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雾漫清江

第四章 生意往来

雾漫清江 承璞 3065 2016-07-14 21:38:00

    六合塔前客人来,清江滚滚向东海。雄姿尤存光彩耀,塔顶入云星辰摘。欲上九天揽日月。直下云河洗乾坤。慕向歌舞回不得,抱来美人度宵春。这一首诗,是当今文人墨客所作,一位文化部门的要员,到后来位居市长之职,率领上各部同仁,蹬上清江市的秒峰山之上的六合宝塔游玩之时所作。  

  就说这位要员,历年善于钻营,上窜下跳、使出浑身解数,利用金钱美女,打通了顶天关节,终于熬得了市里的顶级干部,此人是当今清江市的市长谢峰。  

  刘恩庆自从娶了方秋月进了家门,生意上有了更大的起色,两口子通力合作,除了专门经营电脑业务外,还建立了一个建筑工程队。刘恩庆经商是从他接手一个朋友的电器修理部开始的,以后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最近十年来他的托拉斯公司,已经在清江城以外的都市开了几家连锁公司。从管理模式来看,每一个子公司都有一个主管。伙计李群,是他最信任的主管,因排行第二,人称李二哥,子公司就是由他主管负责的,后来新成立的工程建筑队,虽是王成分管,也由李群督理。家电公司则由陈再道主管。这些主管,名义上是“伙计”,但已有点近乎经理了。李群每月有6000元的工资。刘恩庆对这些经理的挑选,是很费心机的。李群为人老实本分,勤勤恳恳,忠心耿耿,把生意做得井井有条,是刘恩庆经商赚钱的有力帮手。曹代银其人,尽管是个大滑头,但刘恩庆在挑选时,也是认真的,只是受了他的好友叶端飞的骗罢了。叶端飞曾向他推荐说,曹代银是他的老相识,有过做钢材生意的经历,如今没本钱,闲在家里;又称赞他写算皆精,行止端正,并再三保举。刘恩庆听了叶端飞的话,还亲自目验,见他言谈滚滚,相貌堂堂,满面春风,一团和气,才与他写立合同。因此,从刘恩庆的主观愿望看,他对伙计的挑选是十分重视的;而且,他请这些伙计都写立合同,他们之间,只是雇与被雇的关系。这样的管理模式,显然不是封建式的依附关系,而是带有一些新的时代特点。  

  刘恩庆将店铺交给各业务经理们管,自己俨然是个董事长,但他不放松抓大事,抓要害。比如账目,就是个要害。抓住了账目,则纲举目张,所有的生意一目了然,刘恩庆是不放手的。有一段时间刘恩庆在山村别墅里玩耍了半个月还不想回家,方秋月叫司机谭庆耀去催他回来。谭庆耀驾车到别墅一看,只见宋飞、、叶端飞、龙海、胡常来众人正在那里伴着刘恩庆玩麻将。此情此景,真叫谭庆耀不知说什么才好,想不到既是在这时,刘恩庆还没有忘记公司中上账一事,特别关照说:前边各项款项,叫李二哥讨讨,等我到公司后算账。谭庆耀道:“这两日李二哥讨了许多,等你到公司后上账。”可见,在经营方面,他的头脑是何等的清醒。同时,他很会笼络人心,摆平这一班伙计们。比如,那日公司新开张,就卖了两万多元钱。刘恩庆满心欢喜,晚上关了店门把众伙计都邀来,到席上饮酒,欢庆许久,可谓用心良苦。  

  当然,作为一个商人,成功的关键在于熟悉行情,刘恩庆的精明也表现在这里。一日他和方秋月两个在别墅里正在颠娈倒凤,忽然谭庆耀来打门,说:“公司中有三个临江来的客人,在公司中坐着。有许多现货,要转与李二哥。只要十万元钱。并且押合同,约在八月中代销完。李二哥叫我来,请你回去理会此事。”此生意看来很急,也很重要,有一大笔钱可以赚。可是他的态度却不急不慢,还不想就回去。这倒不只是由于他留恋方秋月,而是因为他摸准了行情,所以当方秋月劝他买卖要紧回去时,他对方秋月说:“你不知,现在行市不同了。若快时,他就翘了。满清江城里,除了我们的公司大,发货多,随问多少时,不怕他不来寻我。”可见他对市场情况十分清楚,胸有成竹。由于卖家急等着要起身回家去,刘恩庆就就压价到六万元,收了这些货,趁新街房子空闲着,就打开两间门面,开张,一日也收了数万元的票子。这些都可以看出刘恩庆作为一个商人的精明之处。  

  刘恩庆是一很聪明的商人,知道在当前这样的社会条件下,商人要想赚钱,得到迅速的发展,不投靠政府官员,没有官员的支持和庇护,是不可能的。他非常了解这一点,所以从经商一开始,他的商业活动就和一些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经过几年的打拼算是小有成就,买了车,在清江市有了两套别墅房,家庭生活过的有滋有味,事业上也正蒸蒸日上,发展前景无限光明。  

  话说刘恩庆一日在“月海花园”别墅的家里闲坐,对方秋月说道:“今年又是阴历的二月廿九日了,你看这满山的桃花已开了。你这个大诗人有没有兴趣再出外游玩,也好游景写出几首好诗来。方秋月回道:“你想去,我们明天就去凤山踏青如何?”  

