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若非群玉

四 那个人

若非群玉 雪亦凉欢 1869 2016-02-05 14:17:54

    见着炔滦走远,云黎用手撑起身子,一头蓬乱的青丝散开来,一双流光潋滟的狐狸眼眸色微沉,昨晚上似乎发生了些什么。  

  可是为什么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嘶——”云黎脑袋抽疼了一下,蹙眉,她揉揉脑袋。  

  好像有一双微凉的手……  

  还有一个青色衣裳的背影……  

  “嘶——”脑袋再次疼了起来,云黎颇为恼怒,却又无可奈何。  

  人家现在是病人,病人不可以生气的。  

  她要淡定。  

  抬起自己的伤脚,云黎叹了口气。  

  破落的院子吹进一股冷风,背脊发凉。  

  罢了罢了,等脚伤好了再说。  

  想着,黎小姐美美的睡过去了。丝毫没有看到窗外一闪而过的两道影子。  

  片刻后,白云街。  

  最里面的宅院里,传来袅袅的琴声。  

  风撩起亭子里的竹帘,露出里面如玉一般的身影,还有婉转低沉的琴声。  

  卫昽白皙的手指在一张血红色的琴上勾挑,神情专注,眉眼如画。  

  暗卫悄无声息的落下:“主子。”  

  卫昽手上的曲调没有停下,神情淡漠:“回来了。”  

  “正如主子所料,那女子果然不简单。”暗卫冷冷道。  

  “谁告诉你是我说了。”卫昽抬眸,琴声陡然一转,一道夹着内力的音杀朝暗卫袭去!  

  暗卫见了,只得生生挨下这一计音杀。捂着心口,暗卫低头:“属下僭越。”  

  卫昽唇角勾起,手上的调子停下来:“主子的心思若是被人猜了去,主子也就没命了。”  

  语毕,看着跪在地上的暗卫,眸光流转:“那女子可知道姓名?”  

  暗卫低头:“只听见滦公子叫她云黎。”  

  “云黎。”卫昽素指轻轻挑起一根弦,发出悦耳的声音,宛如青松翠竹的调子自他指尖流淌出来。  

  思量了半晌,朝着暗卫道:“你且退下治伤,换莫忘去盯着。”  

  暗卫恭敬的点头,转身离开。  

  铮……卫昽微微上挑的眉角划过了然:“小滦啊,估计这下子,你可真的逃不掉了。”  

  而此刻白云街另一处宅院里。  

  青松翠竹,流水淙淙,雀鸟争鸣,绿菊怒放,一派秋时好景。  

  一个身着紫衣的高挑身影站在花丛里,怒放的绿菊倒成了衬托那一袭紫衣的背景,一头如瀑的青丝松散的挽起,那人背影像是绿叶里的一支紫菊,那么孤冷。  

  又是暗卫落下。  

  “王爷。”  

  那人并不转身,只听得极富磁性的嗓音道:“何事?”  

  “昨晚,质子府有动静了。”  

  “说下去。”  

  “昨夜,一个从贱民巷里来的乞丐,拿着一块令牌,被请进了质子府。然后,南越质子随他一起赶往贱民巷,救治了一名叫做云黎的女子。”暗卫娓娓道来,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轻蔑。  

  “云黎?”  

  “这女子受了伤,是那个乞丐救的。”  

  “那个乞丐叫什么?”  

  “听南越质子叫他小滦。”  

  “本王记得多年前南越有个皇太孙叫卫殊峦?”男子摘下手边怒放的绿菊,放在鼻尖嗅了嗅,悠悠道。  

  暗卫点头:“那卫殊峦早已被火烧致死了。”  

  “那可不一定。”男子白皙的手指紧握,手中的绿菊猛地被揉入掌心。  

  手中的菊花洒下一片片的花瓣,被风吹散,男子见了,道:“这花就和人一样,不能在院子里好好长着,就只有掐掉。”  

  暗卫点头:“属下明白了。”  

  “去吧。”男子这才缓缓转过身来,若是有人见到他的容颜,一定会惊为天人的。  

  “王爷好好的,做什么要把这花儿掐掉?”一个身着白衣的纤瘦女子从九曲回廊里走来,女子一身素白衣裳,堪堪秋季,却是披上了狐裘。  

  男子回头,轻笑:“簌簌,怎么这时候出来了。”  

  被唤作簌簌的白衣女子容颜姣好,只是脸色有些近乎病态的白皙,唇色也是白的像是白玉。  

  簌簌却是摇摇头:“王爷,簌簌此番过来,只是想提醒王爷,那个人要回来了。”  

  男子眉间闪过一丝流光:“花儿若是不能好好长着,偏要开出来,本王也只有掐掉了。”  

  “王爷好生不懂得怜香惜玉!”簌簌娇嗔一声,白色的狐裘被寒风吹起,簌簌打了一个冷战:“好了好了,我也累了,先走了。”  

  说完,转身从来的地方离开。  

  看着簌簌像是宣纸一样纤薄的背影,男子眸华流转。  

  “流籽,你去一趟南越,好生招待招待那位。”  

  “是。”  

  看着满院子的绿菊,男子笑得诡谲。  

  “那个人一回来,这个人就该走了呢。”  

  ————姑娘我是头一次出现的分割线————————  

  此刻的贱民巷  

  炔滦飞奔着回到破落的院子,怀里揣着几个沉甸甸的钱袋。  

  “乖徒儿,收获怎么样?”云黎轻轻笑着,一双狐狸眼光华流转。  

  “呼——呼——”炔滦此刻还顾不上说什么,直喘气,摸索着从怀里掏出几个荷包,沉甸甸的看上去收获不小的样子。  

  黎小姐看得两眼发光,连忙接过来,看了看,笑得眉眼弯弯:“不错不错,有觉悟有觉悟!”  

  炔滦黑线。  

  白桦此刻从外面走进来,手里颠着几个碎银子,吹着小曲儿正乐呵呢,看见云黎怀里全是白花花的银子,白桦两眼发直:“这……这……”  

  先前他还以为自己今天收获不少,没想到这两人……  

  黎小姐看白桦的反应,就是冷艳高贵的一声:“哼。”  

  听着黎小姐从鼻子里挤出来的哼,白桦脸色一红,心下理亏,毕竟自己摔了她在先。  

  “哈哈,这下子可不用愁了!”云黎看着手上的银子,狐狸眼里闪过精光。  

  这个地方,可是很有意思啊。  

  黎小姐笑得诡谲。  

雪亦凉欢

那个人……嗯这是个深沉的章节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