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一八 大叔,你味道真不错(求收推)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3245 2016-02-20 09:57:20

    百里群彧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他满脑子都在回想一个问题,他有这么老么,嗯?  

  “大叔。”云黎收回踩在百里群彧玉色衣袍上面修长的美腿,然后自觉在马车里寻了个地儿坐下,笑眯眯看着他。  

  百里群彧被这眼神看得一毛,挑眉看向云黎:“小丫头,爷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的忙都帮的。”  

  “有条件?”云黎抱胸,听着马车外面安同和白一在交涉,心里的弦绷得紧紧的。  

  “嗯,不过爷还没想好。”百里群彧抬手抚了抚白皙光洁的下巴,一张殷红的薄唇一张一合,像极了某个阴险的男人。  

  “大叔,你帮还是不帮?”云黎有些不耐,一双狡黠的狐狸眼看向眼前的绝色男子。  

  “你想爷怎么帮?”  

  “帮我躲过外面的人。”  

  云黎朝竹帘子外面扫了一眼。  

  安同显然是个难缠的,白一心里有些恼怒,要不是爷吩咐不可声张,这些人哪里来的胆子敢拦爷的马车?  

  马车里,百里群彧看着眼前的云黎,华丽的黑色眸子里闪过凉意。  

  “好。”  

  百里群彧殷红的嘴唇一张一合,朝马车外面道:“白一,让他们进来查。”  

  白一不再做拦,给安同让出一条路来。  

  安同带着一干人等,来到马车前,正要掀帘子,却听里面的人说道:“你是何人?”  

  安同一听,微扬下巴,有些不可一世的说道:“我乃当朝蓝御史府的管家安同,阁下还是让我等搜上一搜吧。”  

  百里群彧凉凉一笑,一双华眸闪过厉色,只听他低凉的嗓音道:“爷当是谁,蓝府的一条狗。”  

  “你!”安同被这话刺激的不轻,道:“阁下这般言语讽刺,莫不是心里有鬼?”  

  百里群彧却笑了,黑丝绒一般的睫羽下,一双黑得泛紫的华眸闪过一抹不屑:“狗儿,你可要想好,今日你掀了爷的车帘子,明日,你的狗爪子可还长在你身上?这身狗皮子是否还如现在一般温热如初。”  

  他语气温温柔柔的,嗓音低凉沉魅,像是上等陈酿美酒,云黎却知道,这男人表面那么和善可亲,事实上,只怕和莫明秋是一种人。  

  百里群彧凉凉的说着,居高临下,好像他的世界里除了自己,都是一群蝼蚁。  

  安同显然那被这话吓到了,底气有些不足,但一想,自己是堂堂蓝府的管家,就是王爷见了也得礼让三分,自己有什么可怕的,于是道:“哼,那阁下也得有这个本事。”  

  说完就去掀帘子。  

  百里群彧长袖一扬,云黎软软的身子便落到了他微凉的怀里,挑起她的下巴,随后一张微凉的薄唇便落到了云黎温、软的唇上。  

  云黎脑子里一片白。  

  百里群彧蹙眉,随后释然,专心的吻、着。  

  心里生出恶劣的念头,百里群彧撬开云黎的贝齿,鲜红的舌尖袭入她的城池,开始肆、意品尝。  

  云黎想要动弹,却发现这人力气大得惊人,不由得怒火中烧,怒极反笑。  

  你要玩儿,姑娘陪你玩儿!  

  想着,云黎主动发动了攻、势,将百里群彧扑、在马车的软榻上,满意的反、守、为、攻,唇、舌纠、缠,满意的看着面前绝色妖孽一脸错愕。  

  谁也没有注意到,云黎的手飞快的动作,洁白如玉的手指间明晃晃的刀片泛着冷光。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激、吻,一时间马车内气氛都成了靡丽的桃、色。  

  安同看见马车里女上男下的一幕,脸色一黑,猛地放下帘子,生气的离开。  

  很久很久,云黎这才放开仍然处在自己世界一脸错愕的百里群彧,一张小嘴红红肿肿的,还残留着晶莹的不明液体,看上去极为诱人。  

  百里群彧也没好到哪里去,薄唇较之先前,更加的红艳不可方物,整个人像是尤物一般。  

  关键是某爷此刻起反应了。  

  嗓音变得低沉魅惑,极为性、感:“小丫头,胆子很肥啊。”  

  云黎哼哼道:“彼此彼此。”  

  掀开帘子朝外面看了眼,此刻已是四更天,想起炔滦和白桦还在妩媚风、流馆前边等着,故而朝马车里面道:“大叔,今日你帮我躲过一劫,还亲了我,所以咱俩扯平了。”  

  “对了,我叫云未央。”云黎抛下这句话,转身掀开帘子跳下马车。  

  然后是某无良妞吃痛的叫声!  

  “嗷……”云黎捂着脚踝,娘的忘了脚还伤着!  

  白一在一旁袖手旁观,云黎一瘸一拐的来到白一面前,一字一顿的说道:“白一是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来日方长!”  

  云黎说着正要离开,响起一件事,回头朝着马车里轻佻的说道:“对了,大叔,你味道真很不错。”  

  说完,云黎一瘸一拐的朝妩媚风流馆的方向走去。  

  马车里,百里群彧掀开竹帘子,黑丝绒下的华丽眸子泛着凉意。  

  好个小丫头!  

