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六 论真面目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3625 2016-02-05 14:21:03

    “无事,只是想着爷就要离开了,居然有些舍不得了。”里面传来一个宛如珠落玉盘一般慵懒的男声,随即,一双极为好看的骨节修长的手掀开竹帘子,然后便是一双绣着桃花的软底白靴,马车里走出一个宛如谪仙一样的男子。  

  墨发用一根檀木雕花坠玉色流苏的簪子挽起,微微有些松散,一张混血儿一样深邃的容颜,肤色是很自然的白皙,不是卫昽和炔滦的那种病态白,而是白里透红的通透,黛色长眉上挑,鼻如悬胆,蜜色的薄唇透着红艳的诱人光泽,那人一双黑得泛紫的华丽眸子,黑丝绒一样的睫羽微颤。耳尖戴着两枚形状奇异的红宝石耳钉,白玉一般的耳垂做底,衬得极为妖冶。这人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着优雅和清贵。  

  让人无端的想起了那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身玉色的长袍,袍角和袖角绣了妩媚绝伦的桃花,他抬起一双黑的泛紫的华丽眸子,映着宝石蓝的天幕,繁星点点,格外璨目。  

  看着高高的青色城墙,猎猎作响的青底鸿鹄旗,在宝石蓝天幕的背景下,显得格外肃穆,男子笑了,绝色倾城。  

  “南越国的天,也快要变了呢。”  

  “主子,那人也要回南越了。”白一低声道。  

  “爷身边是不是跟了很多尾巴。”他淡淡的问话,眼底有些笑意。  

  白一默:“……”  

  男子轻笑一声,宛如冰凌碎裂的声音那样动听,一双华丽的黑色眸子闪着流动的光晕,只听他说道:“你不说爷也知道。”  

  白一继续默,知道干嘛问……  

  男子抬头看向北方的青蓝泛紫的天空,轻轻道:“他们啊,等着爷呢。”  

  说完转身,白一掀开帘子,迈步,优雅的走进去。  

  “走吧,回去。”  

  马车四角挂着银色的丝绦,银质的铃铛,叮叮咚咚的随着马车远去……  

  ---------------伦家是重要的人物出现第一次的分割线-----------  

  北暮国王都,繁城。  

  天色正是正午时分,风云街背后的贱民巷此刻没有什么人,阳光从极为压抑的建筑物四周折射进来,这是一天当中唯一的明亮时光。  

  云黎躺在床上,看着阳光凝聚成的稀疏琥珀洒在坑凹不平的地面上,一双流光潋滟的狐狸眼像是平静的湖面,她难得有这么安静的时候。  

  看着地面出神的云黎,脏兮兮的脸却能看出绝美的轮廓,黑丝绒一样的睫羽轻颤着,像是一个玻璃娃娃。  

  脑海里是挥之不去的一张脸,像是梦魇,缠得她不能入眠。  

  努力的想要不去想,可是一闭眼一睁眼,全是那个人的影子,却想越烦躁:“啊!烦死了,该死的莫明秋!”  

  捂着脑袋,感觉到脚踝传来的隐隐痛感,云黎狐狸眼里涌动的躁动情绪这才被她压下来。  

  轻叹一口气,稳定情绪是她的特长,可是,稳心,难。  

  莫明秋,就像心上的一道冰口,冷而疼。  

  想着,四周却是出现了一群穿着破烂的乞丐。  

  为首的那个衣服上补丁要少点,看样子应该是他们的头头儿,一头蓬乱的头发,脸色黑黄,一口黄牙,从步伐判断,应该是个瘸腿。  

  云黎敛起眸华,挂上一抹还算看得过去的笑,道:“各位大哥,可是有什么事?”  

  那群人没有说什么,为首的瘸子摆摆手,身后的乞丐走出来,拉着云黎就要朝外面走!  

