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雾漫清江

第六章 结婚纪念日

雾漫清江 承璞 2236 2016-07-15 13:22:53

    洗脚房里刘恩庆正在躺在座椅上享受服务人员按摩快感,正舒服中。一阵手机声响起。  

  刘恩庆抓起电话一看是老婆秋月的电话号码。忙贴在耳旁接听:  

  “老公呀!你在什么地方?”刘恩庆忙回答:“我洗脚房里洗脚啊!”刘恩庆知道方秋月现在对洗脚房很放心,现在不同以前了,在政府大力的扫黄打击下,一些从事黄色服务的人员早已逃之妖妖了,因此刘恩庆也大方地说他在洗脚房里洗脚。于是电话里传来方秋月温柔关切地声音:“老公!洗完了快回来吃饭,我和兵兵在家等着你呢!”刘恩庆听着老婆温柔关切地声音不由使他想与方秋月那七年婚姻的一些往事来……  

  刚结婚时热闹的排场在清江城里算是拔了个头彩。  

  一溜长大两公里的花车在凤城市街沿路一走,引起许多人的注目和羡慕。酒席就办了300多桌,双方宾客满座,很赢的了美人方秋月的欢心。  

  你恩我爱的一起幸福地度过了七年的婚姻生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时的热度也逐年下降激情不在。主要是双方对各自的身体都太熟悉了,就好比再爽口的美食佳肴吃久了也有乏味的时候,方秋月这个当时叫他迷恋万分的大美人却也少了新鲜感。虽然经过不断地变换地点以提高情趣。比如去凤山、去天池山、去腾龙洞、去龙鳞宫、甚至去外地,但花样玩多了日子久了也就索然无味了。  

  方秋月自从辞去了教师的工作就在家专心地进行诗词创作。由于整天忙于诗词创作也很少帮助刘恩庆打理生意上的事;刘恩庆想到这里不由掐着手指算作,已快有三个月没过夫妻生活了,刘恩庆几次都想找方秋月激情一下,都被她以身体不适给推辞了。刘恩庆有时心中烦闷,于是想着:“这是不是人们婚后常说的七年之痒?老婆今天这样温柔的打电话过来,是否也有同感?”  

  刘恩庆这几年在商场学会了各种应酬,纸牌麻将,无不通晓。除了仍与张冲、王勇等几个男女朋友保持联系外还结识一些江湖朋友,有好有坏,第一个最投脾胃的,姓龙名海,在政府部门工作,现在已高升某局的局长了。第二个朋友姓胡名常来是他在大学的同学,在市公安局担任刑警队长。自这两个与刘恩庆最合得来。其余还有几个,都是些个体户,没啥靠山。一个叫做宋飞,一个叫做洪青云,因他嘴唇有点歪,绰号洪歪嘴。一个叫做晁太胤,在凤城县开修理铺子,这人三十八九岁的年纪。一脸老相。还有一人叫乐丹辉,又有一名乐东。  

  刚开始时,方秋月知道了还劝过几回。但劝过一段时间后就不劝了,为什么呢?主要是她这几年来跟着刘恩庆在商场上打拼见到有许多事情,知道丈夫在商场上拼搏也不容易,找几个朋友也多些路子于是也就释然了。不反对他去外找朋友玩调剂一下生活,  

  但强烈反对他去洗脚房,因为以前洗脚房多是风月场所的代名词。刘恩庆也很听话有几年都没到来过洗脚房了,只在家里找方秋月有时帮忙按摩按摩,但总感到没有洗脚房的服务人员专业。今天为了结识黄敬之才,也知道方秋月现在对洗脚房很放心,于是就顺便来到洗脚房舒服一下筋骨。  

  刘恩庆听了方秋月的电话就叫服务人员结束了按摩准备起身回家,这时电话铃又响了,刘恩庆笑了:老婆今天怎么这么催的急?“刘恩庆抓起电话。那边传来一声的娇嘀嘀的声音:“刘老板呀!你在什么地方。”  

  他一听,一脸茫然,刚开始以为又是方秋月打来的电话,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可这时又一时想不起来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传来的一阵女性细腻均匀的呼吸声,这让刘恩庆的心一沉,本能的感觉告诉他这个电话不是老婆打来的,忙把声音放柔和了问“你是谁?”  

  “怎么刘大老板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连我都想不起来了,是不是打扰你了?”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有点失望,这让刘恩庆觉得有点不妥,忙解释道“不是,一点都不忙,这时刘恩庆猛然想起电话那头的女人是谁了,他就是别县的女强人潘金秀,潘老板。忙说:“哦,你是潘老板呀!”  

  “嘻嘻,是别人你就应该这个态度呀?顾客就是上帝哟,你是怎么在商场上打拼的,就你这态度,怎么能留得住客户呀?真是的!”电话那头的声音透出了高兴。  

  “呵呵,我虚心接受,一定改过。”  

  “这态度还差不多,你下午有时间吗?我现在出发,下午到你那,请我吃饭,怎么样?”  

  这时刘恩庆想起方秋月和孩子下午正等着他回家吃饭,于是忙说:“很抱歉,今天下午没时间,明天中午吧,不见不散!”电话那头听了,不觉有些失望,于是说好吧,那就明天中午吧!”  

  潘金秀和刘恩庆是在一次商业酒会上相识的,潘金秀是在一个私营企业里打工,由于精明强干被老板看中提拔当了业务经理。又后来独自出来创业,成了临县曲指可数的女老板。  

  刘恩庆在那次商业酒会上对潘金秀只是初见,所以留下的印象不深,但潘金秀却欣赏刘恩庆的商业胆识,喜欢他性格里的霸气和豪爽,还有那对女人的温柔劲。所以她这次主动约刘恩庆见面。  

  刘恩庆放下电话,就径直驾车赶回家里,回到家,见妻子孩子正在饭桌上等着他,饭桌上摆满了他平时爱吃的菜肴。  

  方秋月见刘恩庆回来很是高兴,兵兵也叫着:“爸爸回来了,妈妈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等着你呢!”刘恩庆忙看着方秋月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做这么多好吃的招待我?”方秋月骄怨地看了刘恩庆一眼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了吗?今天是我俩的结婚纪念日呀!”刘恩庆这时才记起今天确实他和方秋月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  

  于是忙抱歉地对方秋月道:“你看,我真是忙昏了头,连我们的大好日子都忘记了,该打。”说完真的在自己的脸上大了几下。方秋月见了,理解说:“算了,我们娘俩都知道你是个大忙人,快坐下来吃饭吧!”于是一家人快快乐乐地欢聚一堂。  

  晚上,在温柔的灯光下刘恩庆楼着方秋月,仿佛又回到了初婚时刻,他看着方秋月那张秀美的脸,深情地吻了下去,三个月来他们第一次过了一次美满的夫妻生活。

承璞

 方秋月见刘恩庆回来很是高兴,兵兵也叫着:“爸爸回来了,妈妈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等着你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