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心之所向

心之所向

吕江鹏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02-24上架
  • 11273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转校风波

心之所向 吕江鹏 4382 2017-02-24 20:34:57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张嘉俊在床上翻来覆去,可是身边老有‘叮叮咚咚’的响声,他睁眼一看,好像是高岚在收拾行李。他揉一揉眼睛,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昨天晚上为了看球赛,忘记写作业了,于是高岚扬言明天要带他回家。

  ‘回家?没错,是回家!’张嘉俊麻溜地跳下床,一边解释一边把刚整理好的行李翻出来。“这才来几天啊,怎么就回去啊。”

  “没得商量,今天就回去,走!”高岚提起行李往楼下走,“把你的东西整理好,赶紧下来。”

  大厅里,一年轻女性是张嘉俊的堂姐张晓丽,年近三十仍未婚,为了弟弟张嘉杰打拼至今。

  “婶婶,怎么说走就走呢,昨天气头上说的话不能当真呀。”

  “9月份开学要考试,要分重点班,别人都在努力学习,就他一天到晚想着玩。”

  张嘉俊小声顶嘴道:“别人看书你又看到了!”

  楼下大厅的吵闹吵醒了睡梦中的张嘉杰,睡眼惺忪得拖着沉重的步子下楼。

  “早啊,精神不错啊。姐,早上喝粥吗?”

  张晓丽狠狠掐了他一下,“喝什么粥,婶婶要带嘉俊回来,你要是劝不住,今天一天喝水吧。”

  “回去?哦,好啊。回去准备一下也好,到时候让嘉俊一个人过来就行了,省的婶婶来回跑,挺远的,麻烦。”

  张嘉杰从小就没个正经样,吊儿郎当,读高中的时候更是和同学打架被学校开除了,在高岚心中印象不太好。

  “回去了就不来了,开学后要考试,还要复习呢!”

  张嘉杰瞪大了眼,睡意顿消。“不来了?不是吧?叔叔不是说要我帮忙留意嘉俊转学的事吗?我已经办妥了啊,这事可能不反悔啊。”

  “他什么时候拜托过你?”

  “前天,前天下午,不信你打电话问他。”

  事情转变的太突然,就连当事人张嘉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高岚拨通丈夫张文清的电话,在他那里得到了证实,确实是拜托过张嘉杰,但没指望能够办成,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得知事情已经办妥,他欣喜若狂执意要亲自前来。

  其实张嘉杰压根就没有办妥张嘉俊转学的事,只是前两天听到高岚夫妻的通话,起了这个念头而已,还没来得及实施,并且还没有选好转学的对象。眼看事情迫在眉睫,牛皮已经吹出去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办成。

  上午,育英中学校长室内,一中年男人正在研读一份名为《关于2004年毕业班教学工作总结报告》的材料,手中不停地写着。他叫王建业,是育英中学的校长。年轻时,与原江海市市长萧军,名企业家李强同为战友。转业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十几年前,在萧军和李强的帮助下,办了这所学校。事事亲力亲为的他,早已将学校当做第二个家。

  门被推开了,尤威的突然造访令王建业颇感意外。

  “王校长,你好啊!”

  “尤总,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快请坐。”王建业摘下眼镜,起身迎接。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怎么样,中午有时间吗?赏脸一起吃个饭?”

  “真是不巧,中午准备回家,已经好多天没回家了,想回去看看孩子。”

  “打个电话让孩子们一起来就是。听说萧军的女儿是一个美人胚,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一睹芳容。”

  “您不是找我有事吗?带着小孩多有不便。尤总,您先行一步,我随后便到!”

  尤威在红林大酒店订了包间。餐桌上摆放着各种价格不菲的菜肴,王建业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一顿便饭而已,何必如此破费?”

