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匿爱

第七章 我罪有应得

匿爱 楚西 1903 2017-04-23 20:15:59

    窗外,天色已暗,太阳将投在大地上的最后一缕光也收走了。楼下,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多,时不时有医生穿着白大褂匆匆一现,或是扶着病人缓潜行,并看不真切,只感觉人影移动,但黑暗中的一抹白特别的显眼。  

  顾星瞪大眼睛,让那抹白灼烧自己的眼,自己的心。紧握的拳头渐渐松开,眉却拧的更紧了。她转过身来走向净水机,倒茶。  

  正恒刚开门走进来,疑惑:“顾星,晚上少喝点儿茶。“温柔地劝道。  

  “哦,没事儿。“顾星没抬头,专心准备茶,忽然手在半空中滞了滞,想着:顾星,正大哥把你当做她妹妹一样,为了你好才说的,这样的的态度来回答人家?你的礼仪呢?你让大哥的面子往哪儿搁?  

  于是,抬头撞上那温柔如春的目光,好似要将自己如冰的保护层融掉。  

  温柔的漩涡——果然,大哥的忠告没错。顾星想。  

  她微笑道:“三星马上就要来了,我给他准备的,虽然他不爱喝茶。“  

  “那他喝咖啡吗?我去买。“边说边抬腕看了看手表。  

  顾星连忙用细白的手指拽了拽正恒的衣角,摇了摇头,撅着嘴,似抱怨的又似开玩笑地说:“不用了,他该知道我不爱喝咖啡了。陪他喝了这么多年,我都怀疑我没能在学术上有所造诣是不是和喝咖啡喝多了。“说罢,心中的另一个声音似乎更大了:顾星,自己好好想想,谁是受害者?你凭什么能怪罪三星。  

  于是还是愧疚地转身,从包里翻出来一袋速溶咖啡,边泡边对正恒说:“没事儿,我有速溶的。“这都是习惯给他准备的。  

  原来习惯,这么可怕。  

  正恒对她口中的人好奇,问道:“他叫三星?韩国人吗?姓三?“  

  顾星被逗笑了:“按这种说法,叫苹果和黑莓的必定是美国人了?“  

  “嗯。“正恒还故作思索的点点头。  

  “他啊,既然你跟我大哥很熟,也许你知道他,他叫EdwardLee,我哥哥跟你说过吗?有印象吗?“  

  “EdwardLee?“正恒重复了一遍,很熟悉:“是不是跟华夏医院合作很多的那个Lee氏集团的小儿子?“  

  听到别人那么官方的介绍三星,顾星觉得好不习惯,出去他的家庭背景,他其实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对,就是他。他不是没有中文名嘛,我就给他取的名字——第三星。爸爸是我的第一星,大哥是我的第二星,他——我的初恋就是我的第三星啦。“  

  “这样啊,第三星,挺有意思的。“  

  “其实——“正开口,门“吱——“的一声开了。  

  门缓缓地打开,很慢,忽然又马上停下来了,时间像是突然被冰封住,也冻住了门,冻住了气氛,门外有人影隐约可见。  

  顾星动作停滞了,手指在空中动了动,牵了牵嘴角轻声笑了,朝门口喊道:“三星,进来吧!不敢见我吗?”  

  沉寂。  

  门又被一点点挤开,发出轻微“吱”一声。  

  似叹,似泣。  

  或喜,或悲。  

  迎面,走进一位年轻的帅气外国小伙儿,锃亮的皮鞋,长腿黑裤,淡蓝色的衬衫,好似把整个s市的天空的都映在了身上,袖口在肘处上卷,露出白的胳膊,好似流动的牛奶。  

  最耀眼的莫过于头上那闪亮的头发,在光的照耀下仿佛放光的淡金色的发光体。配上俊颜,大概比电影中的吸血鬼Edward还胜一筹,不过事实上他也是Edward。  

  孤星一直羡慕那头白色的头发说,等我有了白发,我就把它全染成白色,多霸气。  

  每当这时,三星就会打击他说:“我是天生丽质,你只会东施效颦,邯郸学步。”还总是很惋惜地揉揉顾星的头发。  

  弄得孤星恨得牙痒痒,总是压抑着不安的情绪低声辨道:“切,走着瞧好了。”但,三星却从没发现过什么异样。  

  再次被那闪亮的头发吸引,顾星盯着他,却再也不想把头发染白。  

  白皙的脸,如凝如脂,吹弹可破,浓眉大眼,高鼻小嘴,配上顾星一直让让他穿他却没穿过的衣服,顾星在心里感叹——真的帅。美中不足的是在嘴角有大块红色的肿胀区,还隐约可见的血渍。  

  看着这个样子的他,心里一惊。  

  大哥,不会啊,他是冲动,但绝对不会对三星动手啊,毕竟涉及到Edward就涉及到顾氏和Lee氏的利益问题,他不会那么蠢。  

  难道?  

  想到这儿,顾星裂开嘴,手握拳放在唇边,故意轻声咳嗽了两声:“哟,三星啊,怎么挂彩了呢?”  

  听见顾星喊三星,Edward的脸忽的一下就明亮了,也许,还可以挽救,他想。  

  抓了抓似雪纺般的白头发,想着聪明如顾星,肯定猜到了。不敢看顾星的眼睛,大大的淡蓝色的眸子像是被雾遮住了,眼波像澎湃的波涛,眼神中充满了不安的情绪。  

  他讪讪地笑着,叹了口气,也不隐瞒也不解释说:“我罪有应得。”  

  顾星打趣道:“哈,都会用熟语啦!中文长进很快嘛!”  

  “你教得好。”三星趁机讨好。  

  那个女人教的吧,但她没有说出口,只是冷“哼”了一声。  

  “亲爱的,我,真的,真的——”他慌忙地抓住顾星的手,因为着急紧张,攥的顾星的手都泛白并皱起了眉头。  

  抽回自己的手,顾星淡淡地说:“三星啊,我看你的中文还是没有学到家,你不知道什么叫分手吗?”  

  手——空了,心,好像也空了。  

  这时,走廊上又传来了一阵有力、但又有点儿慌乱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讲话声也愈发清晰:“唉哟——放——疼!“断断续续的,很耳熟。正恒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