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匿爱

第六章 疑

匿爱 楚西 1662 2017-04-22 16:29:25

    “嘿嘿。”顾星贼兮兮地笑了:“谢谢你还这么配合。那我也配合你乖乖的离开华夏医院吧。”  

  “真好,阿星。”顾越裂开嘴傻傻地笑着:“以后,哦不,在短暂的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工作,对自己要跟对孝恩一样好。”  

  “哎呀,这个好难的——”顾星拉长音,撒娇道。  

  黑亮的瞳孔紧紧地收缩的一下:“暂时,最好——最好不要联系我。”  

  声音很小,小的却像针刺痛了顾星的心。  

  “哎哟——这有什么难的,放心啦,我做得到啦!”强忍着泪水,一边说一边快速扯起被子钻进去,捂住头,紧紧地裹住自己。然后被子传出闷闷地声音:“好啦好啦,我要睡——睡了,你走吧。”  

  一颤一颤的被子,雪白的,很晃眼。  

  顾越隔着被子温柔地拥住里面的人儿,轻轻地,像是怕破坏一块脆弱的补丁。不舍地,在被子上烙下了一吻。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被子里的人儿僵了一秒钟,却马上颤抖的更厉害了。  

  无声地。  

  顾越快步走出去,反手关上门,然后背靠着。  

  闭着眼,再也支撑不住了,缓缓地向下滑,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手胡乱地抓着头发,双眼猩红,空洞地盯着煞白的让人莫名的紧张的墙面。  

  满脸痛处,一身颓废。  

  正恒实在看不下去了,这还是那个爱打架惹事,换女人如换衣服的顾越吗?走过去,蹲下来。拍拍他的背,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说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和一个浑厚的皮鞋声。  

  闻声,俩蹲着的男人同时抬头,一个表情严肃,一个满眼通红。耿源不禁笑了:“大哥,二哥你们这是?像劳/改犯啊。”  

  正恒马上起身,捂住耿源的嘴,侧身,嘴贴着他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老三,如果你现在惹到他,我敢打包票,你要在这里至少再呆一个星期。”又看了看顾越,问耿源:“你怎么来了?”  

  知道事情不妙,耿源马上收起笑意:“我啊,是耿萱说你和大哥都在医院我就来了。”  

  耿萱抓住机会,插道:“正恒哥,要翻译的合同我带来了,后一个周的行程我发到你的邮箱了。”  

  接过蓝色的文件夹翻了一下,皱了皱眉头随即又恢复表情,淡淡地说:“辛苦你了。”  

  不失礼貌,亦不亲近。  

  “里面的是顾爷爷还是李奶奶?”耿源好奇道,能让二哥如此的伤心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天呐,该不会是——是顾叔叔!”  

  正恒用胳膊肘撞了耿源的胸口一下:“别乱猜,都不是。我今儿才知道原来——”  

  “小星星!对不对?小星星!”耿源音调突然提高,很激动。  

  想向门里闯,被正恒一把拉住:“你知道顾星?”疑惑地,甚至带着一丝不易被察觉地愤怒。  

  耿源现在才知道二哥有多宝贝这个妹妹,连大哥居然都不知道她的存在。突然变得很自豪,点点头:“知道啊。十年了吧,大概。”佯装漫不经心。  

  “什么?!“正恒狠狠地吃了一惊,“我怎么完全不知道。”  

  “这个——呃——”耿源不迟钝,自然听出了正恒的怒火,自悔说漏嘴:“二哥不是有意的,大哥,你也道二哥家比较复杂。”  

  “那你怎么知道的?是老二让你也不要告诉我的?”难道你于老二比我更重要一些。  

  耿源突然觉得很无奈,但又不知道如何解释,搂过他的肩把他弄到一旁轻声道:“既然她已经来到b市了,我想二哥是准备让你照顾她了。那——”  

  “这个你也知道?”  

  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有些事我不能说穿。”耿源看了看正被叶子桐抱住的顾越,“大哥,你也猜得到是什么。我最多能说的是,我们两家老爷子是战友,我和二哥其实在十岁左右就见过认识了,后来我们家就回了b市。至于这个丫头,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十一二岁,很巧,那个时候也是在医院里。那是2003年,顾家发生了很多事。这个丫头很不幸,父母都在非典中死去了。急的她身体出了很多毛病。她被接到s市——也就是二哥家。我们那个时候都刚刚毕业,你家里也出了些事儿。所以你忙得很,也没机会经常来s市,也没机会见到她。”  

  “如果我来了我也就认识她了?”  

  耿源望了望窗外,深吸一口气:“可能吧。这个丫头被二哥保护的很好,除了至亲和世交之外,其他人大概都不知道她的存在,那些知道的也被要求不能外传,所以——,不过,现在你不是知道了吗?”耿源拍了拍正恒的背。  

  正恒不言。  

  “就算十年前不知道又怎样呢?。”酸酸地。  

  “既然你跟她熟,老二干嘛不让你照顾她?”  

  耿源脸上浮现一丝红晕:“我也想啊。不过,感觉二哥他妈妈也就是顾阿姨很不喜欢我接近小星星,顾阿姨以前好像对我很好啊,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并且,小星星不喜欢我妹妹。”  

  正恒释然:“哦,这样啊。”再次看向病房,眼神充满了怜爱。  

  终于,顾越缓缓地站起身来,仔细地看了看每一个人,说:“阿星,就麻烦你们了。”说罢,弯腰鞠了一个躬,沉重地。  

  接着,转身,拉起叶子桐的手,走向电梯,像是害怕什么,甚至,不敢回头。  

  电梯里,顾越呆呆地盯着被擦得锃亮的门,薄唇被抿成一条线,一言不发。  

  叶子桐轻轻地摇了摇他的手,疑惑地说:“你们还会见面吗?”  

  “当然!”  

  “那干嘛表现的像是再也见不到了一样。”  

  “以后,又是什么时候呢?”顾越喃喃道。紧皱着的眉无可奈何的松开,但心却越揪越紧,像是有无数保鲜膜包着它,透不过气。  

  不想打扰打顾星,正恒处理好了自己的事才又走向医院。  

  夜幕降临,黑暗渐渐吞噬了不那么显眼的颜色,他们的形状,他们的声音也在黑暗中渐渐消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