  “育英中学取得了如此骄人的成绩,当然要好好庆祝一番。”

  “教书育人本是王某分内之事,尤总您这样,反倒令我受宠若惊了。”

  “王校长治学有方,育英中学‘重文轻武’的流言蜚语不攻自破,教育局那边也有了交代,真是一箭双雕。”

  尤威拿起一支筷子比划一番,接着说:“不过这支箭,有点来路不正啊。”

  “噢,原来您说的是之前的锦标赛。我已交给小女全权负责,并没有过多的关注。”

  “还是关注一下的好。私下借用职业球员,传出去对育英中学的影响可不小啊。不过你放心,这件事除了我没人知道。”

  王建业不禁笑道:“难得我一介书生竟能让您大费周章。不知尤总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我是直性子,如果说的不中听请不要见怪。”尤威将一份档案放到餐桌上,转到王建业面前。“我们合作吧。我愿意把手下最好的球员租借给你,并且给你派最好的教练,你要保证育英中学会认真对待之后的锦标赛。”

  王建业手拿档案袋,他很明白,以育英中学的成绩已经圆满的完成了任务,不必再耗费人力物力在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上,所以尤威才会以王雅菲的无知之举相要挟。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体育不是育英中学的专长,为什么选择我?”

  “不是我选择了你,而是他。要不是看在育英中学还能踢附加赛,不然,就算是绑也要把他绑回去。我不希望他的才华和前途埋葬在一个不重视足球的地方。”

  “尤总,其实我们的宗旨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孩子的未来殚精竭力。”

  “那就给我一个承诺,承诺你会全力以赴。”

  傍晚,张嘉杰不等吃晚饭便出去了。他想了一天,也就只有育英中学能够让张文清夫妇满意,所以他打算约那个人出来见面,育英中学校长的儿子王鹏飞,他的死党。

  “喂,您好,这里是王家,请问您哪位?”

  “丫头,是我,张嘉杰。”

  电话那头的语气突变,“哦,张嘉杰,什么事?”

  “什么啊,你得叫哥,懂吗?鹏飞呢?让他听电话。”

  “在洗澡,有事的话我可以替你转告,没事的话我要挂了。他嘱咐过我,你的无聊电话一律挂断,我已经听你说了一句了。”

  “别挂,有事。你帮我转告他,我在老地方等他,让他以最快速度出现,有急事。”

  “好的,我很敬业,他上不上紧你懂的,挂了!”

  “喂,别挂啊,你还没叫我哥呢。”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嘟’声,“我去!小丫头拽的,鹏飞管教不严啊。”

  一青年男子从浴室出来,头发上的水珠滴在地板上。

  “谁的电话。”

  “哥,是张嘉杰打来的,约你在老地方见面,好像挺急的,你快去吧。”

  “急什么,他能有什么事,喝酒喝酒而已!烦死了。”

  “听上去不像,说不定真的有急事呢。对了,老地方是哪儿?”

  “这可是我的隐私,你无权窥探!”

  “没有,我只是担心你又喝醉了,不知道去哪里接你。不是每个保安都那么有责任心。”

  王鹏飞穿上T恤,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放心,今天绝不喝酒!”

  外滩十八号酒吧,是张嘉杰常去的地方,也是他无法忘记的地方。悠闲地坐在吧台上,听着清婉的曲调,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小时。

  王鹏飞将车钥匙随手扔在吧台上,说道:“说吧,什么事?”

  张嘉杰苦等好一阵,人终于来了,他却嬉皮笑脸起来,“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找你出来叙叙旧。”

  “叙旧?张嘉杰,你没病吧!得,上了你的当了!”王鹏飞抄起钥匙就要走。

  “哎哎,开玩笑的,有事,真有事。我们去那边聊。”

  张嘉杰领着王鹏飞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躲着?该不会?”

  “别打岔!说正经的,育英中学招生的事还归你管吗?”

  “已经不归我管了,怎么了?”

  “我有一个堂弟,想到育英中学读书,下学期就高二了,你想想办法弄进去呗?”

  “你以为学校我家开的啊,说弄就弄!”

  “不、就是你家开的嘛!牛皮我都已经吹出去了,无论如何都要办成,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真行,没把握的事你也敢答应。学习成绩怎么样?”

  “成绩好的话还找你干嘛呀!别这么古板好不好,你看我什么时候求过人,大少爷,帮帮忙,我知道你的话在校长那里绝对有分量。”眼看一味的恭维行不通,于是绞尽脑汁得搜索育英中学最近发生的新闻。

  “你们学校后面不是要参加附加赛嘛,我堂弟别的不会,踢球可是这个!”张嘉杰自豪地竖起大拇指。

  “得了吧,江海市谁不知道你是牛皮张,你的话能信?”王鹏飞转念一想,他好像在意到什么,“你刚才说,无论什么都可以?”

