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你相遇的时光

第三十一章 同命运的兄弟

与你相遇的时光 薇笑的飞鱼 2865 2017-04-14 20:29:55

    杨情这几天都是住在靳飒家里,脸上的伤也在慢慢恢复,今天她和靳飒约好了要去约会的,靳飒会在校门口等她。下课后,杨情匆匆跑出教室,刚出教学楼,就看见寒梓夜站在外面,身后还背着一个大画框。  

  “杨情!”寒梓夜笑着走过去。  

  “你又要干嘛?”杨情后退一步。  

  寒梓夜挠挠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你的伤没事了吧?”  

  “托你的福,好多了。”  

  “我要离开这里了,今天是来跟你道别的。”  

  杨情一愣,他要离开了吗?虽然之前有些小纠缠,但是可以看出他没有敌意的,“你要走了,去哪里呀?”  

  “去国外深造,虽然办了画展,但是还需要提升自己,我要继续跟着老师去国外学习了,可能要很久…”寒梓夜低着头,他不想走,因为他遇见了杨情,但是在画画和杨情之间,他选择了他热爱的艺术,“杨情,其实…我喜欢你!你愿意等我吗?”两年,只要两年他回来,她也刚好毕业,那么是否他们可以在一起呢?  

  “哎?”杨情没想到他会突然告白,“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靳飒开车来到校门口,但是一直不见杨情出来,他进来后发现寒梓夜在和杨情说话,听到那句我喜欢你的时候,他的眼睛猛得跳了一下。  

  寒梓夜傻傻的盯着杨情,原来她有喜欢的人了!  

  靳飒走过去将杨情拉到身边,看着寒梓夜,“你又找我们家杨情做什么?”说完就在脑子里鄙视了自己,靳飒你在干什么,干嘛跟一个小孩吃醋啊!  

  杨情听了他的话,嘴角扬起了开心的笑容,他刚刚说了我们家的?!  

  寒梓夜看到杨情娇羞的样子,忽然有些明白了,他终于理解哥哥为何经常喝的烂醉了,被自己喜欢的人拒绝,看着喜欢的人喜欢着别人,心里的感觉还真不是滋味。“我今天是来给你送礼物的,离别的礼物…”他牵强着露出笑容,慢慢解开肩上的带子,撩开了相框的画布。  

  杨情惊叹的看着这幅画,在一湾湛蓝的湖面上,飘着一朵粉莲,莲上凌驾着一位身穿淡蓝色轻纱的少女,她仰头闭目,细眉如柳,樱色小口,头发向四周飘散,如流水一般,令人心生涟漪。双手环胸,双脚轻点莲瓣,身后洁白的羽翼,每一根羽毛都精美绝伦,衬着零星点点的夜空,一抹神秘而朦胧的氛围,将她的美与静衬得更加迷人,让人不由自主地想伸手去触碰她神秘的面纱。  

  这幅画真的太美了,“你送我的?”  

  “是,送你的。”他将画递给杨情,看了一眼靳飒,“保重了,杨情。”说着他转身离开了。一个人缓缓走向校门口。杨情,我以前还一直笑话我哥,说他是爱情白痴,有喜欢的人都没办法追到手,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两个人彼此喜欢叫爱情,一个人的喜欢叫相思……  

  杨情愣愣的看着手里的画,竟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在心里萦绕着。  

  机场。“到了那打电话给我,自己照顾好自己。”寒梓明送弟弟上飞机。  

  “我知道了,哥,你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寒梓夜边说边往检票口走。  

  “照顾好自己,小夜。”  

  “嗯!”寒梓夜走着走着又突然转回来,“哥,三个人的爱情游戏,注定有一个人会被淘汰,洒脱一点吧。”  

  “说的好像你经历过一样,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快进去吧。”  

  寒梓夜看着哥哥,“我也体会了一回,虽然没有结果,也知道再也不会有结果,但是至少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当年哥哥为了梦想离开了喜欢的人,再回来她已经奔向了别人,现在他为了艺术同样放弃了喜欢的人,命运还真是惊人的相似呢。  

  “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呵呵,我的事你也就别操心了,管好你自己吧,我先走了!”寒梓夜冲哥哥眨眨眼,笑嘻嘻地走了,也许这就是他们兄弟两人的命运。  

  寒梓明前几日得到一条精美的项链,他送走了弟弟,直接开车去了梦蓝酒吧。  

  正在上班的苏冰看见寒梓明走进来,“要来杯苏打水?”  