  百里群彧看着自己身前玉色衣袍上的那道口子,断裂得干净利落,咧开一张嘴,像是在嘲笑什么一般。  

  像极了那个嚣张的小丫头!  

  可恶,居然盗走了母妃留给他的幽冥玉镯!  

  这小丫头挺识货啊!  

  百里群彧黑着一张脸,白一正巧来掀帘子,看见自家爷一脸“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表情。  

  白一一脸不明白情况的问:“爷,出什么事儿了?”  

  百里群彧面无表情道:“第一,爷被小丫头叫大叔了。”  

  白一默:“……”  

  百里群彧继续面无表情:“第二,爷的幽冥玉镯被小丫头偷走了。”  

  白一只感觉山雨欲来:“……”  

  此刻的白一只想说,爷,你真衰。  

  哪知百里群彧继续丢出一句话:“爷还被小丫头强吻了。”  

  白一一口老血噎在胸口!  

  爷你什么时候这么蠢了?!不仅是幽冥玉镯,连初吻都被偷了!真衰!  

  当然,这话白一可不敢说出来。  

  “所以……爷打算怎么做?”  

  “爷……不算做什么,爷只要找到那丫头,然后……”  

  白一只看见自家爷华丽幽深的眸子里闪过恶劣的笑意。  

  百里群彧唇角笑意愈深。  

  那位胆子奇大的姑娘,自求多福吧。白一在心里默默为某无良妞点了根香。  

  “回王府,明儿个上朝。”百里群彧拂袖,竹帘子落下。  

  白一顿时感觉要遭殃的不是那个胆子奇大的姑娘,而是那些人!爷生气了,恭喜各位成为爷的出气筒。  

  “愣着做甚,作死么!”里面传来百里群彧低凉魅惑的声音,明显的不高兴。  

  “哦。”  

  马车这才往前驶去。  

  马车里的百里群彧,一直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可这位大爷真不是啥楚楚可怜的善茬儿,此刻某爷心里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他看起来有这么老么?还是他离开太久,北暮国的习俗都变了?  

  “白一啊。”郁闷的某爷朝马车外道。  

  “嗯?爷有什么吩咐?”  

  “给爷准备国色天香法需要的材料。”  

  “咳咳。”白一猛地咳嗽两声,爷,他没听错吧。  

  国色天香法,可是当年容贵妃娘娘的养颜方,您确定您……  

  百里群彧凉凉道:“怎么?有意见?”  

  “没,哪敢啊。”白一黑线,爷你确定你不是被打击到了?一定是!  

  “别误会,爷只是想试试效果。”  

  爷,你就作吧。  

  白一显然的不相信,百里群彧可不管他信不信,他只要有一个理由就好了。  

  ------------爷是爷要保养然后闪瞎尔等狗眼的分割线-------------  

  且说云黎这边,风云街上还没有什么人影,但是玉水河边却是一派热闹非凡。  

  玉水河泛着粼粼波光,妩媚风流馆的画舫灯火葳蕤,映着曲水流觞,别有一番诗情画意。  

  玉水河边,和式建筑点着灯火,正是热闹的时候。  

  炔滦和白桦正在妩媚风流馆门前等着,云黎一瘸一拐的向他们走过去。  

  炔滦二人老远就看见云黎的身影,炔滦心头一紧,连忙过去扶住云黎:“未央,你怎么了?”  

  云黎提到这个就来气,道:“没事,被狗绊了一跤。”  

  “狗?”白桦只想笑,揶揄道:“哪家的狗那么厉害,能把你给绊成这个样子?”  

  云黎凉凉道:“你最近皮有点痒是不?”  

  “没有没有。”白桦打着哈哈,干笑道。  

  “哼。”云黎捂着脚踝乜斜了一眼白桦,对着炔滦道:“乖徒儿,为师的脚伤复发了。”  

  “什么?”炔滦一听,比云黎还生气:“那个不长眼的贱人,老子活劈了他!”  

  “你老子我还在呢!”云黎一拍炔滦的脑袋,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母,她不是他老子是啥?!  

  “哦,师父,我背你吧。”炔滦想着,转身躬下身子,道。  

  “好啊!为师可是很重的。”云黎说着毫不留情的一跃,便稳稳的落到了炔滦的肩膀上。  

  十七八岁的少年,后背并不纤薄,反而很结实。  

  “不重,师父很轻。”炔滦满足的笑了笑,迈步正要前行,前方却出现了一干穿着蓝色衣裳女子来到了炔滦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俯身,道:“我家公子邀请几位三楼一叙。”  

  云黎拍拍炔滦的肩膀,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你家公子是何人?”云黎挑起精致的眉角,看向眼前蓝衣女子。  

  为首的蓝衣女子淡淡道:“这位姑娘好生健忘,姑娘得了不该得的东西,却要来问主人是何人?”  

  云黎自是知道蓝衣女子意有所指的是什么,狐狸眼微微眯起,道:“你家公子……可是这儿的鸨儿?”  

  “正是。”  

  云黎有些好笑,一个鸨儿没事儿见她做什么。转念一想,这鸨儿竟然知道她是盗了妩媚风流馆的人,这……倒有点儿意思。  

  云黎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炔滦白桦微微哗变的脸色。  

  “那好,就随你见见吧。”  

雪亦凉欢

哈哈,觉得阿彧是个傲娇,难道注定被阿黎【蹂。躏】么,哼哼,咱家爷要放大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