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你相遇的时光

第三十章 吃醋的人

与你相遇的时光 薇笑的飞鱼 2892 2017-04-12 14:26:10

    转眼已经进入冬天了,杨情正在上课,忽然身边多了一个人,“寒梓夜?你干什么?”  

  “嘘,上课啊,别说话。”寒梓夜装模作样的拿过她的书,竖着挡在自己的面前。  

  寒梓夜看着她的侧脸,时而抬头看台上,时而下笔记录着,他扫了一眼周围的学生,几乎都昏昏欲睡,只有她还在认真的听课,原来她好学的样子也很可爱的呀。  

  等下课的时候,杨情收拾课本准备起身,寒梓夜一把拉住她,“杨情。”  

  “你又要干嘛,我可不会当你模特的,你也绝不是来听课的。”  

  “我的画展已经结束了,所以有时间过来找你,那个教授讲的云里雾里的,几乎都睡了,你怎么听的那么认真呀?”  

  “你画画会无聊吗?”  

  “不会啊。”  

  “对啊,因为你感兴趣,所以会认真对待。”杨情懒得跟他说话,拿着课本离开了教室。  

  “哎?你别走呀,等等我!”寒梓夜跟着追了出去。  

  学院甬道上正在施工,所有人都避着走,杨情本来是要避开走的,但是寒梓夜追上来一脚踩在冻冰上,脚底打滑不小心把杨情推向了施工架,由于惯性冲过去来不及反应,杨情撞到了架子,架子上有三个施工人员重心不稳险些掉下来,慌乱中一个扳手从架子上滑落,眼看就要砸到杨情了,引起周围同学的一片惊呼。“小心呀!”  

  杨情疼痛难忍的刚要起身,听到有人喊小心,她抬头看了一眼,一个扳手正冲着她砸过来,瞳孔瞬间放大,身体下意识的往旁边滚了一圈,扳手啪的一声落在了她身边,她惊魂未定的看着扳手,难道死神来了?  

  “杨情,你没事吧?”寒梓夜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些无措,看到杨情没事,连忙跑过去将她扶到安全的地方。  

  “嘶~”杨情疼痛地吸着气,她今天穿的低领毛衣,刚才慌乱中不小心被架子上的钉子剐到了下巴,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有些出血。  

  “天哪,你流血了,我陪你去看医生!”  

  杨情拍开他的手,“寒梓夜,我拜托你离我远一点啊!”真是倒了血霉了,哪次跟他有关系准倒霉!  

  寒梓夜苦着脸,“对不起啊,我没看到地上有冰,脚底一滑,不小心碰到你了,不是故意推你的,对不起,我送你去医院。”说着他扶起杨情,走出校门口打车去了医院。  

  医院。莫香正在花园里气愤的揪着干枯的树枝,“该死的尧峰,该死的尧峰!”医院新来了几名实习医生,个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尧峰身为主治医师自然要带徒弟,带的还是最漂亮的那个,天天追在屁股后面嗲嗲的叫尧老师。  

  “尧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尧峰正在寻找莫香,看见她在花园里,刚要上前就被徒弟叫住了。  

  不远处的莫香也听见了,一脸幽怨的转过脸看向尧峰,然后气鼓鼓的离开了花园。看到莫香的眼神,吓得尧峰一激灵,脑子里瞬间传出信号:不好,媳妇生气了。  

  刚到护士台,莫香一眼就看见了杨情被人扶着,“杨情?”  

  “莫香姐?你在这家医院上班啊。”  

  “你这是出什么事了,怎么流血了?”  

  “不小心撞到架子上了,下巴被划到了。”  

  “跟我来,我帮你简单的清理一下。”  

  尧峰回到医院大厅,看见莫香正在清理伤口,“莫莫……哎,杨情?”  

  “哈喽,峰哥。”  

  尧峰看着杨情的伤口,“好家伙,怎么受的伤,这么长的伤口。”  

  寒梓夜低着头,“都怪我,杨情你放心,如果你破相了,我会负责的!”  

  “打住,不用你负责,谢谢你的好心。”杨情想死的心都有了。  

  莫香小声的在杨情耳边嘀咕,“什么情况?追求者呀,小心靳飒吃醋哦~”  

  杨情小声回复,“别闹了,他是肇事者好嘛,我倒希望看到靳飒吃醋哎!”一说到靳飒,杨情立马变得花痴起来。  

  尧峰拉住莫香,“我来吧,她下巴那里伤口有些深,需要缝合一下。”  

  莫香一脸嫌弃的避开尧峰,都懒得看他一眼。  

  尧峰缝合好以后,拉住寒梓夜,“小子,既然是你造成的,你就去把医药费交了吧。”  

  “好好,我马上去。”寒梓夜小跑着去了缴费处。  

  “你和峰哥吵架啦?”杨情看着莫香。  

  “我才懒得理他呢,”莫香看到尧峰跑了出去,一定是有急诊了,“我先去忙一下,有事去护士台找我,你自己注意点啊。”  

  “嗯嗯,去吧。”杨情拿出手机,给靳飒发了信息:“我受伤了,人在医院。”  

  警队。靳飒边吃东西边看资料,一条信息进来,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云西,我有事出去一下,有急事电话联系我!”  

