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Empty land

第三章 无所谓,你喜欢,随便你.

Empty land 语陌笙 3044 2016-02-05 15:51:35

    朔:「我认为我们应该先来归纳一下今天下午各自的情况。也许从里面能找出为什么只有我们被留下的理由来。」其他人也表示赞同,于是汇报会开始了。  

  丘诗:「下午第一堂的体育课临时改成了自由活动,我就去了图书室看······唔,看参考书。因为图书室里本来就比较安静,我又坐在没人的角落专心看书,所以并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夏:「今天下午我睡过头了,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两点钟,我赶忙抄近道跳进学校,但奇怪的是,学校里到处都找不到人。所以我就去弹钢琴了O(∩_∩)O。」······后一句话是多余的。  

  朔:「我锁在了体育馆的杂物间里,没有戴表,也不知道时间。锁进去的时候大概是一点五十左右。」  

  罗杰:「体育馆的杂物间?为啥会锁在那种地方?」  

  如果所料,她也瞪了他一眼。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啊,只是不小心被锁进去而已······不过看她的样子好象认为那是很丢脸的事,我也就没说什么了。  

  接下来换我讲了。  

  「大概一点半的时候,我翻墙到后山的小树林里睡了一会儿,在那之前一切还好好的。两点整,我睡醒坐起来,当时便觉得周围有点太安静了,不过并没多想,回到学校后才发现出了问题。」  

  罗杰:「我?下午第一堂是那个摩尔老头无聊的化学课,我睡了一个好觉,然后——喏。」  

  晓雪:「我从下午一点半起就在美术室里睡觉了······对不起。」说完彼此的经历后,大家面面相觑。六个人里,四个在睡觉。另外两个待在看不到人的地方。真可惜不是所有人都在睡觉,否则我就可以写一篇《睡觉拯救世界》的论文了,或许还可以获诺贝尔发现奖也说不定。  

  首先打破沉默的还是朔。  

  朔:「换句话说,没有一个人目击到时间发生时的具体场景,是吧?」她的语气让人有种在接受警察讯问的感觉。  

  罗杰:「是啊。而且我们都没有不在场证明······」不难想象。结果他又被朔狠狠瞪了一眼。  

  朔:「现在已经四点半了。我们抓紧时间再把学校手搜一下吧,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  

  丘诗:「好,另外虽然我已经使用电话和网络与外界联系了,还是在仔细试一下比较好。」她们两个倒是一应一和的很默契。  

  丘诗:「那么现在我们六个怎么分工?」  

  罗杰:「我是行动派的,我就去找人好了。」  

  夏:「夏也要去找人!夏最擅长找人了!」不,拜托你别去了······这次再捡来几只狗啊兔子啊的话该怎么办?  

  丘诗:「那我去上网。」  

  朔:「我去打电话。」  

  「我也去打电话吧。」  

  朔:「······」  

  晓雪:「呃······请问我该做点什么?」  

  「······」我们好象都把他忘了······  

  罗杰:「这种事也要问别人?你自己想做什么不知道吗?」  

  晓雪:「可是,我想回美术室睡觉······」  

  ······  

  朔:「你也去找人吧。找人的人手越多越好。」  

  朔没有等我,自己走向学校大门前的传达室,我也跟了过去。  

  朔:「你跟着我做什么?」  

  「没有啊,我只是去找电话······」  

  朔:「找电话的话,教学楼里不是也有吗?」也对。不过一说到电话,首先想到的就是传达室吧  

  「我不能来么?」  

  朔:「随便你。」看不出他是不满还是高兴。还是跟她并肩走吧。不管怎样,目的地明明相同却还故意保持着距离太奇怪了。就这样,我们来到传达室的电话前,朔按下了免提键,我们一起站在那里紧张地听着。  

  她先拨了110。通了。电话那边传来显示线路已经连接上的嘟嘟声,却没有人接,知道一分钟后电话机自动切断通话为止。她重拨了一遍,还是没人接。按理说110应该是24小时有人接听的吧?她又拨了119,结果是一样的。  

