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一四 看戏(上)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3156 2016-02-05 23:17:49

    翌日。  

  风云街,妩媚风流馆。  

  穆清逸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单手撑着头,一双丹凤眼里冷光四溢,唇角带着妩媚的笑意,眼角银色的胭脂散发着灼目的光华。青丝垂下,手执一把轻纨扇,上面绘着一块黄金的面具形状,眼睛的地方空着,涂成了黑色。  

  周围是淡淡零陵香,竹子装饰的房间内,站着几个人。  

  “你是说,十一被蓝府的人带走了?”穆清逸手上轻纨扇半掩着面,看着一旁的人,脸上看不出表情。  

  “是,昨日二更时分,我们的人和豢伶司的人,同蓝府的人撞个正着。”无声淡淡的说着,暗暗为自己昨晚上的失职感到愧疚。  

  “你们和豢伶司守在这里的人加起来得有五十个人吧,蓝府也派不了那么多人吧,还能让人把人带走了不成!”穆清逸说着说着,语气陡然加重,手里的轻纨扇一把朝地上砸去!  

  轻纨扇是上等半透明绢纱,蒙在扇架上,羊脂白玉的扇柄镶着金边,一条蓝色的流苏坠在上面,白玉扇柄摔成了三截,扇架子也摔弯了,绢纱上绘的那面黄金面具也折成了奇怪的形状。  

  “属下等知错!”无声带着一干人等跪下请罪。  

  “好了,这个时候请罪有个屁用!蓝府敢动我妩媚风流的人,胆子还真不小。”穆清逸懒洋洋说着,话语间却有着不容质疑的凌厉。  

  “无声,派人去查查,蓝府最近出了什么事。”  

  “蓝府二公子那方面……呃……”无声脱口而出,说到一半又感觉难以启齿,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那方面没用了?”穆清逸隐隐猜到了缘由。对于无声的反应,他很满意。  

  “是……这样吧……”无声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这样羞人的事情公子做什么要她一个****的女子来……!  

  “那便好办了。”穆清逸对着无声说道:“派人去一趟蓝府,要人。”  

  “可是……”无声有些纠结。  

  穆清逸抬眸,看向无声,极富磁性的嗓音道:“怎么?”  

  “两个问题,第一,如果派我们的人去,那么现于人前的暗卫就必须成为明卫,可是我们的人都不适合现于人前;第二……可能要不来的。”无声摇摇头,刘海晃着很是好看。  

  “没让你们要来,不过你说的倒是个问题。”穆清逸修长的手指抚上光洁美丽的下巴,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闪过恶劣的光芒,他道:“这样,你去找玉魅儿过来,让她去。”  

  无声蹙眉,有些错愕:“呃……啊?”  

  “玉魅儿的影响力那么大,馆外每日都有不少人盯着呢,她一出门,这事儿不得闹大么?”花滟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身张扬的红衣,眉眼灵动。  

  穆清逸眼里有了笑意,冲她招招手。  

  花滟儿这次倒是没有生气,听话的走到躺椅边。穆清逸长臂一揽拉过她来,抱在怀里,道:“小滟滟,你终于正常了。”  

  花滟儿听罢,猛地拍了穆清逸的脑袋一下:“哼,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就不正常咯!”  

  “嗷……”穆清逸吃痛的捂着脑袋,一双丹凤眼幽怨的看着怀里的花滟儿:“小滟滟,你这是谋杀亲……呜呜!”穆清逸说到一半就被捂住了嘴巴,花滟儿一双华眸瞪着他。  

  房间里的一干人等,互相看了看,心里哀怨的叫唤:他们那个霸气凌人威武不屈孔武有力的公子哪里去了!这个被人捂着嘴巴的傻缺真的是他们的公子?实在有辱男人尊严!果然!公子是个容易被美色迷惑的人!  

  可怜的傻缺公子还不知道,花滟儿这番行为,以及自己这中二病患者一样的反应,已经深深的变异了自己一干属下对自己的崇拜之情!  

  “小滟滟……”穆清逸委屈的咬着下唇,一边眨着泛着水光的华眸一边嗫嚅。  

  那模样活像是**了千百遍的受!  

  “得得……憋整的跟被人操了似的……”花滟儿一把拍开那张看着就闹心的脸,道:“穆贱人,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呢。”  

  穆清逸理了理额间的发丝,眉眼带着恶劣的笑意:“小滟滟,我请你看戏。”  

  无声等人顿时冒出一背寒毛,公子这样子,好像有人要遭殃了。  

  无声默默地为蓝府的人点了根蜡烛。  

  白云街,御史府。  

  蓝府修得气派,雕梁画栋,极是好看。  

  一抬六人抬的樟木小矫来到蓝府门前,轿子停下来,以来过往路人一阵唏嘘。  

  这樟木小矫,可是洵王爷送给妩媚风流馆那位头牌花魁的生辰贺礼,樟木原本是南越特产,遥遥千里送来北暮,成本加上关税再加上利润,简直贵到了一定程度。  

  洵王爷这一掷千金,当时还传了好一阵子呢。路过的人基本上半听说半瞎蒙的,也便猜出来这轿子里坐的是谁了。  

  可不就是玉魅儿。  

  轿子里伸出一只柔若无骨的柔荑,莹白微粉的指尖,没有蔻丹,修剪得非常好看。  

  接着便是一只软底大红色翘头履,一小截儿软烟罗的白色罗裙。然后是连云锦的外袍角,绣着暗红色的连枝梅。玉质的腰带,几绺发丝懒散轻垂。最后是一条白色蛟绡菱纱的面巾,露在外面的是一双空寂如古井一般的眸子,透过一切障碍,可以看见世外的一切。  

