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二六 乖女儿,叫爹(求收)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3448 2016-06-22 11:06:50

    思衬着,云黎回到座位上。  

  她想了想,一品亲王的女儿,应该是安国郡主的位分,安国郡主可是从一品的品级,这么算来……也不算亏。至少,光拿俸禄她都算个小富婆了。  

  嗯,还是不错的。  

  云黎点点头,朝着雪道:“过会子宴会结束了,只让九芙和九茴随我去彧亲王府住,什么东西都不带。”  

  雪眼里闪过溺色,笑道:“小姐放心。”  

  云黎的意思很简单,作为父王的百里群彧应该给她准备衣物,如果不准备,她就有理由挑事儿。百里群彧想必也没料到她空手去。她就是要给他添堵,哪怕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哼!  

  她知道自己不亏,可并不代表她就放过百里群彧了!  

  “对了,等会子结束了,陪我去一趟风云街。”云黎低声说着,赤金雕花的面具泛着光芒。  

  “好。”雪想了想道:“可要易容?”  

  “嗯,换身男装就好。”云黎淡淡说着,筷子却没闲着。夹了一块雪白的鱼肉就要往嘴里送。雪眼尖,忙止住:“小姐等会。”  

  说着白玉般柔软的手从云黎手里接过筷子,跪坐在云黎身旁,把那鱼肉里面的小刺一根根细细剔除,完毕这才将碗递到云黎跟前:“小姐请用。”  

  云黎的确没想到这个问题。自己爱吃鱼,从小爱吃,记得她十二岁那年,老妈烧了一条红烧鲫鱼,两斤多的鱼她一个人全给解决了。可是现如今再也没吃过那种味道了。或者说,再也没有人会替她细细的挑出鲫鱼里的刺。后来她就再也不吃鲫鱼。她吃的都是没刺儿的鱼。  

  如今,竟有人替她挑鱼刺。  

  真是久违的感觉啊。  

  嘴里的鱼肉极为细嫩,味道把握也相当不错。云黎想着,嘴角溢出笑容。  

  雪一时间看得呆了。小姐笑起来,原来这般好看。  

  云黎扭头看她,又夹了一块鱼肉在碟子里:“愣着做什么,继续。”  

  雪回神,眼里闪过一丝难掩的光:“嗯。”说着便开始耐心的替云黎挑刺。  

  已经很少有人对她这么好了,记忆里头除了云荒,再没有人了。  

  心里有种难以言表的空荡。可她不是一个习惯哀伤的人,收起情绪,云黎却思考起其他的事。  

  雪,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男子。首先长这么高的女子实在少见的很,二来,她的小臂骨也与女子的构造不同,那手虽说很细嫩,可是不难看出虎口有长期握利器的痕迹,关键是,老穿高领子的衣裳,有很大的可能是为了遮住喉结。  

  雪的面容算是雌雄难辨的那种,虽说并不算很出众,但气质和女子无二。此番一结合,云黎仿佛陷入了迷阵。  

  看着雪眉眼低垂的样子,神情温柔专注。云黎感到纠结。  

  倏地想起一个人,颜琉璃不就特别擅长看男女么,自己女扮男装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云黎越发觉得应该回一趟妩媚风流馆。  

  对面的百里群彧单手撑着头,捏着骨瓷的杯子喝酒,并不动菜。一旁立着的白一有些疑惑:“爷,您为什么……”  

  “不为什么,爷喜欢。”百里群彧说着,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道:“爷这下看起来应该没那么老了吧。”  

  白一默,狠狠默。  

  他从前怎么不知道爷是个在意外表的人呢?  

  “白一,你说小丫头的脸是怎么回事?”若真被人毁了,他定要那人付出惨重千百倍的代价。  

  小丫头从今天开始就是他的私有物品了,谁也不许动除了他,有着强烈占有欲的某爷如是想着。  

  “阿嚏——”云黎打了个喷嚏,暗道那个贱人在背后说她。  

  白一想了想:“属下愚笨,不知。只知道她回到蓝府便是如此。”  

  百里群彧混血儿一般精致的容颜闪过愠色,只听他低凉幽婉的声音道:“给爷查。”  

  “是。”白一点头,朝着身后的黑衣人吩咐了几句,便回到原位。  

  “爷,王府的东西,让她看见合适么?”您把沈园的密道也留了一条在王府,让一个外人就这么进去,合适么?白一迟疑道。  

  “怕什么,让她看。”丫头嘴紧着呢。  

  “是,要不属下给郡主安排间离您远点的院子?”这样那些就安全了。  

  “就安排在明兮阁。”百里群彧顿了一顿,华丽的黑色眸子闪过一丝恶劣的笑意。  

  “是。”白一虽然惊讶,却不会有任何异议。  

  宴会一直进行了一天,云黎只觉得无聊至极。  

  好不容易挨到华灯初上,终于可以离开。  

  待到皇帝和一众人都走了,云黎这才起身,揉了揉发酸的细腰,雪扶着她正要出去。  

  却听得百里群彧道:“乖女儿,慢些走。”  

  云黎眼皮一抽,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行了礼:“不知彧王爷有何事?”  

  “乖女儿,随爷回王府。”百里群彧笑眯眯的看着她,表情人畜无害。  

  “臣还有事,先不急。”云黎干笑着,心里在快速找借口先去找颜琉璃。  

  “爷记得咱们之间有个约定来着。”百里群彧若有所思的样子,看得云黎想一个大嘴巴子抽死这厮!  

  果真是贱到深处就欠揍!  

  “行吧,还请王爷头前带路,臣的马车随后跟上。”云黎终于妥协。  

  “何必麻烦,你都是爷的乖女儿了,同坐一辆马车也无妨。”说着便拉着云黎走了。  

  留下雪和白一默默无语。  

  白一真是给自家爷跪了,您这么上赶着给人当爹的人还真是少见!  