  “呵,你还是了解的,知道我爱喝苏打水。”  

  苏冰将苏打水递给他,“别多想,我只是善于记住熟人的饮用习惯。”  

  “原来我在你眼里只是个熟人啊。”寒梓明轻轻放下杯子,“苏冰,对不起啊,那次我喝多了,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抱歉,这个送你。”说着将礼盒推到苏冰面前。  

  苏冰打开礼盒,是一条钻石项链,她合上礼盒,推到寒梓明手边,“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为什么,你不肯原谅我?”  

  “这跟那件事没有关系,那件事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了,我也没有放在心上,这个真的太贵重了,你收好吧,这里人多嘈杂,很容易丢掉的。”  

  “我希望你收下它,这是我给你赔礼道歉的礼物。”  

  “梓明,朋友之间不需要金钱来衡量的,我把你当朋友,所以你不需要这样的。”说完转身对陈晨说,“小陈,我去下酒库,马上回来。”  

  “好。”  

  寒梓明看着苏冰离开的背影,无奈的嘲讽着自己,爱情就像酒,第一次闻见它时,香浓醇厚无法自已,为此酣畅贪杯无法自拔,偏偏不胜酒力,喝的烂醉却无以自救……他痛苦的起身走出酒吧,站在门口看着夜空,也许弟弟说的对,他就是注定被淘汰的那一个。  

  “你们几个看过苏冰的照片了吧,现在马上进去找她,找到立即给我绑起来,带到小姐说的地方去,明白吗!”领头的黑衣男子正在下达命令。  

  “是。”  

  门口的寒梓明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不好,苏冰有危险!他不动声色的慢慢退回到酒吧里,然后快速飞奔到地下舞厅,找到陈晨,“苏冰还在酒库没有回来吗?”  

  “没有啊。”陈晨被他问的有些懵逼。  

  “酒库在哪里?”  

  “在休息室旁边有个小门,闲杂人等不能……”寒梓明没有等他说完就跑向了酒库。  

  他刚要打开门,正巧苏冰从里面出来,“梓明?这里你不能…”  

  “苏冰,你们这里有后门吗?”  

  “没有啊,你怎么了?”苏冰看他一脸着急的样子。  

  “你现在有危险,马上离开这里!”  

  苏冰听着有些蒙,“什么?”  

  “来不及解释了,赶紧找地方藏起来!”寒梓明拉着苏冰开始找地方躲藏。  

  舞厅里,几个黑衣人来到了吧台,“苏冰在哪里?”  

  陈晨看来者不善,想起来了刚才寒梓明慌张的神情,眼珠一转,“啊,不知道啊。”几个人开始在舞厅里扫人。陈晨趁机溜出舞厅,跑到了席梦蓝的办公室,“老板!老板!”  

  “干什么慌里慌张的。”  

  “有几个黑衣人来找冰姐,来者不善啊!”  

  席梦蓝站起身,“什么黑衣人?苏冰得罪谁了?”  

  陈晨摇摇头,“不知道,都是高大威猛的,跟保镖似的。”  

  “保镖?”席梦蓝拉开门,“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动我的人。”  

  寒梓明趁着舞厅人多,拉着苏冰偷偷往外溜,但还是被人发现了,“苏冰,在那里!”几个人拨开人群朝着苏冰奔过来。  

  “快走!”寒梓明拉着苏冰跑到了一楼,立即开门想要跑出去,哪知道一开门,门口还站着两个黑衣人,寒梓明将苏冰揽在身后,“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领头的走上前,“我们小姐想要跟苏小姐谈一谈,麻烦苏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苏冰并没有太过害怕,经过一次被绑架,和死亡擦肩而过,这个黑衣人算是客气的了,她从寒梓明身后走出来,“你们小姐是谁?”  

  “苏小姐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好大的口气,敢在我席梦蓝眼皮子底下抓人,这地界儿还没有几个人呢。”席梦蓝顺着楼梯走下来,“把你们小姐请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呢。”  

  黑衣人并不认识席梦蓝,“你是谁,我们小姐也是你能见的?”  

  “哈,马上给你们小姐打电话,就说我席梦蓝找她。”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没有谁不认识席梦蓝的呢。  

  黑衣人看着这个女人有些不简单,立即出门给梁如意打了电话,“小姐,苏冰的老板要见您。”  

  “什么?她是谁呀凭什么见我?”  

  “她说她叫席梦蓝。”  

  梁如意听到这个名字蹭的一下坐起来,“你说什么?苏冰的上司是席梦蓝?!”

薇笑的飞鱼

成为了准妈妈,老公不许我再接触电脑,只能一次性全部更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