  无疑的,那是一双极为吸引人的眸子。藏着太多秘密,太多神秘,太多……情绪。  

  玉魅儿梳了一个垂云鬓,血玉和白玉并雕的虞美人花簪,栩栩如生,是三千鸦青丝上的唯一装饰。  

  微微上挑的柳叶眉,用黛青色的螺子黛描画,长长的睫羽微颤,一举一动之间,只有大家风范,丝毫不见庸俗之气。  

  可大家也只是惊叹和唏嘘而已,毕竟是烟花女子,没有多少人会正眼看的。  

  你打扮的再有气质,举动再有风度,可一个妓子身份,可以掩盖前面所有的光芒,生生的白圭之玷。那不过是你一个人的自诩清高罢了。  

  不说所有人这么想,至少在场路过的有身份的女眷,都是这么想的。  

  玉魅儿抬眸,面纱下的面容朦胧,隐隐可以看出她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只听得一个矜贵而柔嫩的声音道:“阿七,去叩门。”  

  阿七是个年轻男子,一身深蓝色的紧身衣裳,面色冷冷的,很酷的样子。  

  阿七没有说话,径直走向蓝府的朱漆大门,叩响门上的铜狮子衔环。  

  很快,便有小厮来开门。  

  “请问有何贵干?”蓝府的下人一般还是很懂礼貌的。  

  阿七道:“我家姑娘想要拜访一下贵府老夫人。”  

  “敢问姑娘是?”小厮把朱漆大门拉开些,探出头来,问。  

  “妩媚风流馆,玉魅儿。”此话一出,围观的人群里立刻炸开锅了。  

  方才只是猜测,没想到这姑娘真是玉魅儿。  

  一群人立刻议论开来,七嘴八舌不厌其烦。  

  玉魅儿空寂的眸没有波动,宁静如初。  

  小厮听罢,眼神略略带了些鄙夷:“稍等。”  

  说完,小厮便关上门禀告老夫人去了。  

  等了良久,也不见人来开门。  

  玉魅儿挑眉,一双空寂的眸子闪过一丝玩味,转身朝着身后的人群俯身:“奴乃妩媚风流馆玉魅儿,昨夜,蓝府的人不知为何缘由强行带走了我妩媚风流馆的隽语姑娘,众位也知道,妩媚风流馆只是做些烟花生意,谁知……竟然惹到了蓝府,鸨儿也因为这个一病不起,险些一命呜呼呜。魅儿实在是走投无路,这才……唉!”  

  说完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阿七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小姐,你这是公报私仇么,鸨儿还好好的在妩媚风流馆里呐!  

  有大胆的人问了:“不知魅儿姑娘可知道缘由?”  

  玉魅儿面容下的精致唇角勾起一抹妩媚的笑意,楚楚可怜的道:“据说是蓝府的二公子出了点问题,可是这个也不能怪在我们妩媚风流馆的头上啊……”  

  说完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腕,疼的眼泪直流,如此一来更显得梨花带泪惹人怜爱。  

  只有一旁的阿七默默地翻白眼,姑娘说谎简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围观的人一听,心下都有了答案,什么问题?除了那方面的问题,能有什么问题?!  

  当下,人群里便传出来对蓝府的鄙夷之声,以及对蓝枫的耻笑。  

  “什么问题,我看就是不行了,硬赖着妩媚风流馆的姑娘!”  

  “就是,那隽语姑娘我见过,知书达理的!自己出了毛病还赖人家!呸!”  

  “那蓝枫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前儿个我还看见他从庭椛楼拉了一个侍女出来呢!”  

  “是嘛?”  

  “那还有假!”  

  “……”  

  玉魅儿听着人群的议论,一双空寂的眸子闪过恶劣的笑意。  

  她本就是习武之人,视力强过一般人。看见那墙头一闪而过的身影,唇角笑意愈深。  

  蓝府内——  

  老夫人住处,慧兰园。  

  远远的便听见里面刘氏生气的声音:“哼,贱蹄子!还蹬鼻子上脸了!”  

  于嬷嬷劝道:“小姐,莫要生气,生气伤身。”  

  “我能不生气么!”刘氏一双精明的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于嬷嬷,做事怎么那么不干净!”  

  于嬷嬷连忙跪下:“老夫人,他们已经很小心了!”  

  连“小姐”的称呼一下子都变成了“老夫人”,可见刘氏这次是真的动气了。  

  “那玉魅儿还在外面大放阙词,蓝府的脸都被丢光了。”刘氏冷冷睨了一眼于嬷嬷,语气说不出的寒凉。  

雪亦凉欢

看吧看吧,逗比就是那么与众不同…… 话说这是一篇除了蓝笙这个小配以外,所有人都不正常的文! 记得收推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