  “哦。”云西看着靳飒一脸慌张的跑出去,心里又开始想象八卦了。  

  靳飒来到医院,看见尧峰和莫香正在大厅里忙碌着,“峰子,杨情说她受伤了,在你这里,她在哪里呀?”  

  “她在那边拐角的长椅上休息呢,你去看看她吧。”莫香指着不远处。  

  “知道了。”靳飒跑过去,看见杨情正玩着手机,下巴包着纱布,灰色的棉服上渗着血迹,“杨情,你没事吧?”  

  “飒,你来啦,我没事了,峰哥给我缝合好了。”  

  靳飒仔细地看着她的下巴,很长的一条痕迹,只有下巴那里是最严重的,他将她搂在怀里,“你吓死我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呀。”  

  “飒,我破相了,你还喜欢我吗?”  

  “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就不会再有人跟我抢了。”靳飒笑着揉揉她的头发,“别瞎担心了,你也要相信尧峰的技术。”  

  寒梓夜拿着药走过来,看到靳飒也在,他一直以为靳飒是杨情的哥哥,“杨情,这是你的药,对不起,哥,我不是有意弄伤她的。”  

  靳飒已经将杨情放在心里了,就丝毫不想再让其他人靠近她,心里会莫名的冒酸泡,“这件事我不会深究,但是请你别再来找杨情了。”说着拉起杨情离开了医院。  

  “哎,杨……”寒梓夜懊恼的看着他们离开,他本来是想要给杨情留下好印象的,谁想到印象这么深刻呀!  

  靳飒带着杨情回到了公寓,正巧安亦阳也在,“亦阳,你今天没去小酒馆啊?”  

  安亦阳看见杨情的下巴,“没去呢,杨情你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刮到了,已经让峰哥缝合了,过几天就没事了,你别告诉我姐啊,又要挨批了。”  

  “我看看,”安亦阳小心翼翼的抬起杨情的下巴,“我的天,你不可能一直瞒着你姐啊。”  

  “这几天我就不去我姐那里了,就说学校要考试,住学校了,你别给我说漏了。”  

  “其实呢?”安亦阳抬眼看着靳飒。  

  靳飒摸着杨情的头,“其实是她暂住我这里,你呢,要么去小酒馆,要么去苏冰那里,你自己选吧。”  

  “有种被你们卖了还给你们数钱的感觉…”  

  “嘿嘿嘿,姐夫,拜托啦,你还可以趁机留在我姐家里呀,对吧?”  

  安亦阳戳着杨情的额头,“谁教你的,这一天天的不学好,他们都把你带坏了!”安亦阳说的他们指的是凌允浩尧峰。  

  靳飒认同的点点头,“没错,以后离他们远一点。”靳飒说的他们指的是追求杨情的人。  

  “算了,我还是去小酒馆吧,在这也是电灯泡。”安亦阳回到自己屋里收拾了几件衣服,出门前拉着靳飒悄悄的说,“飒,你要记得她还是学生,不要乱来。”  

  “滚!”靳飒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深夜,尧峰做完手术出来,已经凌晨一点了,他巡视了一下病房然后打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下。刚进门就看见莫香睡在沙发上,他浅笑着走过去蹲在她身边,“莫莫……”  

  “嗯?”莫香睁开眼睛,看见眼前晃了一下,就被人吻住了,虽然睡的有些迷糊,但是依然能感受到尧峰身上的气息,她慵懒的回应着他的吻。  

  “今天干吗生气呀?”尧峰搂住莫香。  

  “吃醋了,你那个徒弟一直缠着你,我都插不上话。”莫香想想就怄气。  

  “呵呵,那以前在非洲也有很多女医生护士的缠着我呀,怎么没见你吃醋啊?”  

  “那时候还没放在心里,现在不一样了……”  

  尧峰捏捏她的小脸,“哎呦,我们家莫莫跟个小怨妇一样,怎么这么招人喜欢呢。”说着又亲了上去。  

  “在医院呢,你节制一点。”莫香推开他。  

  “现在马上回家!”尧峰火速换好衣服拉着莫香跑出了医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