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七 论忠诚和利益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2295 2016-02-05 14:22:52

    回到住处,替云黎快速处理了伤口,她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把染血的匕首,任由炔滦怎么弄,也没办法将她手里的匕首弄出来,宠溺一笑,索性任由她去。  

  “炔滦,你……”白桦看着炔滦守在云黎的旁边,心里明白了什么。  

  炔滦和白桦自小一起长大,白桦虽说是炔滦的奴,但是却比任何人都了解他。  

  他的主子啊,只怕这是一条不归路啊。  

  “白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是我的事,也希望你不要和她说。”炔滦看着云黎,收回目光。  

  “罢了罢了,随你吧。”白桦无奈的叹口气,语气敛上一抹自己都没发觉的幽怨。  

  炔滦颇为无语:“白桦,你能不能不要用怨妇一样的语气来说话啊。”  

  “哪有!”白桦猛地站起来,秀气的眼睛瞪着炔滦:“哼,我出去逛逛,不理你了。”  

  “哈哈!”炔滦爽朗一笑,任由白桦去了。  

  “唔……”长长的睫羽微颤着,云黎揉揉眼睛,醒过来就看到炔滦守在自己身边。  

  起身,坐好。  

  “为什么要救我。”云黎容色淡淡,狐狸眼没有什么神色。  

  “因为你是我师父啊!”炔滦笑着说。  

  “我说过,我不是你师父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我抛弃你了,可以么?”  

  “师父,你怎么可以始乱终弃!”  

  “……”说的她好像成了负心女似的。  

  “我不需要于我没有什么用处的人。”云黎转过头,不再看他,却没人看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  

  “我,炔滦,愿意以生命起誓,誓死效忠未央!”没想到炔滦会来这么一出,云黎着实被吓到了。  

  “我并没有要求你这么做。”云黎别过头来,冷冷地看着炔滦半跪在地。  

  “我自愿的,师父!”  

  “忠诚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利益是什么。”云黎看着炔滦,淡漠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以生命表示我的忠诚,够不够?”炔滦语气坚定,眸中有着云黎看不懂的神色:“如果哪一天我背叛了师父,师父杀了我,可好?”  

  “……”云黎终于做出心软的表情,罢了,再信一次吧。  

  “师父!你答应我了!”炔滦起身,很是高兴。  

  虽然拜一个十五岁的女娃娃为师是有些……但是这个女娃娃的手段,也足够资格做他的师父了,况且……  

  门外,白桦靠在门框上,看着午后纯净的天,洁白的卷云,轻叹一口气:“炔滦,真傻。”  

  主子的主子,也是他的主子啊。  

  进屋,见着炔滦高兴的样子,他也觉得开心,心情随即好了起来。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哪来那么多忧愁抹不去呢?  

  云黎躺在稻草床上,狐狸眼里划过笑意。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她黎小姐办不到的呢?  

  --------------姑娘我是黎小姐收了徒儿的分割线------------  

  白云街,彧王府。  

  已是深秋的时间,树上的叶子零零散散的飞旋这在空中起舞,然后落下,在青石的地面上积了一层枯叶。  

  金色的银杏树挂着美丽的金叶子,秋日的阳光下看起来格外好看。  

  一个深紫色的身影站在这金色当中,格外瞩目。  

  “流域,好好的把十七皇叔的府邸修缮好,过不了多久,十七皇叔就要回来了。”紫衣男子一身缎紫华服,玉带流苏,墨发微垂下,用玉簪子固定好。  

  “是,王爷。”流域点头,转身下去了。  

  白色的狐裘从一片金色里走出来,银杏的叶子扑闪着流光,簌簌穿着海棠红的对襟衣裳,雪白狐裘一衬,更显的簌簌原本就病态的脸更加的白皙,看起来倒是有些红润。  

  “王爷,皇上不是让你随意修缮一下就好么,这宅子年初才修过。”簌簌玉白色的手藏在白色的狐裘里,纤细的身段显得有些遗世。  

  紫衣男子转过来,一双狭长的凤眸,睫羽纤长,长眉上挑,精致而华丽。男子的肤色很是白皙,却是白得很自然,白里透红的很是好看,鼻如悬胆,薄薄的嘴唇艳若桃花,不点而丹。一双狭长的眸子,映着金色的银杏,顾盼生姿。  

  眉角一粒朱红的泪痣,一回首,竟是倾城。  

  当真不负他的名字,百里容素。  

  这人在的地方,只怕百里之内容颜皆素,唯他一人容色倾绝。  

  “本王自然知道不必来,可是想着十七皇叔的性子,觉得还是来一趟比较好,毕竟十七皇叔,可是当年先帝亲封的摄政王爷。”百里容素淡淡道。  

  簌簌努嘴:“王爷,簌簌要吃青云街的白玉酥,等下,王爷要差人给簌簌买去。”  

  “原来簌簌缠着本王要一起来,就是惦记着白玉酥呢。”百里容素轻笑一声,看着簌簌道。  

  簌簌别过头:“王爷既然知道,还不差人买去!簌簌要是等急了,可半月不会搭理王爷的。”  

  “好好好,流风,你带簌簌去买吧。”百里容素朝空气中一唤,被叫做流风的侍卫就出来了。  

  “王爷每次都叫我陪簌簌去,那白玉酥我可一次没吃过!”流风长了一张娃娃脸,嘴里念念着。  

  “哼,今天看在你很乖的份上,簌簌我就请你吃吧!”想着白玉酥,簌簌眼里露出了期盼的神情。  

  “好咧!”说完将簌簌打横抱起,跳上半空,运起轻功离开。  

  看着满庭的银杏金叶,百里容素轻轻拈起一片,白皙好看的指尖轻旋着银杏叶,自言自语:“十七皇叔,本王等着你回到这彧亲王府。”  

  此刻的北暮国毗邻的芙蕖十六州,白蕖州,白蕖城。  

  一座白色的塔式建筑物屹立在白蕖城的中心。  

  高十三层的塔有个名字,叫重楼千阙。  

  重楼千阙,是芙蕖十六州的代表建筑物,芙蕖十六州的旗帜,便是十三重重楼千阙周围,布满十六朵莲花。  

  其中的十六州,分别是白芙和白蕖,墨芙和墨蕖,赤芙和赤蕖,金芙和金蕖,绿芙和绿蕖,青芙和青蕖,蓝芙和蓝蕖,紫芙和紫蕖。  

  十六州分布在四国交界处,制约着四国经济,这才有了四国鼎立的局面。  

  白蕖州的州主,一个叫做暮雨的女子站在重楼千阙的顶端,俯瞰整个白蕖城。  

  “城主,还有十四天左右,北暮彧王百里群彧即将抵达白蕖州,还有十三天,南越十一皇子卫昽也将抵达白蕖城。”一个男子半跪在地,道。  

  “哦,这有意思了。”暮雨看着北暮国的方向,淡淡道:“也不知道小主子怎么样了。”  

  “小主子当不会有事。”  

  “这可不一定,这些日子我心里慌得很,你派人去北暮看看,尊主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好生注意小主子,虽说那人府里到还安全,可是,我总是不放心。”暮雨别过头,道。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对了,可要让卫昽和百里群彧对上才好玩呢。”暮雨淡淡的说着,看着北暮国的方向沉思。  

雪亦凉欢

簌簌是个悲剧人物……男主和两个男二已经出来了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