祸国颜,可看翎湘这样子,啧啧……”说话的乃是靖平王武宁安,这男人约莫四十来岁,一副大腹便便的样子,两撇八字胡极为有特点。  

  云黎不去理会,却听得这靖平王身边的小厮道:“依小的看,这翎湘郡主压根就没吃错东西,哪有人吃错东西只长在上脸颊的?她根本就是太丑不敢出来见人……”  

  挑眉,云黎并不生气,只道这小厮还有几分聪明。心下却是对于蓝府这般说辞甚是讥讽。  

  是啊,哪有人吃错东西只长上脸颊的?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有问题,可这些官员的家事,怎么可能那么简单?明哲保身才是最重要的。  

  云黎正在思衬之际,只听殿外太监道:“皇后娘娘驾到——”  

  景宣帝面色不改:“快请皇后进来。”  

  殿外款款而入一个女子,约莫二十八九,一身大红的宫装,七尺华缨曳地,梳着简单而不失大气的发鬓,戴着一副赤金镶红宝石的华丽头面,细细的金链子顺着乌墨一般的发丝垂在脸颊上。  

  那是一张瓜子脸,唇很薄但是很精致,鼻如悬胆,杏眼含春,眉如远山,噙着淡然的笑,气质雍然,举手投足间尽是风华绝代。  

  皇后是个极为漂亮的女子,那眼波横处,尽是水色无边的温柔。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金安。”皇后姬如墨雍然行礼,微微颔首,露出一片雪白的脖颈,纤细美丽。  

  “皇后不必多利,到朕身边来。”景宣帝笑了笑,伸手迎来皇后姬如墨。  

  待到王爷们见了礼,云黎起身,朝着皇后见礼:“臣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长乐。”  

  “这是翎湘吧,真是个可心儿的。起来,不必拘礼。”姬如墨招手,身边的宫女将托盘递过来,姬如墨涂了鲜红蔻丹的一双红酥手在托盘上捡了只赤金攒猫眼石的凤钗,镂花做得极为精致,云黎眼尖,一看就不是一般的货色。在场的女眷也是窃窃私语,这钗子当真好看的紧。  

  所有人都以为姬如墨会把这只钗子赏给云黎,可姬如墨只是看了看,一双杏眼里闪过挑剔。放下那钗子,姬如墨捡了支朴素的碧玺石梅花簪子,满意的道:“本宫也没什么好东西,这簪子便合着那些赏赐一并赏你了。”  

  这簪子朴素,云黎却喜欢。雪站在后边,眼神有些寒意。  

  可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皇后这是不喜欢翎湘郡主还是喜欢呢?若是喜欢便会赏那支赤金的钗子,可若是不喜欢又怎会另加赏赐?东女的使臣此刻已有些坐不住,可还是忍了下来。  

  皇后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谢了恩,云黎这才回到位置。接下来便该开宴了。  

  景宣帝和姬如墨动过第一筷后,大家开始用膳。  

  始终未提及给云黎定封号这事儿。  

  北暮的郡主品级一般是:一品王爷的女儿正一品到从二品,正六品以上王爷的女儿正三品到七品,以下的便不多说。  

  云黎刚封了翎湘郡主,可还未定品级。  

  吃着吃着,却听东女的使臣道:“北暮皇帝,我国陛下知晓今日乃是翎湘郡主的册封礼,故特命我等带来了临湘郡的印鉴,以及十年无战事的国书。”  

  东女的侍臣是女子,说话并不拖泥带水,反倒有些果决和英气。  

  景宣帝终于笑了,龙颜大悦:“哈哈哈,好!东女和北暮本是邻国,无战事也是应当,使臣辛苦了,来人——赏!”一众王爷纷纷贺喜,殿内一时间极为热闹。  

  云黎这才算看明白。若是东女不把国书和印鉴交出来,自己这郡主便没有品级,是个空壳子。  

  好个景宣帝,算盘打得不错啊!  

  接着只听姬如墨适时道:“皇上可真是糊涂,咱们翎湘可还没有定品级呢!”  

  景宣帝这才如梦方醒的模样:“哦,是朕糊涂了,那依皇后看,定什么品级好呢?”  

  “嗯,正二品兴国郡主的品级如何?”姬如墨想了想,道。  

  这一句正二品兴国郡主,犹如巨石落尽众人心坎。正二品,这可是一品亲王嫡女才有的待遇啊!  

  殿内一阵唏嘘,原来这皇后娘娘不是不喜欢翎湘,而是很喜欢。否则这般恩典岂是说讨就讨的?  

