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一六 姑娘是个记仇的人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2945 2016-02-18 15:24:17

    云黎拉回思绪,看了眼对面的玉魅儿,继续喝茶。  

  “恕我冒昧,请问……姑娘的真名是……”颜琉璃想到了什么,问道。  

  云黎一双狐狸眼眨了眨,笑着看向玉魅儿:“云未央。”  

  云未央是母亲取的名字,云黎是父亲取的名字。  

  认识的人都称云黎为未央,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她的真名。  

  她也只允许极少数的人称她为云黎。  

  “夜如何其?夜未央。”颜琉璃念着,觉得这名字还挺妙。  

  “不知颜姑娘有什么事?”  

  “无事,只是想讨杯茶来吃。”颜琉璃莞尔,知道云黎并不待见自己,也不恼,顾自起身:“既然这茶也吃了,就告辞了。”  

  云黎见礼:“慢走不送。”  

  好不容易送走了一个颜琉璃,云黎正想着这无事不登三宝殿,颜琉璃干嘛要找自己喝茶呢,并没有注意到颜琉璃离开房门时,一双空寂的眸子,在炔滦身上停驻了一刹那。  

  颜琉璃眨眨眼,唇角带笑,随后离开。  

  “未央……”白桦蹙眉,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云黎抬眸,一双美丽的狐狸眼看着白桦,划过一丝了然:“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玉魅儿要找我。”  

  炔滦听见玉魅儿几个字时,一张有着淡淡病态美的脸顿时僵住了。  

  “难道是……穆清逸察觉了什么?”呢喃着,他觉得自己的不应该这么鲁莽,把弱香留在了妩媚风、流馆,要知道,穆清逸身边还有个花滟儿。  

  那可是鬼蜮毒医的女儿,有什么毒药可以瞒过她的鼻子。  

  云黎察觉到了炔滦的异常,道:“你怎么了?”  

  炔滦仓皇回神,答道:“没……没怎么。”  

  “哦。”云黎点头,一双美丽的狐狸眼闪过深究,想着开口道:“白桦,我记得你说二夫人院子在收拾蓝枫身边的丫鬟小厮?”  

  白桦点头:“是,而且下了狠手。”  

  “下了狠手?”云黎喃喃着,一双狐狸眼里闪过恶劣的笑意:“我记得大夫人和二夫人一向不对盘呢。”  

  “未央,你的意思是……”炔滦听罢,接过云黎的话,两人对视一眼,眼里都闪过了然的笑意。  

  看着笑得跟狐狸似的师徒二人,白桦狠狠咽了口口水。  

  恐怕有人又要遭殃了。  

  “白桦,你去……”  

  “徒儿,你去把……”  

  “你……实在是太阴险了!”二人齐声无奈。  

  “嘿嘿。”云黎摸了摸鼻子,她这只是开胃菜,这次只是活动活动筋骨,且成不成还不一定。  

  不成,她还有法子,不过却要等到她用蓝云黎的身份,行完了及笄礼,回到蓝府正大光明的和这群人斗。她就不信了,还整不死一群各方面都落后的古代人!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对这些人的怨恨,云黎的理智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她从来相信自己的感觉。许是这身体的原主恨极了罢。  

  岚院。  

  大小姐蓝岚的院子,一派华丽幽婉。  

  蓝岚穿着一身米白色的曳地长裙,外罩一件白色半透明纱衣,上面绣着银丝菊的花纹,一双青色的翘头珠履。梳了个垂柳鬓,戴着一副水晶的头面,一头青丝曳曳袅袅,风姿绰约,婀娜娉婷。  

  蓝岚生得好看,面容清丽,在精心的妆容下,更加的姿容绝色。  

  难怪繁城人都说:“娶妻当娶遗世仙,嫁人当嫁绝色郎。”  

  遗世仙,只得就是繁城有名的两位天仙美女,御史府,蓝岚和妩媚风流馆,玉魅儿。  

  不过立这名号的人有些损,玉魅儿是妓子,蓝岚可是当朝位列三公的蓝御史府上的小姐。这两人放到一起有些啼笑皆非了。  

  可玉魅儿气质非凡是真的修养一流也是真的,连容颜也是一流的,除却身份,蓝岚还比不上她。  

  除了遗世仙以外还有绝色郎和北暮双璧。  

  绝色郎,指的是当朝皇上的二皇子,怀王百里浯,还有北顒王世子,容隐。  

  至于北暮双璧,便是当朝五皇子,洵王百里容素,以及那位十一年前被送到南越的质子,先皇的第十七个儿子,彧亲王,或者本朝唯一的摄政王,百里群彧。  

  说来,百里容素还是百里群彧的侄子呢,可是百里群彧在先皇的儿子里面最小,年龄只比自己的侄儿大两岁。  

  算起来,洵王今年也有二十有五了。  

  先不说那些有的没的了,来说说蓝岚吧。  

  蓝岚坐在美人榻上,一双清丽的眼睛神态迷离,很是雍容高贵。  

  听了丫鬟的禀报,蓝岚一双眼微微眯起,看向那丫鬟:“你说,母亲罚了哥哥身边的人?”  

