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雾漫清江

第十三章 醉仙茶楼

雾漫清江 承璞 3285 2016-07-20 16:38:34

    方秋月坐在电脑桌前伸伸懒腰,编辑软体正告诉她,她已经工作了三个小时了。自从文学院辞职后她就独自在月海花园别墅里的二楼,靠着替杂志写些言情短篇连载小说和诗词创作打发时间,有时寂寞了就把孩子从奶奶家接回来照顾几天。  

  反正刘恩庆已给了她足够的花销,刘恩庆长期在外跑业务很少回家。回来了也多半会朋友去了,把她一个人留在家中。  

  她曾经看过一本书,有这样一句话:结婚前要睁大你的双眼;结婚后要闭上一只眼睛。如今,她觉得这句话算得上是真理了。  

  婚前她未把这句话领会深刻,双眼睁得不够大。虽说是自愿上了刘恩庆的床,但总有点象是掉入了陷阱似的。恋爱时,刘恩庆那甜言密语的说是今生今世只爱她一个人,可刚过了七年之痒就把家里当旅店了,虽说还没有发现刘恩庆保养潘金秀的事,但心中不免还是酸溜溜的。  

  好在刘恩庆对她还是有情有义,对她与孩子照顾的体贴周到。善解人意。也就释然了,就用一只眼睛看丈夫吧.  

  “请接电话啦……请接电话啦……”一阵语音电话铃声把她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许久没有联系的万丽来的电话。“喂!我们的大诗人,最近在忙些什么呢?有时间吗?出来耍一下。”万丽说好在醉仙茶楼等她,一个小时见面。  

  方秋月正想找个人聊天,排解一下心中的寂寞,于是就答应出来耍。  

  醉仙茶楼开在清江市正街的一条热闹的街面上,这茶楼修有五层房子,画梁雕栋,壁画艳丽,装修得非常美观。因为它大堂的四周墙壁上画有群仙喝酒的壁画,人们就叫它“醉仙茶楼”;于是茶楼老板性索就请凤山市有名的书法家提写了几个苍劲有力的《醉仙茶楼》大字,高挂在茶楼的门楣上以招揽各方的茶客,生意颇为红火。  

  土家喝茶的习惯有三种:一种是单纯的茶水,是解渴消遣的饮料。另一种是茶食。逢年过节、红白喜事,土家待客有先茶后饭的习惯,此茶即“茶食”。为必备之物,更主要的是佐茶的食品。除柑子、柿子、核桃、板栗、花生、瓜子、还有饼干和糖果。  

  三是一种特制的“油茶”,也就是土家长说的“油茶”汤。吃时可边喝茶水边吃佐料,既能解渴,又可充饥,茶食兼俱,相得益彰。吃起来既觉油质极浓又不嫌其腻,淳香扑鼻,沁人心脾。越吃越想吃,百吃不厌。口感特异,回味悠长.  

  方秋月来到茶楼时,万丽已经在茶楼的二楼等着她了。一见方秋月就高声叫喊起来:“大诗人!快上二楼来就座,我等你有半个多小时了。”还是那么个大大咧咧的样子,惹的茶楼其他的茶客侧目观望。方秋月上了二楼一屁股在万丽的对面坐下,对万丽嚷道:“我在家里做的茶比起这里的茶好喝得多,你还喊我来茶楼里喝什么子茶?”  

  万丽说:“你怎么知道其中的气氛和韵味?我被这里吸引,就是要的这里的那么一种气氛。你次数来多了就知道了!就会感受到其中的调。”说完对女服务生招手喊道:“妹娃,来两杯茶,外加一套佐茶食品,要快。”不一会女服务生就把茶和食品端了过来放在桌上。两个女人边喝茶边吃着茶食天南海北的闲聊起来—  

  万丽问方秋月:“你屋里的那位大老板最近怎么样,又发财了吧。”  

  方秋月答道:“也没有再进步了,现在的生意很难做你是晓得的,他吗,经常在外,不常回家。”说完又“唉!”的叹了一口气问万丽:  

  方秋月听了万丽说起她的事也和刘恩庆的情况一样,不由很有同感地说:“我家那位也是也是,快把家当旅馆了!但还没发现他有外遇。”  

  万丽听了也说:“现在的男人大都是这样,都变野了,但为何一到了七八年时间就爱情缩水了呢?这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王勇现在对你还好吧?你可要注意哟,”万丽说:“我家的王勇现在还好,没发现有外遇。不过现在也没有婚前那样的甜言密语了,有时你说上十句,他就有八句懒得搭腔。你怨他一声,他却不耐烦地嘣出一句:你说我听着就是了,何必你一句我一句的瞎扯!还有一个我深恶痛绝的吸烟问题。婚前王勇就是个烟鬼,但看我皱了几次眉,就发誓一定要戒烟,说得我顿生怜惜,还劝他熬不住就吸一支吧!可婚后我向他挂出戒烟令牌时,他却阳奉违。结婚三年来,他的烟照样抽得有滋有味。”  

