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匿爱

第十七章 债

匿爱 楚西 2460 2017-05-02 12:01:42

    楼下灯并不明亮,鉴于这个小区的档次可能是故意为了营造一种氛围,树上、草丛中都暗藏着黄色的冷光灯。  

  顺着草丛中开辟出来的小道,顾星朝出口走去。外面的灯格外明亮了,一下有些晃眼。顾星揉了揉眼,环视周围,一辆军用吉普停在路边格外显眼。  

  快步向走向那里,车门打开,一身休闲服装的顾华下来微笑着看着正快步走来的顾星。  

  “顾爸!”顾星拥入顾华怀里,软软的声音听的顾华的心都要融化了。  

  顾华吻了吻顾星的发旋,松开手,“怎么样?住的还行吧?”  

  “挺好的,挺好的。”  

  “那就好。”顾华也不知道说什么,转身打开后一排的车门拿出行李箱递给她,“检查检查有什么东西丢了没有?”  

  “应该没有什么吧,反正就一些衣服和书。谢谢顾爸。”顾星冲顾华傻傻地笑着。  

  “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那个——”顾星犹豫着不知怎么开口,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看着顾星纠结的样子,顾华猜到她可能会问什么,揉了揉她的头发,叹气“你啊要是笨一点该多好。好好照顾自己就好,其他的都不要你操心。”  

  顾星没有答话。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顾星打破沉默道:“顾爸,那个我还有点儿事儿,我就先上去了。我和孝恩都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就别担心了。你们好好儿的啊。”  

  “他我倒是不担心——”顾华皱着眉,欲言又止。  

  顾星顺势打断道:“那我就更没问题啦对不对?我是姐姐啊。”笑笑嘻嘻地扯着顾华的臂膀,头在上面蹭蹭,像顾豪在撒娇似的,“等有空了我就去陪爷爷奶奶,我走啦。”微红着眼踮起脚轻吻了一下顾华的脸庞,马上抓起箱子扭头走了。  

  一扭头,泪水就涌了出来,顾不得擦掉,只是匆匆地向前。  

  顾华眉头皱的更紧,看着灯光下离去的阿星的落寞的影子,心中的滋味难以言表。  

  -----------------------------------------------------------  

  收到三星传过来的邮件已经是快11点了。  

  “星,收到了吗?我传过来了。”他也是快累坏了,声音懒懒地有些沙哑。  

  “唔——我看看。嗯,收到啦!谢谢你啊,改天请你吃饭。”本来顾星也是很困了,看到满满地法文一下就来了精神,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三星听到顾星欢快的声音,满足地笑了:“好啊。不过你拍过来的照片有些不是很清晰,你仔细再检查一遍。”随即打了一个哈欠。  

  听见哈欠声,顾星满怀歉意地说:“困了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快去睡吧。”  

  “唔,你也早点儿睡吧。晚安。”可能真的是累极了,都没抓这机会多跟顾星讲讲话。  

  “晚安。”  

  放下手机,顾星马上着手开始进行修改。为了保证质量,一词一词认真地边往下看边修改,一直到最后——Chérie,Bonnenuit:)  

  顾星无奈地扬起嘴角,手移到右上角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都删掉了。  

  ------------------------------------------------------------------  

  顾星回到家里的时候孝恩已经回到了房间,而正恒一个人却拿着手机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手机在手里屏幕亮亮暗暗好几次,皱着眉不知道在愁什么。  

  最终手机还是停留在亮的状态,打开通讯录找到第一个人便拨了出去——阿越。正恒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放到耳边,电话就被接了。  

  “大哥。”声音有些不稳,可能是激动也可能是害怕。  

  “嗯。”突然觉得这小子变得不可爱了,想逗逗他,所以嗯了一声后便沉默下来。  

  顾越的确变得不那么可爱了,沉默了半天居然都没蹦出一个字。  

  终于正恒轻笑了一下打破沉默道:“不问问我为什么打电话?”  

  没有马上回答,顾越犹豫了一下才说:“唔——我,我怕。”  

  “怕什么?”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好久,“哈,没什么。你打电话干嘛?”  

  “看你还好不好。”正恒微笑。  

  “我啊,好哦!我能有什么不好?”  

  正恒蹙眉,严肃起来:“阿越,别这样。我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知道,我只是在气我自己。你知道吗,大哥?有些事真的是——你明明知道会发生,你明明知道她会受到伤害,但是你却真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正恒认真听着,看眼前的黑夜陷入思考。  

  电话这头好久没声音,于是顾越问道:“大哥,你在听吗?”  

  “我在。”正恒“咳”了一声开口,“阿越,你说的是顾星?”  

  “可能吧。”  

  “阿越,有些事,的确,你不能阻止它发生。善恶终有报这种因果轮回你是懂的。你不能保护所有的人,你要保护最应该保护的人。”  

  听着正恒感觉话里有话,声音顿时提高:“大哥,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的。你对顾星那么关心,那么小心呵护——甚至刚才的怕,是因为内疚,对不对?”  

  “内疚什么?我是他哥哥,我爱她,关心她,不对吗?你对阿暄不是也一样?”有些恼火。  

  “一样吗?阿越我告诉你,不一样。”  

  电话那头冷“哼”了一声。  

  正恒顿了一下,并没有理睬,笑了一下摇摇头继续道:“阿越,别急着否认,我没有怪你,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怪你。你刚才也说了——有些事你阻止不了。你把她送来,不让她联系你,是在求一个自己的心安吧。”  

  “我——”  

  “好好想想吧,嗯?虽然我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保护最应该保护的人。”  

  电话那头静静地,听得见呼吸和思考的声音。  

  “如果。”电话那头哽咽了一下,“我保护了那个——不该被保护的人呢?”  

  正恒并不意外,“没有谁不应该被保护,至于谁最应该,决定权在你。真的那样了,那就——”  

  “怎么办?”  

  “说——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有什么用?”  

  “内疚和求自己的心安,有用?”  

  那边顿了一下:“没。”  

  “每个人都有他的宿命。”  

  “可是——”  

  “你不是神,不要太苛刻自己,又不是你的错。”  

  “算了,老大,不想说这个了,烦!”听电话那头猛灌了一口什么,大概是酒继续道,“讲讲别的吧。”  

  “好。”  

  “老大,你说是不是人越大,越难爱上一个人?”  

  正恒蹙眉:“你在说我?”  

  “别这么敏感嘛!”顾越轻笑,“也可能是耿源嘛。”  

  “哼,我还不知道你啊。”正恒换了个姿势——背靠在阳台栏杆上,正色道,“是年龄大了,才会越明白什么是爱。”  

  “听这话的意思是,现在明白了?还是已经有对象了?要我说耿源的妹妹萱萱挺好的,人家多年对你的感情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你说呢?”  

  “你应该很需要她吧?你干脆把她收了不更好?”正恒扯扯嘴角,冷哼一声。  

  感觉到正恒估计是生气了,语气马上柔和下来陪不是:“大哥大哥,我就是说着玩儿,我这人你还不了解?别生气啊。”  

  “没生气。”  

  “那就好。老大,阿星睡了没有?”  

  “可能还没吧,你要跟她说话?”  

  “不是,很晚了,你能不能给她端一杯热牛奶去让她快睡,她身体不好又刚出院。”  

  听罢正恒就打开阳台门,像厨房走去,“好。那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好,老大,谢谢你。”  

  “嗯。”  

楚西

喜欢的朋友记得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