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一零 我是文化人,我很斯文的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3117 2016-02-05 14:27:29

    趁着等待的时间,云黎三人去准备了一副行头。  

  前世的黎小姐,虽说是个小偷,但是却属于一个组织。里面分了各种各样的部门,自己就属于窃部,云黎就是其中窃部的成员,虽说因为一场背叛然后死了。  

  可是她可是实实在在的学了很多的拳脚功夫,很多偏门功夫也学了很多,这段时间的锻炼,虽说不能回到前世的水平,对付这些人工的“防盗系统”,倒也够用了。只是没了械部那丫头量身定制的枪,有些遗憾呢。  

  没错,那些暗卫在黎小姐的眼里,只是人工防盗系统而已!  

  待到三更天的深夜,妩媚风流馆的繁华才渐渐退去,陷入沉静。  

  玉水河泛着流光,树影碎裂成一块一块的墨玉。黑夜里,和式建筑风格的妩媚风流馆显得格外沉静。  

  云黎一身黑色的劲装,皮革扎着袖口,头发绑成马尾,和炔滦三人一起潜入了妩媚风流馆。  

  炔滦和白桦是会武功的,尤其是白桦,当云黎看着白桦倏的一下子就飞到了房梁上,她顿时觉得被打击了。  

  自己引以为傲的飞檐走壁,在这两个人面前,简直就是上不了台面。  

  避开暗卫的视野,从他们视野盲角里快速跑过……  

  三个人站在了房梁上,云黎眯着眼,把一张湿了解药的布捂在口鼻上,快速的回忆总柜的情况,快速的跳到那里去。  

  一切,快得让人难以察觉。  

  白桦和炔滦站的地方,正是接近屋檐,木质结构的斗拱,这里是镂空的。  

  手里是一把白色的粉末,玉水河的风从这里灌入,然后,凡是弱香吹到的地方,都有轻微的猪肉倒地的声音……  

  弱香,无色无味的迷药,效果奇佳,关键是南越特产。  

  至于为什么要用南越的药,坑南越的人,这个可就要问炔滦了。  

  穆清逸那个小贱人,当年整的得他那么惨,他才不要放过这个好机会,让他放放血才好呢!炔滦心里的小人叫嚣着,手里的弱香四处飘散。  

  清逸兄,自求多福吧。白桦默默祷告,继续助纣为虐。  

  其实就算没有炔滦和白桦,云黎也可以轻松的避过暗卫。  

  不过,让他俩长长见识还是不错的。  

  她都不介意带拖油瓶了,他们两就贡献贡献绵薄之力吧!  

  看着一把拳头大小的玄铁锁,在黑夜里闪着幽幽寒光,  

  左手指缝里藏着一根铁丝,云黎察看了一番那锁,笑得跟猫儿似的。  

  三下五除二的,云黎就轻松的用一根铁丝,破除了那玄铁锁的“贞操”,然把它“剥光光”。  

  快速的扫荡了总柜的钱财,她还很好心的留了三分之一。  

  原因不为其他,因为她是一个有修养的小偷。  

  做完这些,云黎这才回到炔滦和白桦处。  

  “为什么不一次拿光?”对云黎的行为,炔滦有些扫兴,他还想着穆清逸这次会放不少血呢。  

  云黎故作正经,还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说:“我是文化人,我很斯文的。”  

  文化人?斯文人?  

  炔滦愣是没看出来这个没事爆两句不堪入耳的粗口的师父,会是一个有文化的斯文人!  

  白桦与炔滦对视一眼,齐齐翻了个白眼。  

  怀里抱着别人的银票,站在别人的地盘上,嘚瑟的像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未央,你也是够了!  

  没有再纠结,三个人快速的离开。  

  云黎还极为好心的把那把被破了“贞操”的锁,给挂了回去。  

  讥诮一声,入局的可不止一家呢……  

  一场黑夜与偷儿的邂逅,造就了第二日的——  

  惊悚!  

  听说了么!  

  第一花楼妩媚风流馆昨晚上遭贼了!  

  据说那个小偷还很有素质,只带走了三分之二的钱财,剩了三分之一!  

  据说那个小偷叫做“黎小姐”?  

  此刻的妩媚风流馆。  

  蓝色的绡纱层层叠叠,深蓝,浅蓝,黛蓝,天蓝……交织一片,很是好看呢。  

  屋内弥漫着淡淡的零陵香,优雅恬淡,仿佛可以随着回忆飘远。  

  一个蓝色的背影靠在美人榻上,一头如墨的青丝懒散,银色的缎带扎起,逆着光,显得极为神秘。  

  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落下:“公子。”  

  “说。”妩媚而不失凌厉的声音淡淡道。  

  “属下等在柜台上,发现了‘黎小姐’三个字。”说话的是个女子,年纪约莫十八九岁。  

  “黎小姐?”那人转过来坐好,动作优雅妩媚:“可是本公子不记得繁城有什么黎小姐?”  