  “是。”  

  蓝岚起身,仔细问道:“这事儿有哪些人知道?”  

  “据奴婢所知,这事儿知道的人少。”  

  蓝岚点头,道:“封锁住这消息,否则对母亲的名誉有损。”  

  “是。”  

  “那就好,你去吧。”蓝岚招了招手,示意丫鬟下去。  

  紫檀屏风后边走出一个身着锦衣的丫鬟,衣着搭配非常巧妙,虽说只是个丫鬟,眼里的精光却让人难以忽视。  

  这丫鬟看见蓝岚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笑了笑,道:“姑娘可记得一事?”  

  蓝岚挑眉:“何事?”  

  “三月前,姑娘让人把汀芜别苑的蓝云黎迷倒了送到贱民巷,过几日那丫头就要及笄了,到时候可就是身份尊贵的翎湘郡主了。”那丫鬟笑呵呵的说着,眼里却有着厉色。  

  蓝岚眼眸里有些得意:“哼,那丫头估计早就死了,你不是也派了人去么,人都死了,这郡主的位分又有谁来承呢?”  

  那丫鬟听了,非但不高兴,反而有些气恼:“姑娘真是糊涂了。”  

  蓝岚蹙眉:“这话怎么说?”  

  “姑娘忘了,那丫头若是死了,皇上要是追责下来,谁也讨不了好,第一个遭殃的可就是蓝府。且说及笄那日皇上可是说了要在皇宫办,一道把那丫头上了皇室玉碟,成为宗室女,那时候,你觉得她要是不在会怎样?”丫鬟凉凉的说着,看向蓝岚。  

  蓝岚咬唇,看向那丫鬟:“柒葑,你说该怎么办?”  

  柒葑笑着,一双眼里闪过讥诮:“找到她再说吧。”  

  蓝岚听罢,只得点头:“派人去找,记得隐秘些,别让人发现,这事儿我还瞒着父亲和祖母呢。”  

  柒葑福身:“是。”  

  说完消失在屏风后面。  

  蓝岚吐出一口浊气,倚在椅子上,一双眼里闪过厉色。  

  “蓝云黎,你不过是个野种,养女,凭什么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一跃成为郡主!我哪里比你差了,我比你漂亮,比你有才华,比你聪明懂事,你除了身份,根本就比不上我!”  

  蓝岚如是念叨着,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此刻,二夫人的陶然居。  

  陶氏凉凉的看了一眼底下的弄花,眼底有些愠色:“弄花,消息可靠么?”  

  弄花点头:“可靠,二公子身边的丫鬟小厮都是梧桐苑派来的。”  

  “咣当——”  

  陶氏手边的粉彩画牡丹茶盏碎了一地。  

  “好,好,好,好你个凤兰幽!”陶氏手里的碧玺念珠被攥得紧紧的,流苏扭曲成了奇异的形状。  

  “弄花,通知父亲,蓝笙的命,我要了。”陶氏狠狠的说着,掐银丝的珐琅护甲闪着莹莹冷光。  

  “是。”  

  弄花转身离开,消失在陶氏的视线里。  

  ----------我是作者终于记得把我放出来的分割线----------------  

  远客居。  

  云黎一身薄绿色衣裳,发丝绾起,坐在椅子上。  

  此刻已是傍晚,暮色微凉,秋景苍茫。  

  云黎听了白桦的得来的陶然居的消息,唇角勾出恶劣的笑意。  

  “很好,陶粒要动手了。”  

  炔滦问:“未央,要不要我们出手?”  

  “不用,按兵不动,我们只要坐山观虎斗就好了。”云黎抬手,狐狸眼里有些笑意。  

  “你这样是不是太不厚道了。”白桦有些为难。  

  云黎挑起精致的眉梢,看向白桦:“早就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姑娘是个记仇的人。”  

  “好吧,可是大夫人又如何惹着你了?”白桦再次发问。  

  “大夫人不会有事的,蓝笙也不会有事的。”云黎云淡风轻的说着,颇为不在意。  

  “为什么?”这下是两人同时说话的声音。  

  “蓝府嫡子身边儿还没有几个厉害的人么,再说了,他们从京畿大营回来,京畿大营守将张祎怎么会不派人跟着护送,里面可还有位列当朝三公之一的蓝御史蓝庭玥呢,出了事儿他张祎一个从四品的小官儿可担不起。”云黎娓娓道来,眉眼之间没有什么波动。  

  “原来如此。”两人齐声道。  

  “得了,咱们还得去一趟蓝二公子那里呢。”云黎掸了掸衣袍,起身率先朝门外走去。  

  炔滦白桦二人只得赶紧跟上。  

  只是云黎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难道真的没有破绽么?  

  她真的会如愿搅乱蓝府这潭水么?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够了憋作了!)

雪亦凉欢

好吧,没人搭理中…… 下一章吃肉肉,求收推。 看阿凉纯洁的大眼( ⊙ o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