  「让我试一下······」刚发现大家消失时我已经在街上用公共电话给我父母的工作单位打过一次,不过现在还是想再试试看。  

  没人接。我试了几个自己知道的其他号码。没人接。试了几个外地号码。没人接。我们又从旁边的电话簿上找来全国各省的一些电话号码依次拨过了,还是不行。我甚至试着给一个在新加坡的朋友打了一次国际长途,结果得到“你的电话尚未开通国际长途业务”的自动提示。也对,学校传达室的电话要是能打国际长途就怪了······传达室里有一架收音机和一台电视,大概是看门大爷闲暇时拿来消遣用的。我们把它们也打开试了下,两者都收不到任何信号。没办法,我们又回到学校的阶梯教室。还没有人回来。  

  朔:「真奇怪······」喃喃自语着。不等我问她奇怪什么,丘诗也回来了。  

  丘诗:「你们已经回来了?」  

  朔:「恩,哪里的电话都没有人接。你上网查到什么了吗?」  

  丘诗:「和之前我试过的一样完全上不去,每次都连接失败。因为怀疑是学校的网络问题,这次我还到校外的几家网吧试了一下,结果也不行。」  

  「是不是因为工作人员都突然消失,所以电信局的网络连接也中断了?」  

  朔:「那样的话电话线路也应该会出问题才对。但我们拨号时听到的事正常的无人接听的信号音。」  

  「这倒是······或许出故障的只有网络线路?」我们都沉默了片刻。这时,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了。  

  罗杰:「没有人~哪里也没有人。」  

  晓雪:「对不起,我也没找到人······」  

  「那就只剩下夏还没搜索完吧?」  

  夏:「我回来了!」  

  罗杰:「好慢啊。你负责的学校校园因该是最容易搜的地方吧?」  

  夏:「很难搜啦!那么多草丛啊,花坛啊,墙缝啊······」······你在搜什么?结果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从之前大家的叙述中归纳起来,唯一能确定的是事件发生的事件发生的时间在一点五十到两点之间。至于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大家又试着联系一下各自的父母,依然联系不上。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  

  罗杰:「好啦,现在怎么办?要各回各的家吗?」  

  丘诗:「我觉得大家还是待在一起比较安全,毕竟谁也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事。」  

  「难道要睡在学校?」  

  夏:「大家都去一个人家里住就好了嘛!」  

  丘诗:「的确是不错的主意。」  

  朔:「随便吧。」等等,为什么我开始有不好的预感了?  

  罗杰:「也行,这样的话我们就去离学校最近的人家里住吧。谁家离学校最近?从我家到学校要走半个小时呢、」······我明白我的预感是什么了·····  

  朔:「我家是二十分钟。」  

  夏:「我家要四十分钟!」  

  丘诗:「我家大概一刻钟。」  

  晓雪:「我家也要差不多半个时······」  

  丘诗:「吴雨你呢?」  

  「······五分钟。OTL」  

  丘诗:「那就去你家好了。没问题吧?」我就知道会这样······  

  夏:「耶!去普通少年家!」······谁是普通少年?  

  朔:「那就走吧。再晚下去天就要全黑了。」  

  「真没办法······」我顺手拎起那只依然在啃扫把的肥猫准备出门。  

  夏:「不要乱拎!要好好抱着四块二!」  

  「······四块二?」  

  夏:「它的名字啊。我可是想了半天才郑重决定的。」  

  「······为什么叫四块二?」  

  夏:「四块二其实有一段很坎坷的身世。它本来是一个有钱人家养的名猫,每天都有很多时间进行哲学思考,一边吃一边思考,一边思考一边吃。但是后来有一天它出去散步的时候,被一个专门偷名猫的猫贩子抓走了,那个猫贩子想把它卖一个高价。可是因为它太肥了,而且又不年轻,所以顾客都不肯要它,猫贩子只好自己把它养在家里,每天又要喂它很多食物。最后猫贩子被它吃穷啦,只好以四块二的倒贴价把它卖掉。四块二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于是从那里逃了出来,成为一只高贵的野猫。」  

  「这么说你以前就认识它?」  

  夏:「不,我刚才构思出来的。」  

  「······既然它是因为这个价钱侮辱它才逃跑的,那为什么还要把四块二当做名字?」  

  夏:「因为它要忍辱负重!」  

  「······算了,随便叫什么吧······但为什么要我来抱?」  

  夏:「因为是去你家啊,招代客人是主人的义务吧?」······这算哪门子的歪理?这么默默抱怨着,我领着其他人走向我家,怀里抱着很快大气呼噜来的四块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