  云黎见着那马车这才想起一事,彧亲王府的标志,就是那银色的丝绦。  

  马车身用了昂贵的金丝楠木,坚硬皆是且耐腐蚀,缠枝雕花的装饰,高难度的雕工,尽显奢侈华丽。  

  果然是土豪。云黎在心里默默叹口气。  

  白二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家爷拉着一个女子就上车了。他看向后来的白一,问道:“爷这是哪根筋不对头?”  

  “你才不对头!”白一对着白二的脑门一个爆栗,骂道。  

  “唔……白一,你又欺负人家!”白二说着捂着受伤的小脑袋默默滚到一旁画圈圈。  

  白一再次叹气,难道除了自己,就没有正常点的人么?  

  想着默默自恋了一会,只听百里群彧阴恻恻的道:“白一,你若是再鸡婆,信不信爷把你毛扒光去做鸡!”  

  “噗——”云黎不由得笑出来,她怎么从来没发现,这厮这么污呢?  

  毛、拔、光……  

  白一一听,一个激灵,汗毛乍起:“不敢!属下这就来!”  

  爷发起毛来,粗口绝对让人眼前一亮。  

  “哈哈……”云黎忍不住笑出声来,看向百里群彧的表情非常耐人寻味。  

  百里群彧笑眯眯的看着云黎,道:“乖女儿,有这么好笑么?”  

  “嗯,特别好笑!”云黎可以想象白一的表情绝对精彩!  

  心里却是相当解气,活该!谁让他那晚砍断自己的链子的,害得她的脚再次受伤!  

  马车已经缓缓驶离了皇宫。  

  “嗯,白一的价值终于体现了。”百里群彧点点头。  

  白一默默桑感,爷啊,我就这么点儿价值么?真是伤感。  

  云黎尽量刷低自己的存在感,奈何马车就这么大,怎么也不可能刷没。  

  “乖女儿,你过来。”  

  云黎想了想,便靠过去了些。  

  谁知屁股下便又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  

  又是那日的招!云黎来不及反应,已经整个人跌入百里群彧微带薄荷香的冰凉怀抱里。被他抱住,云黎一脸幽怨。  

  人说在一个地方跌倒不可怕,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那才是真的二!  

  她觉得自己真的二到家了。  

  “放开我,抱着我做什么?”云黎费力想要出来,奈何百里群彧根本不给她机会。  

  “讨债。”说完便俯身,冰凉的唇覆在她温软的唇片上。  

  唇齿唸啄,动作不轻不重,不快不缓。  

  云黎没有反抗,悄悄腾出一只手,指间锋利的刀片泛着寒芒!  

  “呃!”刀片再次被打落,百里群彧蹙眉,惩罚性的咬住了云黎的下唇!  

  “嘶!”云黎感到唇上一疼,暗骂这厮绝对属狗的!出于纯粹的报复心理,云黎的舌极为技巧地避开百里群彧,估摸准了他的下唇就一口咬下去!  

  她的下口极狠,嘴里已经微微有了些腥甜。百里群彧终于放开她,黑丝绒一般的睫羽颤了颤,华丽的黑眸闪过光芒。  

  “嗯,还差九个。”  

  云黎一听不乐意了:“明明就是八个!”  

  “那个是示范。”某爷淡定的擦擦嘴唇,感受着唇上的余温。  

  果真是难得一见的体质啊,这么暖。  

  “我!”云黎攥紧了拳头,盯着百里群彧,仿佛要在他脸上看出个洞来。  

  这男人和莫明秋绝对不是一种人,莫明秋可没有他这么贱!这么脸皮厚!  

  云黎是彻底难以把百里群彧和莫明秋搞混淆了。面对一个没事儿把你拿来啃一啃的贱人,能看成别人都怪!  

  “乖女儿,要淡定。”说完,一双冰凉的爪子摸了摸云黎的头,语气十分的语重心长。  

  “我蛋你大爷的腚!”云黎抬起脚想要踹他,奈何连脚也被钳制了。  

  “乖女儿,要斯文。”百里群彧依旧面不改色,眸子里带着些笑意看着云黎发飙。  

  “……”云黎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乖女儿,叫爹。”百里群彧想到什么似的,朝着云黎道。  

  “……”  

  “快,叫声爹来听听。”  

  “叔。”云黎恶劣的看着百里群彧,赤金面具下的狐狸眼闪过少见的傲娇。  

  “叫爹。”  

  “叔,大叔!”云黎得意道。  

  百里群彧被气到了,自己辛辛苦苦保养了,居然还是被叫成叔。他很老么,明明很年轻啊?  

  “乖,叫爹,爷请你吃糖。”  

  “叔。”当她是小孩子啊,吃糖能解决什么问题!  

  “乖,别闹叫爹。”  

  “叔!”  

  百里群彧想了想,从怀里摸出几张面值一千两的银票,在云黎眼前晃呀晃:“叫爹,叫了就是你的。”  

  “哼,本姑娘才不会为钱财折腰呢!”云黎得意的翘起嘴唇,只觉得捉弄这厮有趣极了。  

  “真不要?”  

  “……不要。”好吧,说不想要是假的。  

  “真的?”百里群彧倏地恢复了正常似的,朝着外边的白一道:“白一,赏你了!”  

  白一掀开帘子正要接过来,只听一个女孩子极为清脆的声音叫了声:“爹!”  

  然后那银票转眼就消失了。  

  白一知道,自己又被爷当枪使了。  

雪亦凉欢

来点欢脱活跃气氛我也是醉的不轻 求收推评论哦,耐你们!么么。 下一章:二七 这便是蠢到深处自然萌,有新人物出场啦啦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