  方秋月端起茶喝了一口,以一个过来的口气对万丽说道:“对于我们女也是无可奈何,我们做妻子的看丈夫是就得采用”打鸟政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你说得对,我们现在不说了,口都说干了,喝茶!”万丽说完倒了一大口茶进了嘴里。接着又对秋萍道:“大诗人,作一首诗我听听,好久没见你的佳作了。”方秋月虽然绪低落但才思还是敏捷,略一思索口出一诗曰:  

  醉仙楼里茶飘香,喝茶当酒饮三江。  

  人生苦短莫虚度,不要伤心哭断场。  

  “好诗!”万丽拍手赞道。  

  醉仙茶楼里仍然茶来人往,三楼的KTV房传来流行歌曲优美动听的歌声,在整个茶楼里来回荡漾。这时万丽提议道:“我们也上去潇洒一回,不要在一颗树上吊死。”  

  两一起来到三楼,一到里面,就感觉到了这里的环境与下面的截然不同。一阵重金属的音乐迎面扑来,而且与下面茶厅的灯光明亮形鲜明对比的是,这里光线昏暗,人影朦胧。过了几秒钟,他们的眼睛才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她们在点歌台点了几首熟悉的歌曲后手拿麦克风唱了起来……  

  方秋月唱的是一首邓丽君的歌曲《甜蜜蜜》,万丽唱的是一首韩红的歌曲《天路》.俩个唱的是如痴如醉,浑身冒汗、泪流满面。  

  正唱着,身后传来一声叫好声,两人回头一看,原来是聚贤酒楼的王经理王飞,王飞30多岁的年纪、脸上有一不太明显的胎记,总的看起来还算英俊。“哦,原来是王总啊!怎么有空到茶楼里来喝茶呀?”  

  “是两位美女把我吸引过来的呀!”  

  “油腔滑调的,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万丽嬉笑着骂道。  

  “不要打击一大片哦,我可是个正君子哦。”  

  方秋月笑道:“是从正君子里面挑出来的吧。”只时她们才知道,王飞一年四季天天都在这里来坐着喝茶。说是来这家全市最大的茶楼里喝茶也像抽烟一样上瘾,一旦上了瘾,就会不由自主地按时来喝茶。刚来茶楼就见两位美女上了楼,连茶也不喝了就跟了来。方秋月说:“我们真有那么美吗?老喽!”  

  “不老,不老,正当年!”  

  一阵慢三步的舞曲音乐声又响了起来,王飞邀请两位女士跳个舞。万丽说:“你先和方秋月跳吧,先休息一会。”于是王飞很绅士的对方秋月做了个请的动作不等秋萍答应就拉着她下了舞池。  

  慢三步的舞曲悠扬的飘荡在舞池里,王飞很潇洒温柔地楼作方秋月的腰肢在舞池中转着圈。看着美丽的方秋月王飞活动着心思:“刘恩庆这小子也太有艳福了,在家里搂着方秋月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大美女,的日子真是过的潇洒啊。”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几分羡慕又有几分嫉妒。  

  于是王飞用手把方秋月的身子往近前拉了拉,心中叫道:“我今天也把方秋月这个美人儿好好抱一抱。”正想着万丽对着他们大声喊道:“你们在这里玩吧,万勇来电话叫我回去有事,我就先走了。”说着不等他们回话就一阵风的消失在舞厅外。  

  王飞看万丽走了就大胆地把搂着方秋月的手往下移动,慢慢地伸向了方秋月的臀部,看方秋月没有反感的表,于是就温柔地抚摸着。  

  方秋月在王飞的怀抱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是在不同于丈夫的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里,她胸部的呼吸不由地加重起来,靠上了王飞的肩膀上;任由王飞那不老实的手在身上抚摸。他在方秋月的耳傍轻轻地说着话:“秋月!你太美了。”  

  方秋月是过来人知道王飞的话有一半多不是真话。但望着王飞那英俊的面孔不由也心活动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这样甜言密语的话了,也许久没有得到这样的慰籍了。”不由也起了反应,娇声的嗯了一声,脸也红了。王飞知道方秋月也动了心。于是对方秋月说:“到四楼客房里去休息一下,好吗?”  

  方秋月轻轻地点了一下,鬼使神差地跟着王飞来到四楼的客房中,四楼客房里,用墙纸装饰着四周的墙壁,房间摆放着一套高级皮质黑色沙发。一个铺着鸭绒被套的双弹簧丝床。顶棚上装着精致、华丽的水晶吊灯。  

  站在窗口向外一眼望去,奔流向东而去的清江河就映入眼帘。清水走廊就在楼下,杨柳依依,青翠的树林,有各种好听的鸟鸣声,不时传来。朝远望,具有民族风味的风雨桥横跨在清江河两岸,河中的彩船载着游客在清澈的江面上游走来往,随风飘荡的龙船歌调不时传入人的耳朵里:妹儿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  

  “不错,”方秋月夸赞了一句就站在窗前,向外看了一会,不由深吸了两口自由新鲜的空气。心中想到:“难怪男人们是那样的追求新鲜东西,自己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也就有不同的新鲜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