  云黎反手用力,插住来人的手腕,手筋是个极为脆弱的地方,只要掐的够狠,手使不上劲儿的。  

  奈何现在的实力,根本连放倒一个十五岁的男孩子都成问题,更别提这还是两个力气很大的乞丐,只好松开手。  

  黎小姐表示无奈,一番打算,紧蹙的眉心这才缓缓松开,抬眸,平静的任由他们拉着自己离开。  

  出了院子,云黎也没有意思反抗,乖顺得出奇。  

  那乞丐反倒觉得奇怪了,道:“咦,小丫头怎么不反抗?”  

  云黎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不反抗不好么?脑子真是不够用。”  

  那乞丐正要发作,为首的瘸子制止道:“阿三,废话怎的那么多!”  

  阿三怏怏的敛下怒气,嘴里喃喃道:“臭丫头,等会有你好受的!”  

  “喂,你那么想要姑娘我反抗,那好吧,姑娘我就象征性的叫几句吧!”云黎被他拉着,懒洋洋的道。  

  阿三还没反应回来,只听得黎小姐道:“救——命——啊——,救命——啊——啊——,救……”  

  “行了行了!打住,跟鬼嚎似的!”另一个乞丐忍不住了,道。  

  “哼,不是你叫我嚎两声的么。”黎小姐瘪瘪嘴,一群没有幽默感的白痴。  

  “臭丫头!你!”  

  “我什么我,没见过美女啊!”云黎抬起头,白了那乞丐一眼,任由他们拉着自己出去。  

  “……”终于,没有话来顶撞了。  

  “唉,生活如此多娇,你却如此糟糕。”黎小姐摇摇头,一副惋惜的样子感叹道。  

  “……”我忍!  

  “可惜,自恋加脑残,哥们,这等于自残啊……”云黎继续感叹。  

  “……!!”我再忍!  

  “十年之前,你还是条狗,蹲在大门口,赶也赶不走~~”黎小姐一脸陶醉的唱着前世改编的《十年》。  

  “……!!!!!”我还忍!!  

  “唉……”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臭丫头你想死是不是!”阿三和另一个乞丐终于抓狂了,齐声道。  

  “管你什么事,不想听大可以把耳朵堵上啊,姑娘又没有求你听!”黎小姐白了他们一眼,继续念叨:“人之初,性本善,你娘洗澡你偷看……”  

  “你!老子劈了你!”阿三扬起左手,就要朝云黎打来!  

  云黎嘴角终于扬起一抹笑,很好,终于生气了。  

  你一生气,我的机会就来了!也不枉,我浪费那么多口水不是!  

  说时迟那时快,云黎飞快的出手,一招擒拿手就朝阿三过去,素白的手指成爪,忍着脚踝传来的剧痛勉强站立着,袖子里的匕首这才亮出来!  

  阿三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云黎用匕首抵住脖子!  

  左手被她扣住手筋,动弹不得,阿三这才反应过来,这臭丫头是故意的!  

  “别过来!”寒光凛凛的匕首抵在阿三的脖子上,云黎咬着牙,站立着,用尽一身力气掐着阿三的手腕,道。  

  为首的瘸子见了,一双昏黄的眼里满是气愤:“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乖乖跟大爷去西巷,大爷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云黎狐狸眼眯起,好啊,好得很!  

  手起刀落,猩红的血液溅了云黎半边脸!  

  阿三的脖子被云黎割断,血液喷涌而出,云黎的衣服上都是血液的颜色。  

  “你,你敢杀了他!”瘸子猛地睁大眼睛,心里又是惊惧又是愤怒:“兄弟们!臭婊子杀了咱们的兄弟,咱们废了她!”  

  看着地上的抽搐的阿三,云黎讥诮一声:“怎么,终于说出你的目的了么,蓝府还真是养了个好奴才!”  

  蓝府,正是云黎长大的地方,乃是北暮国御史府,云黎是被寄养在蓝府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小姐蓝岚将她赶出来,拖入贱民巷了!  

