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一二 李代桃僵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3124 2016-02-05 23:11:55

    此刻的风云街上确是热闹的紧。  

  远远的便可以听见人群熙熙攘攘的声音。  

  云黎带着炔滦和白桦在外面徘徊,白桦圆滑,得来的钱财多少会分给贱民巷一些信得过的乞丐,然后托他们做点事情就很容易了。  

  从这些乞丐口中得来的消息,大多数比较准确。比如她知道,这风云街街尾有一家妙手医馆,里面的陆大夫是繁城有名的男人那方面的专家。  

  那陆大夫倒是和云黎有缘,有一次云黎上街,正好从偷儿手里截获了陆大夫被偷的银两,那陆大夫当时就感激的很。后来陆大夫家中遭强盗洗劫,云黎再一次适时出现,及时给予帮助。  

  陆大夫以为是缘分,不过这事儿只有云黎三人心里清楚,一切,不过都是手段罢了。  

  这个世界上,只要手里头有钱,又有什么是办不到的呢。  

  偷儿偷了陆大夫的钱包,云黎自己就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偷儿;家里遭到洗劫,买通两个有点力气的乞丐就可以做到。  

  哪里来的缘分呢。  

  前面都是为了有顺理成章冒充陆大夫的思想基础,剩下的好办。  

  云黎要让一切看起来顺其自然。  

  当下的情况,不宜过度张扬,炔滦白桦身份未知,万一引起了上头人的主意,是好是坏还不一定呢!  

  陆大夫按照计划,病了。真的病了,云黎下手毫不手软,可是最后关头还是让炔滦把药换成了假象药,对身体没有什么伤害。  

  因为在云黎来这里之前,曾在风云街惊鸿一瞥,看见蓝府的人急忙忙往这里赶。  

  所以,提前以拜会之由来到妙手医馆。  

  然后就有了陆大夫病了这一事。  

  “黎小友,老朽这病成这个样子,你说蓝府派了人来?”陆大夫不过六十来岁年纪,两鬓花白,一双眼很是有神。  

  “对,而且听说是蓝府二公子得了那方面的病,只怕是要让您出手……”云黎颇为难道。  

  “可是老朽这病成这样……咳咳……”陆大夫撑着起身,妙手医馆里现在没有什么人。  

  “可是蓝府的人您又惹不得……”云黎故作为难:“不如您看这样可行,在下这位朋友颇通医理,不如,由我这位朋友代您去?”  

  陆大夫沉吟半晌,看着云黎笑得人畜无害的脸,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  

  “如此,在下就先请您入后堂歇息吧。”云黎恭敬有礼的说着。  

  “好,那边麻烦这位同行了。”陆大夫拱手,被云黎扶着朝后堂走去。  

  炔滦和白桦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语。  

  未央,你装的这么像,为什么不去唱戏啊!!  

  这丫头要是存了什么好心,简直比晴空劈下一道雷还要惊悚!  

  天晓得她存了什么心思,一肚子坏水,亏得他们不是敌对的,否则这绝对是个极难缠的对手。  

  不过两人也知道,云黎不会对和她无冤无仇的人下狠心,陆大夫就是个例子。  

  人不犯吾,吾亦不犯人。人若犯吾,剁手抽筋!  

  云黎把陆大夫安置好,陆大夫交代了妙手医馆自己的徒弟,便顾自进去了。  

  谁也没看到,陆大夫眼角闪过的深究、了然。  

  云黎坐到坐堂大夫的位置上,故作深沉的虚撩了一把不存在的胡须,一脸深沉老练。  

  白桦最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未央,你是在唱戏呢,还撩胡子!”  

  “嘁。”云黎白了他一眼,继续“我很深沉,不要来惹我,后果很严重”。  

  白桦见没趣,就此打住。他可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丫头有多记仇。  

  很快,蓝府来人了。  

  来人是个嬷嬷,一身石青色的衣裳。  

  那嬷嬷见着云黎这么年轻一个大夫坐在堂上,有些诧异,却很快恢复正常.  

  恭敬的拜礼:“请问陆贤陆大夫在么?”  

  云黎起身回礼:“在下陆贤。”  

  炔滦白眼,他这小师傅名儿还真多。  

  “先生便是陆大夫?”那嬷嬷显然不信,看着云黎这样子,只怕男女之事自己都还一知半解呢。  

  “小公子莫要打趣老身,快快请陆大夫出来吧,老身是御史府的家仆。”嬷嬷俯身,道。  

  云黎噗的笑出来,顾盼流光:“嬷嬷好生有趣,在下便是陆贤,又何须再请一次?”  

  “公子真是陆贤?”嬷嬷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嬷嬷可是有事?”云黎笑道。  

  “老身家的那口子,那方面出了点问题……”嬷嬷说着,故作娇羞状,一张老脸上还有些可疑红晕。  

  炔滦险些没把早饭吐出来,一脸菜色,扯了扯身旁的白桦,嘀咕道:“白桦,拿个痰盂来,我要吐……”  

  “呕……”白桦也好不到那里去,心里的声音不住呐喊:亲娘,北暮国的女子太可怕了!  