  “好。你去做准备,我们明天就出发。”  

  三月的阳光格外灿烂,空气清新散发着花香,莺歌燕舞编绘着美丽的画卷,西南大地还沉浸在春节刚过的喜庆之中,市民们又开始了一年忙碌拼搏的生活……  

  清江市是南方的一座以土家族和汉族杂居的城市。本来它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县,但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这里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工厂遍地开,大量的外地人来到这里打工淘金,随着人口的大量涌入,这里也一下由县扩大成了市。面积扩大了,人口增加了,这里也就很快成了高楼林立,经济繁荣,在西南地区,乃至在全国都比较有名的新兴现代化城市了。  

  “月海花园”别墅一楼的客厅里,妻子方秋月兼女诗人笔名秋妹己装好了去凤山踏青游春时所用的美味佳肴、塑料布、日记本、钢笔、数码相机……  

  她面含春色、浓施粉黛、打扮得花枝招展,准备好了一切后立即高声呼叫:“庆哥,快下楼,可以出发了。”  

  “嗨,我来了。”随着一声男中音铿锵的回声,英俊潇酒的别墅主人刘恩庆走下楼梯。。这时只见他面色晴朗,眼含春色,手拿一纸诗文大声朗诵:  

  秋子已乘飞鹤去,  

  月妹心中常念起。  

  情缘已尽不可挽,  

  梦里几回见到你。  

  你什么意思?秋子到底是你什么人?他不早在几年前跳崖自杀了吗?  

  方秋月望着心中痴恋的丈夫,说道:“你不要猜忌,其实我同秋子并不认识,只是崇仰他写诗的才华和对诗词的探索精神,故取了个的笔名峥嵘诗坛,只可叹红颜薄命,诗不逢时,现在写诗的人比读诗的还多,我呕心沥血创作了八年连本诗集也没出成。”你多次想出资为我出那本《玫瑰园》诗集,我都谢绝了,因为我不能亵渎诗坛。至于后面的几句只是小妹的有感之发,不要当真,昨夜我们不是坦诚地说好了吗?踏青游凤山之后我们共同将《玫瑰园》诗集出了好了结我的宿愿吗?‘梦里几回见到你’一句只是我的梦幻你不必多疑,我们还是马上出发吧。”  

  “原来如此,好,但愿凤山行能解千结。”  

  “庆哥,你多虑了。常言一日夫妻百曰恩,我们同床共枕了三年的良霄,恩爱甜蜜无比,我们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尽兴游玩。昨晚我们不还缠绵了一夜吗。”此时刘恩生眼前又浮现了昨夜那令人消魂的一刻。  

  “你说的对我们走吧,我来提皮箱!”刘恩生边说边提起了皮箱,然后走出别墅楼。  

  从车库开出宝马轿车后,两个情侣当即驾车离开别墅朝凤山驰去。一路上他们畅谈着清江城发生的故事:有方秋月的诗友最近又发表了新诗作、春节晚会的趣闻、那个官员包了二奶、那一级官员又被双规了、一家大型电脑公司正在招聘高级管理人员、还有《恩施剿匪记》电视剧上映后的轰动……  

  但大都是方秋月说的多,刘恩庆讲的少,尽管各怀心事,可均不表现内心的真实想法。  

  风驰电掣的宝马一路上招摇过市,迎来许多人的侧目,心想不知又是那个大款和官员在炫耀自己的爱车。掀起来的尾部灰尘使人们感到忿忿地不满和心里的不平衡。  

  也是的。刘恩庆在几年的经商的历程里,深深地懂得要想把生意做好做大,与清江城的各级大小官员打交道是免不了的……  

  春日的上午,温暖的金色阳光洒在市中心清江河边的民族广场上,神色行止优雅的市民们,正在圆形大广场上悠闲地散步着,他们大多穿着灰色或白色调的服装,还有穿着土苗民族服装的人群显露出山里民族的豪放粗旷的风尚。  

承璞

刘恩庆是一很聪明的商人,知道在当前这样的社会条件下,商人要想赚钱,得到迅速的发展,不投靠政府官员,没有官员的支持和庇护,是不可能的。他非常了解这一点,所以从经商一开始,他的商业活动就和一些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