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九 颜若琉璃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2207 2016-02-05 14:26:02

    云黎挑眉,听声音,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姑娘才对,为什么她说话的语气却那么寡淡?  

  很矛盾的女子。  

  云黎推开门,迎面而来一阵淡淡的香味,幽幽的,很淡,很好闻。  

  屋内的装潢也是以蓝色为主,各种蓝色的装饰,墨蓝,深蓝,黛蓝,天蓝,海蓝,浅蓝,碧蓝……  

  深深浅浅,层次不一,映着暖黄的灯火,格外的好看。  

  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子就跪坐在这重重蓝纱之后,背影模糊。  

  云黎寻了个地方靠着,唇角勾起一个看上去风流倜傥的笑容,学着古代人的说话口吻道:“在下黎云。”  

  女子起身,一双纤细的手撩开重重的蓝纱,朝云黎的方向走来,边走边道:“颜琉璃。”  

  颜琉璃?  

  正在琢磨的时候,女子已经走了出来,一身白色的纱裙,发鬓精致,脸蛋非常的可人,是一张极为好看的娃娃脸。  

  青色的黛眉,描出了妩媚。  

  一双剪水华眸,沉静空寂得像是一口古井  

  一张朱红小嘴,含住了所有的嗔怨。  

  明明是一张极为可爱的脸,愣是让云黎看出了妩媚的味道。  

  就这么看着颜琉璃,云黎很久没有回神。  

  “黎公子?”颜琉璃晃了晃白色的织锦广袖。  

  回过神,云黎颇为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并不说话。  

  “公子,站在我的窗前,可是有事?”颜琉璃眨着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道。  

  那是一双慧黠的眼,仿佛可以透过一切封存,看到十里云天。  

  “额,在下……在下觉得今晚月亮甚好,想要赏赏月……”云黎编了一个自认为还比较合理的理由。  

  颜琉璃广袖掩面,呵呵的笑道:“公子好有趣,今儿是初三,哪里来的月亮?”  

  云黎顿时就崩了,果然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啊……  

  “呃……这个……”云黎挠挠头,咬着下唇,心里就差没有鄙视死自己。  

  耳边传来咯咯的笑声,像是银铃一般:“公子,不用解释了,相逢即是缘分,公子坐下,容我抚琴一曲如何?”  

  “……啊?”云黎一时没反应过来,说着说着就要抚琴了?  

  颜琉璃已经在一把雕花琴前坐下,轻轻一勾:铮——  

  一串愉悦的音符轻快的流泻而出,颜琉璃笑道:“公子可别发呆,这曲子可是要公子付钱的。”  

  付钱?!  

  云黎顿时觉得无语,她还没同意吧,这姑娘至于么……强买强卖,妹砸,你家人知道么!  

  奈何,曲子已经开始了。  

  黎小姐自认风流倜傥的脸出现了一丝龟裂,听着那一串一串的悦耳音符,云黎觉得自己心在滴血……  

  那都是银子啊银子!消费姑娘什么的,很划不来好吧!  

  云黎在心里内牛满面,那表情却是不要太享受!  

  就这么,一首曲子完了。云黎的银子,也差不多了。  

  她觉得自己之前一定是看走眼了,这姑娘是个十足的腹黑鬼!自己被骗了!  

  就这样,黎小姐怀着满腔的郁闷离开了。  

  而房内,一身白衣裳的颜琉璃却是笑得跟花儿一样,这个姑娘,好有趣……  

  没错,她看出来了,这个黎云公子,根本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女子。  

  看着桌上闪闪发光的两大锭银子,颜琉璃自嘲的笑开了。  

  颜琉璃啊颜琉璃,你何必这么不要脸呢。  

  是他把自己赶出来的啊,你这样死皮赖脸的回去,不还是一样的结局……  

  一样的,悲哀。  

  玉水河微凉的风,从窗口灌入,扬起颜琉璃乌黑的发丝,灯火阑珊。  

  云黎这厢出来,心里还在纠结。  

  经过总柜时,云黎眼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流光。  

  好个妩媚风流馆,敢宰她!  

  对于神偷黎小姐来说,一旦到了无人的深夜,那就是人为鱼肉,我为刀狙的时候了!  

  敛下心思,云黎朝着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笑容灿烂的像是星辰,眼里光华流转。  

  从妩媚风流里出来,云黎找到了炔滦和白桦。  

  找了个凳子坐好,云黎拉过白桦,一双狐狸眼里闪着狡猾的光:“乖徒儿,有没有兴趣和为师我干票大的?”  

  “什么?”炔滦明显没有反应过来,干票大的?  

  云黎白了他一眼,这徒弟好是好,也算是机灵,说他往东不敢往西,可是这榆木的脑袋是么时候可以再灵光一点,一点点就好了!  

  白桦看不下去了,道:“就是让你和她去做一单大的。”  

  这下炔滦惊悚了,未央要去干票大的?!哪家要遭殃?  

  “去那里?”炔滦问道。  

  黎小姐嘿嘿一笑,一双流光潋滟的狐狸眼不怀好意的看向妩媚风流馆……  

  “你要去妩媚风流?”这下是白桦被吓到了,天晓得妩媚风流里面有多少武功高强的暗卫,据说还有不少是豢伶司的人啊!  

  “未央,还是算了吧,妩媚风流不是我们惹得起的。”炔滦摇摇头,不说里面有多少暗卫,光是妩媚风流馆馆主的后台,就大得吓死人!  

  那可是能令整个南越国都为之一颤的人!  

  “为什么?”这些,云黎可不知道。  

  “这……”炔滦语塞,这是南越国的机密,是实在不能告诉云黎:“反正你别招惹这个妩媚风流馆就好了!”  

  “别招惹?”云黎对于这个用词很奇怪:“妩媚风流的后台很大么?”  

  白桦炔滦齐齐点头:“不是一般的大。”  

  云黎听罢,轻嗤一声:“里面共有两百个左右的暗卫,五十个在妩媚风流馆里,剩下的在妩媚风流的那十几艘画舫上。”  

  “你怎么知道!”炔滦瞪大了眼睛。  

  黎小姐吹了吹额前的碎发,颇为得意的说道:“我看出来的。”  

  “……”两人惊悚了。  

  云黎见他们两个惊悚的表情,摆了摆手,无所谓道:“其实妩媚风流里面灯火通明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每一盏灯都非常的亮,往往是几盏半人高的等挂在一起,那灯后面还有铜镜,所以铜镜后面,那些看不到的黑暗处,就藏着暗卫。灯下黑就是这个理,所以只要数有多少亮晃晃的灯就好了嘛!”  

  她淡淡的说着,眼里都是理所当然。  

  至于她是如何看出来画舫里有多少暗卫的?  

  这是一个秘密。  

  她是不会告诉这两个人,在来之前,她已经来打探了一番了。  

  所以才会理所当然的知道画舫里有多少暗卫,知道蓝枫的楼上住了个姑娘。尽管被那姑娘坑了。  

  “所以乖徒儿,你是准不准备和我去呢?”黎小姐眨着眼,看着炔滦。  

  “去,师父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炔滦看向白桦,一双深黑色的眸子带着询问的意味。  

  白桦原本不准备去的,可是看炔滦的表情,只好摇着小白旗宣告投降……  

  都是坑人的家伙!  

雪亦凉欢

腹黑萝莉诸君喜欢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