  姬如墨也是聪明,先赏了支其貌不扬的簪子,引出了东女十年无战事的国书,然后趁着景宣帝高兴的劲头,讨要这二平兴国郡主的封号,便要容易得多。  

  云黎暗暗为姬如墨这番计谋叫好,只是这皇后如此帮助自己是为何?  

  只听见景宣帝想都没想,道:“好!听皇后的,那就拟旨吧!”  

  “皇兄莫要慌。”一个低凉的声音懒懒散散道。  

  看向声音的来人,正是一直沉默的彧亲王百里群彧。  

  “十七弟,可有事?”景宣帝问。  

  百里群彧悠悠然的起身,动作矜贵优雅,微微俯身,道:“臣弟见着翎湘心里喜爱得紧,加上臣弟膝下并无儿女……”  

  云黎暗道糟糕,这大叔又要生什么坑人的念头!  

  只听百里群彧娓娓道:“不如皇兄就做个人情,把翎湘入了我彧亲王府的籍,抬个从一品,给臣弟当个女儿如何?”  

  景宣帝想了想,只听另一个好听的声音道:“皇叔此言差矣,皇叔正值当年,未来要多少子嗣没有,何必执着于翎湘一个人。”  

  说话的,正是洵王百里容素,一身紫色,倒是和小丫头配得很。百里群彧乜斜他一眼,眼里闪过寒芒。  

  “皇侄儿这话就更是没理,本王膝下寂寞,若要等到子嗣满地跑,可不止要等多久呢,这般活生生的女儿,要来才有意思呢。”百里群彧不看百里容素,一双华丽的眸子看着云黎,隐隐带着恶劣的笑意。  

  云黎被雷的外焦里嫩,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  

  是她有病还是这群人都不正常?  

  百里容素见此,也不好说什么了。  

  姬如墨见着这尴尬的情景,开口了:“你们两个在这里说没用呢,得要人家翎湘同意才行。对吧皇上?”  

  景宣帝点点头:“皇后说得有理。”  

  说完转头看向云黎,亲切的问道:“翎湘,你可愿入彧亲王府的籍贯,给朕的皇弟做个干女儿?”  

  云黎很想一拍桌子豪气的一声:老子不愿意!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感受着四方的视线,云黎倍感压力山大。  

  这入一品亲王的籍贯,当个从一品风光郡主,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可这亲王若是换成别人倒还好,可问题是对象是百里群彧。自己若是做了他女儿,意味着自己以后要住在彧亲王府,整日受这厮的磋磨!想起那日的那句“以十抵一”她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又不是妓子,干什么要让别人作践!  

  众人原以为会得到肯定的答复,可云黎的犹豫让众人只觉得有好戏看了。  

  正当云黎犹豫之际,百里群彧开口了:“翎湘想必的是高兴坏了,对吧?”  

  他华丽的眸子映着黑丝绒一般的睫羽,云黎望进去,险些被蛊惑。抚了抚赤金的面具,云黎思衬着怎么开口。百里群彧却威胁似的抚了抚唇角,一脸无害的笑意。  

  云黎一咬牙,这厮!  

  “对,臣的确是高兴坏了。”云黎说着便跪坐在地上谢恩:“谢皇上隆恩,谢彧亲王抬举。”  

  她已经快气炸了真的!雪依旧站在自己该站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动作,待云黎行了礼,这才过去将她扶起来。  

  “好,那便依了皇弟吧!”  

  然后,太监便宣旨,可惜云黎一点儿没听进去,那些流水一般的赏赐,她完全没听,若是认真听了便会宽心许多。毕竟也是钱啊,谁会和钱过不去!  

  这般情况下,云黎只有顺着百里群彧来,若是自己不答应,这厮一定大做文章!到时就更难收场。  

  好啊,收本姑娘做女儿,本姑娘一定让你这个爹当爽了!否则她就不姓云!

雪亦凉欢

哈哈,猜出来了么亲们 黎小姐要生气了,皇叔可悠着点啊 下一章:二六 乖女儿,叫爹 对了,解释一下女主的名字问题 云黎这个名字,是女主前世户口本上的名字,父亲取的;云未央是母亲取的小名;至于黎小姐是云黎在外边做坏事留下的代号;蓝云黎就是作为蓝府养女翎湘郡主的名字;因为不同的身份对应不同的名字,所以会有一些麻烦 现在阿凉觉得应该能明白了,原谅我的脑洞吧。我写大纲的时候自己都想给自己一脚哈哈哈笑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