  “许是那人故弄玄虚罢了。”女子微微抬头,见着榻上那人,心下一滞,看呆了。  

  榻上的人一身蓝色华服,鎏金腰带,领口敞开,露出如玉的胸膛,一绺发丝垂在肩头。这人一双极美的丹凤眼,眉角上挑,左边的眉梢从发鬓里晕染了银色的胭脂,傲人的鼻梁下,是一张性感的唇。  

  这人神色慵懒,怀里抱了一只灰毛蓝眼的猫儿,也是一脸懒样。  

  女子看得呆了,那男子见了,咯咯的笑起来:“无声,你好有趣。”  

  被唤作无声的女子猛地低下头,脸色涨红,公子又在调戏姑娘了!  

  公子,能不能不要用你那张祸害脸祸害姑娘了,还能不能和谐相处了。  

  无声表示深深的鄙视偏偏自己每次都要中招。  

  “哈哈哈,好了小丫头,你先回去吧。”男子笑开了,招手示意她离开。  

  无声仿佛得了特赦,飞也似的起身离开。  

  正走到门口,刚打开门,便看见她们最不能惹的花姑娘,正一脸阴沉的看着前方。  

  无声深深的咽了口口水,花姑娘生气什么的,分分钟毒得你半身不遂!  

  “花姑娘,你……”无声刚想说什么,就看见花滟儿一个眼神扫过来,顿时汗毛乍起!  

  “无声,没你的事儿,你先退下!”花滟儿冷冷的说着。  

  “是!”无声立刻撒丫子离开,临走时留给里面男子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花姑娘生气了,公子可要活着啊!!  

  待到无声离开,花滟儿一步一步迈进房间,一身红色衣裙,美丽至极。一把扯开眼前碍事儿的绡纱,冷冷道:“穆清逸,你给我解释一下!”  

  说完,没等穆清逸反应回来,一团纸便摔到了他俊美的脸上,换来一声:“小滟滟!你好心狠!”  

  花滟儿好不容易敛下的怒气,道:“穆贱人少废话,解释解释吧,第一,昨晚上妩媚风流被盗了,姑奶奶的分红却是不能少,第二,你特么说谁欠呢!”  

  穆清逸捡起地上的纸,展开后,很是认真的读了起来:“若是来唤吾起床者,左行三丈,自行了解,不必客气。”  

  读到这里,穆清逸底气有些不足了,背面写着:“恭喜你,撕下这张纸,说明你很欠……”  

  这般口舌不饶人的口气,还真像是他说出来的,可问题是自己压根没写过这种字条啊。  

  穆清逸觉得自己好冤枉,小滟滟大早上的就一顿臭骂,好心情都没了,说完两手一撒,怀里的灰猫儿喵呜一声的跑开了。  

  “小滟滟,这真不是我写的!”  

  “谁信呢,这风流凌厉中带着那么一丝风骚的字迹,除了你,还有谁会写!”  

  穆清逸的字迹有些类似于宋徽宗的瘦金体,潇洒而不失闷骚。  

  这般独特的字迹,却是少见得很。  

  穆清逸道:“是很像我的字迹,可这真的不是我写的,小滟滟,你就莫要生气了好不好……”  

  “哼。”花滟儿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冷艳高贵的哼,不看穆清逸。  

  这边蓝衣公子拿着纸张,眉头紧蹙,少顷,舒展眉头:“小滟滟,我知道是谁了。”  

  花滟儿听了,虽说脸色不好,却还是靠过来:“是谁?”  

  “这字迹像极了我的,可你看这竖钩明显刻意了,还有这一撇,虽说一样的潇洒,可却有两分女子的柔婉,能有这般书法功底和本事的,除了拢翠居的玉魅儿,还能有谁?”  

  “可这玉魅儿为什么要这么做?”花滟儿显然信了这一番说辞,好奇宝宝似的问道。  

  穆清逸勾魂一笑:“想知道?”  

  “嗯。”  

  “那就亲我一下。”说完,便把一张绝美的脸凑过来。  

  花滟儿脸色一黑,拍开他的脸:“穆贱人,你找死么?”  

  穆清逸捂着红红的脸蛋,憋得泪眼婆娑:“贱人说谁?”  

  “贱人说你!”  

  “贱人的确在说我。”  

  “穆清逸,姑奶奶要活劈了你!”  

  “小滟滟,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穆清逸恢复正常神色,淡淡道。  

  “不就是等价么,好,我这里有一消息,绝对劲爆!”花滟儿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一身红裙张扬。  

  “说说看。”穆清逸寻了位置坐下,看着花滟儿。  

  “我在妩媚风流馆里,闻到了弱香。”花滟儿一脸幸灾乐祸,哼哼,被自己国家的人坑了吧,活该!  

  “弱香?”穆清逸挑眉,少顷,笑了。  

  小滦啊小滦,你还是出现了。  

  “这个消息很值钱,算你两个吧,因为之前玉魅儿也是在清晨来找我,我没睡好,心情自然也不好。她便被我一怒之下罚了半个月的月银,所以便记恨上了吧。”穆清逸一脸云淡风轻。  

  “没想到魅儿姐姐还有这种爱好,我要去拜访一下了!”花滟儿两眼放光的转身离开。  

  看着红裙飘扬离开房间,穆清逸修长的手抚上唇角,小滦,本公子也要去看看你和白桦呢!  

  妩媚风流的钱,可没那么好拿呢。  

雪亦凉欢

嗷嗷,之前写的三章不见了不见了!!! 重写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