  云黎脑子里也就剩下这么多记忆,用了这女娃娃的身体,她的情绪自己感同身受,做事情从来感觉很重要的黎小姐当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所以,她破了杀戒。  

  这些乞丐,有一半都是蓝府的侍卫冒充的呢!  

  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了。  

  “什么蓝府!老子只晓得你杀了老子的兄弟,老子要废了你!”瘸子一晃神,快速的走过来,云黎咬着牙与众人缠斗在一起,腿上疼的冷汗淋漓!  

  “一个乞丐身上会有香料的味道么?”云黎冷笑着问,手里动作奇快,全是借力打力的巧招数。没多久,就倒下了几个人,死于第七根脊椎骨断裂!  

  “乞丐手上会有蓝色的刺青么?”反手,牵制住瘸子的右手,这是个左腿瘸的人,方才的阿三是个左撇子,所以云黎会如此快的擒住他,然后杀掉。  

  左腿瘸的人,右手劲儿比较大!  

  看着小臂上的蓝色玉兰纹,瘸子冷笑一声:“呵,四小姐,好才智啊!”  

  “多谢,还要感谢多年来蓝府的照顾呢,不是么?”云黎手上用力,匕首划破那人的手臂,踢飞一个乞丐,声线妩媚的道。  

  刺痛传来,瘸子见着云黎制动了杀心的,连忙洒出一把粉末,云黎猛地捂住口鼻,一转眼,人已经没了!  

  该死!低咒一声,看着贱民巷的出口愣神。  

  脑袋有些发晕,应该是迷药吧。  

  “未央——”尽头,炔滦和白桦赶来了。  

  他们刚回去,就发现云黎不见了,连忙出来找,路过的乞丐说北巷口有人在打斗,还死了人,他们就立刻赶过来,没想到看到的却是——  

  云黎手里握着炔滦给她的匕首,手上,脸上,衣服上,头发上,全是血,就这么站在那里,背影孤凉,脸色发白,眸光平静。像是一尊染血的玉雕。  

  听见炔滦和白桦的声音,云黎淡淡的回眸,看着地上阿三的死不瞑目的尸体。  

  “你们来晚了,我已经解决了。”她看了看手上的血,腥味浓郁,血液顺着匕首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  

  “未央,这,这是你……”白桦惊叫一声,虽然见过死人,可是这样血放干了死掉的,还是第一次见,着实骇人。  

  “对。”云黎走过来,走到炔滦面前,抬起一双绝美的狐狸眼,道:“炔滦哥哥,未央是个魔鬼,对么?”  

  炔滦不知道该说什么,愣在那里,心里感觉很奇怪。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云黎低垂下华眸,睫羽轻颤,讥诮一声,朝巷子里走去。  

  “未央的确是个魔鬼,还是一个罪孽深重的魔鬼,这是我的真面目,你们见到了,如果害怕,可以把我随便找个地方丢了就是,你们救了我的命,我不会伤你们的。”云黎背对着炔滦,语气淡淡。  

  炔滦喉咙哽咽着,不知道要说什么,看着这样的未央,他很想把她抱在怀里。  

  白桦蹙眉,眼里闪过错愕。  

  “呵,从此,你不再是我徒儿了。”云黎心里有些失落,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徒儿,心里当真有些舍不得。  

  可是没办法,她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的温暖。  

  她,满身杀孽啊……  

  就此,孑然一身,也好。  

  说完,朝巷子里走去,步伐微微虚浮,左脚踝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云黎猛地觉得脚踝的痛苦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看着云黎薄凉的背影,炔滦陷入了沉思……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云黎再也支撑不住的倒了下去……  

  白桦一见,连忙过去:“未央?”  

  炔滦见着云黎晕倒了,快速冲过去,查看了伤口的情况,与白桦配合着将云黎打横抱起,朝住处走去。  

  师父,未央,你一辈子都是我炔滦的师父!

雪亦凉欢

阿黎的真面目,其实还算正常,后边亲们就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