  “对,绝逼的,想要什么尽管提。”

  王鹏飞做了一个打台球的手势,“把你珍藏多年的手艺交给我。教一种,说一句。”

  张嘉杰连忙摇头,“这不行,谁知道你说没说啊。”

  “这就要看你的诚意了,掏的越多,把握越大!”

  张嘉杰乍一想,这买卖太不划算了,为了张嘉俊的事岂不是要把老底掏空。

  “算了算了,这事先放一边。你有钱没有,借我一点。”

  王鹏飞掏出钱包,“要多少?”

  “五万。”

  话音刚落,王鹏飞愣住了,把钱包扔向他,“全在这了,没了。不够的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肉体上支持一下你要不要啊?”

  王鹏飞顺势掀起上衣想要投怀送抱,却遭到张嘉杰一脸嫌弃,“得得,哥不好这口,注意形象。”

  “你要这么多钱干嘛?”

  “我想开个餐馆,姐姐手头上的钱只够盘个铺面的,还差启动资金。”

  王鹏飞暗自盘算一阵,回道:“我倒是有个合适人选,说不定可以帮帮你。拉赞助的事交给我吧。”

  夜晚,在王家,王雅菲独自一人,聚精会神得玩着刚发行不久的《实况足球7》,和其他女孩子不同,她是真心的喜欢足球,不会因为进球少而感到枯燥。

  这时,门开了。王雅菲条件反射似得站起来,这种开门的声音不像是哥哥回来了,应该是爸爸。正如她所料,爸爸终于回来了。

  王建业放下公文包,亲切地摸了摸她的脸庞,说道:“还没睡吗?别玩太晚,注意休息,知道吗?”

  “嗯,爸爸您快坐下,我去倒茶!”

  王雅菲把地上的游戏手柄踢到一旁,径直跑进厨房。王建业坐到沙发上,摘下眼镜放到茶几上,轻轻地揉着两侧的太阳穴。也许是太累了,靠着沙发不知不觉睡着了。王雅菲捻手捻脚得将一条薄毯子盖在他身上,楞楞的望着他苍老的面庞,回想自己刚进到这个家,父亲是何等的英武,终究敌不过岁月的侵蚀。

  “去他的,才喝了一口啤酒居然开我罚单!”

  王鹏飞气冲冲地进家门,把一张不知名的纸条甩到地上。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了刚睡熟的王建业。

  王雅菲捡起罚单,“不是说不喝酒吗?活该!”

  “鹏飞,喝酒驾驶错本就在你,为什么动怒?出门在外要注意影响!”

  “爸爸?您回来了?我有件事想向您汇报一下。”

  “你们聊,我回房了!”王雅菲冲着王鹏飞作了个鬼脸,“交罚金!”

  “爸爸,今天有个朋友找到我,想向我要一个育英中学的招生名额。”

  王建业不等他说完,插话道:“鹏飞,育英中学之所以能有今天,正是依靠严格的制度,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动动嘴皮子就能达到目的,对其他人是不是不太公平。”

  “我清楚您的原则,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张嘉杰,委托人是他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听到张嘉杰这个名字,王建业失去了方才的斩钉截铁。他坐回到沙发上,点燃了一支香烟,指间的香烟冒着徐徐青烟。

  “这件事,你去处理吧!学生的底细要调查清楚,如果没问题,就当还他一个人情吧!”

  “好的爸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告辞了王建业,王鹏飞来到二楼,王雅菲竟躺在床上做仰卧起坐。

  “喂,能不能像个女孩子啊!”

  “怎么了,高考还有体育成绩呢,我锻炼身体也碍着你了?”

  “练吧练吧,把男生吓跑了看以后谁还敢要你。雅菲,我给你介绍一个投资项目怎么样?”

  王雅菲一股脑儿扎进枕头里,“不听,不要打我的钱的主意,那是留给我上大学用的。”

  “好妹妹,听我说啊,绝对是个好项目,哥哥怎么会骗你呢!”

  “不想听,你最大的本事就是忽悠人,我最清楚了!”

  “把钱存在银行不安全啊,你没看新闻吗?银行倒闭的话你的钱就打水漂啦。”

  王雅菲‘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真是的,好冷的笑话。这次又是谁?”

  王鹏飞坐到床头,好声好气的说:“是张嘉杰啊,他想开个餐厅,还差点钱。你想啊,如果他开了餐馆,你以后吃饭就不用愁了啊。”

  王雅菲摸摸脑袋,“也对,像你这种不爱做饭的男人,苦了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