  云黎喉咙一哽,狠狠咽了口口水,背上汗毛乍起。  

  干笑着:“呵呵呵,原来如此,那……那你家那口子……来了么?”  

  说着朝后望去,嬷嬷笑着:“没有没有,这不来请大夫吗!”  

  “哦……那嬷嬷便带在下去吧。”吸了吸鼻子,云黎道。  

  嬷嬷转身,头前带路。  

  炔滦二人转身,好吐了几口!  

  回头,看着一脸菜色的两人,云黎投去默哀的眼神儿,然后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一脸傲娇的走了。  

  臭小子,谁让你们早上的包子不给我留一个,现在都吐出来了,该!  

  蓝府,白云街的显赫宅院。  

  可是这事儿不能张扬,云黎便被从后门带入。  

  一路上没有什么人,青石的路面格外静谧。  

  蓝府好歹也是原主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居然这具身体里一点印象都没有!云黎表示无语,还有啊,她这一身毒,居然没要了她的命!  

  这毒便是那大小姐蓝岚做下的好事,第一种毒,名叫美人哭,云黎之前面黄肌瘦,全是拜这个所赐;第二种毒,名叫醉生梦死,乃是一种潜藏的魅毒。  

  两毒相互作用,原主就是不被那群人打死,也活不过十五岁。  

  当然,这是炔滦告诉她的。  

  她虽然懂一点医术,可全是外科,而且是西医,这种药石理论,她是一概不懂。  

  所以炔滦再怎么解释也是没用的。  

  听炔滦说,美人哭,醉生梦死里面的性烈的几味药材,可以和“摄魄”一起,形成“裂魄”,无解。  

  唯一的解药便是天生体质寒凉之人的血,且要在每月月中,裂魄发作之时,取新鲜血液服下,方可缓解。  

  可是即使这样,光靠这个是不够的,莫说天生体质寒凉的人少到什么地步,就是这一味引血草,便是极为稀有的。  

  所以才说,裂魄,无解。  

  云黎想着,自己绝对不会运气这么好的。  

  而且,她身上的美人哭已经解了,醉生梦死也好得差不多了,现在该是一报还一报的时候了。  

  思维拉回来,云黎被嬷嬷带到了蓝枫的院子。  

  云黎讥诮道:“嬷嬷,你们家那口子能住这里?”  

  嬷嬷赔笑道:“陆大夫,实在是不得已,里面的这是二公子。还请陆大夫见谅,老身也是得了上面主子的命令而已。”  

  “罢了,若是还有下次,就另请高明吧。”云黎摆手,迈入房内。  

  那嬷嬷早先便听闻这陆贤陆神医脾气古怪,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便也放心了。  

  屋子里只有丫鬟守着,云黎看人的眼光何其毒辣,一眼便看出这屋子里里外外的凡是长得好看的丫鬟,都行房了数次。  

  云黎忽然就觉得自己的行为高大了起来,看,她这是为民除害!  

  反正房事过多也会无能的,很正常。  

  故作深沉的走到床边,看着被自家祖母一记迷药迷晕过去的蓝枫,云黎咂咂嘴,抬手掐脉。  

  左手掐完,换右手,各种常规的诊病方式都做了。  

  炔滦附过来,云黎听着他说,自己重复:“公子这是肾精亏损,乃是后天房劳过度导致肾精亏损,如若治疗不当,只怕子嗣堪忧。”  

  嬷嬷一听,慌了,看向屏风后的人影,那人点点头,嬷嬷这才道:“可有治?”  

  云黎念叨道:“公子脉象沉细,舌质红,少苔,治法当以滋补阴肾,填精种子为要,方以左归丸合五子衍宗丸加减,配上菟丝子,覆盆子,枸杞子煎服,如此,便无大碍。”  

  嬷嬷听罢,有些迟疑:“不是中毒?”  

  云黎有些好笑:“中毒?呵,怎么会,只是公子以后要少行房事罢了。”  

  “这……”老夫人千叮咛万嘱咐要问清楚可是中了毒,可是这根本没中毒啊。  

  云黎再加一把火:“怎么,不信在下?如若是这般,那就另请高明吧,诊金直接送到妙手医馆就好了。”  

  说完,便要走。  

  屏风后的人朝嬷嬷点点头,嬷嬷急忙挽留云黎:“陆大夫留步,是老身怠慢了,翠儿,请陆大夫喝茶,准备文房四宝。”  

  云黎看着桌上摆了几本《霁月杂诗》和《玄机》,心下微哑,有些讥诮。  

  抬手拿起一本,翻开来看,里面全是一些画工精湛的……春宫图。  

  简称,小黄书。  

  见着云黎看得津津有味,炔滦也凑过来,正巧看见一张男女行房的高难度动作,脸当下就涨红了,结结巴巴的看着云黎不知道该说什么。  

  云黎合上小黄书,一脸神色揶揄的看着炔滦:“怎么了,徒儿?”  

  炔滦你你你,我我我地纠结了半天,终于没说出来。  

  只是看云黎的眼神,有些莫名。  

  这丫头倒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啊。有问题。  

雪亦凉欢

呵呵哒,陆大夫是哪方的人捏……猜猜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