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系统咱别惹祸了

第七十六章 爷错了

系统咱别惹祸了 弃率顾 2202 2016-08-31 08:49:21

    姬宝搂着怀中的孩子,汉克搂着姬宝。  

  汉克吻了吻姬宝的脸:“亲爱的,它是我们的宝贝汉克维斯,你给他起个中文名吧……”  

  “不见,叫不见。”  

  “好的,叫不见。”汉克抬起姬宝的手,看了看,“哦,戒指很漂亮。”  

  姬宝看向自己的那枚雏菊戒指,然后使劲褪下,可是戒指就算怎么弄,都牢牢在原位。  

  “我心爱的女士,你可不能这样,作为你未来的丈夫我会心痛的。”汉克握住姬宝的手:“一枚戒指而已,不能代表什么,不是么?”  

  “谢谢你汉克。”姬宝缩在汉克怀里一笑,“我已经和我国内的朋友断掉了一切联系,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搬走,他知道我住这儿。”  

  “姬宝不用怕,有我在。”  

  汉克要新婚的消息传了出去,国王很开心,给汉克放了半年的假。  

  这天阳光很好,汉克约好和姬宝在庭院的草坪上聚餐,姬宝看着书,汉克就在后面抱着她,“姬宝,我想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汉克,在我的家乡有个词叫‘裸婚’,就是男女双方不要亲朋好友,只是简单的庆祝。”  

  “你喜欢那样?”  

  “我是你的妻子,和他人又有什么关系。”  

  “说的对,我的姬宝。”汉克把头靠在姬宝的肩膀上。  

  “我的汉克,能给我说说你的事么?”  

  “我的事?”  

  “是的,为什么你会说你不会有孩子?”  

  汉克亲吻了姬宝的脸颊,“反正不是性病。”  

  姬宝也被他逗乐了,在他怀里直笑。  

  “夫人,少爷哭着要喝奶了!”女仆喊道。  

  姬宝准备站起,却被汉克拉下了:“它的年纪,可以喝奶粉了。倒是我……”汉克扶住姬宝的腰,“我可以吻你么?”  

  自己这几年还要靠他养,一个吻还问自己,这个男人真的和边际差太多。边际,她永远的痛……  

  姬宝的手伸到汉克的脖颈,对着他一笑,汉克笑着吻住她的嘴,边亲边笑边说:“这是我第一次。”  

  姬宝“嘿嘿”一笑,然后被汉克抱住,一脸认真:“我比你大八岁,说是第一次会不会很怪?”  

  “不会,很可爱。”  

  公爵皱着眉:“我觉得这个形容词应该形容我们的不见。”  

  姬宝“噗嗤”笑,塞了根香蕉进汉克的嘴。  

  边际每天都会去王景那儿,一呆就是五六个小时,王景认为他可能是想和自己道歉但不好意思,就直接告诉他:“边际,叔叔不怨你,你回去吧。”  

  可是这句话一说,边际更是不走了,王景索性就给了边际自己家钥匙,他说:“晚上如果你想睡这儿,你可以睡在我女儿的房间。”  

  晚上,边际把整张脸埋进枕头,嗅着那熟悉的味道,自言自语:“宝儿,我不敢告诉你爸,宝儿,以后你爸就是我爸,宝儿,你回来……”  

  那天是边际父母的忌日,边际坐在一边,想着怎么着也不能把姬宝的尸骨放在异国他乡,于是,一小时后,他登机了……  

  先去医院找小护士,发现这个人就像是消失了。然后他就直接到了汉克家庭院。  

  那天汉克要出门,边际开着车直接把路堵住。  

  汉克看到拦住他的是一个黄人男子,顿时眼神就变了,平时友好的汉克公爵此时也板着张脸。  

  “先生,有什么事?”  

  “她被埋在哪儿了?”边际直接问道,没有多余的问候和预热。  

  “先生,你说谁?”  

  “我说姬宝,姬、宝!你肯定认识她。”  

  “当然,那是我妻子。”  

  边际在地上啐了口痰,扯住汉克的衣领:“她是我老婆!”  

  汉克公爵淡定一笑,握住边际扯着他衣领的手:“先生,周围都是我的人。”  

  “爷问你,她人呢?”  

  “先生,请你让开。”汉克公爵的手一挥,一批人拿着枪指着边际。  

  闻不到汉克边际的去向,边际就在院子外面等。  

  到了中午,边际头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再往院子望去,就看到了梦中那个身影,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花。  

  此时的姬宝,一身宫廷白长裙,头发被放下,迈着缓慢的脚步,又缓慢的蹲下,给花剪枝。  

  和以往边际脑海中姬宝的形象不同,此刻的她优雅儒魅,一举一动都有一番气质。  

  再细看,她变瘦了,脸色也变白,右手手腕绑着厚重的绷带。边际终于知道为什么红点不闪了,同时他也知道,把手机芯片转载器割离是多么困难的事。  

  芯片的触角是伸进血肉里的,除了割肉再也没有办法取出,一般人都会活生生疼昏过去,更何况是怀孕的姬宝了呢?所以边际才会认为姬宝是死了。  

  看着姬宝的肚子,边际的心像是被狠狠揪了一把,他不知道姬宝是怎么被救活的,喝了那水,反正那孩子是肯定没了。  

  边际下车,站在铁栏外看着姬宝。  

  凭姬宝的敏锐,很快就察觉到这道眼神,觉得可能是汉克的朋友,她友好弯起嘴角,然后抬头,瞬间,手里的剪刀掉落,正砸中姬宝的脚。  

  “嘶……”姬宝捂住自己的脚,边际一个翻身进来,几秒内跑到姬宝的面前,最后还是不敢靠近,弱弱叫了句“妞儿。”  

  “护卫我一叫就来了,在这之前,你走吧。”  

  “妞,爷错了,爷知道你没错,爷知道那孩子是爷的,你回来,你回来,你回来爷还养着你,我们还可以生很多很多孩子。”  

  “哦。”  

  边际知道姬宝不想和人说话就会说一句“哦”,但谁叫现在是他错了呢?  

  “妞,你能不能别和爷说‘哦’?”  

  姬宝冷冷一笑,“到这时候你还用命令我的语气,是不是你让我去死,我就去死啊?”  

  “不不不,不是,不是妞,爷怎么会让你死?”  

  猛地,姬宝掀起自己的裙子,指着自己的左腿上的伤口,敲了敲,听出钢板发出的“杠杠”声,然后撸起自己的两只中袖,伤疤触目惊心,最后她举了举自己的手:“哪一个不是因为你,哪一个不致命?”  

  “妞。”边际的声音沙哑无比。  

  姬宝把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整理了下,最后露出客气地一笑:“这位先生,以后要进我家还是要按门铃,不过开不开就是我的事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姬宝给边际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清冷孤寂。  

  说到底,姬宝还不不能接受一个白天说爱自己,晚上又偷偷摸摸去圣地的人。  

  姬宝也知道边际之前做的事肯定是事出有因,可是不论什么原因,她都不会原谅他!  

  如果她不是756,她早就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